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二十章 坑爹的功法

  前半部分明明还是爽文套路,怎么结尾变虐文了?
  你串戏了吧大哥?
  “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功法,他本身又是地级资质,怎么可能直到死都是炼气期啊。”罗阵满脸的不敢置信,“难道是被仇家杀死了?”
  “不是,他是寿终正寝。”石宁说道。
  不等罗阵继续发问,他就继续解释道:“这门功法哪都好,法力雄浑,还能洗练经脉,就只有一个缺点,堪称致命的缺点。”
  “修炼起来太慢了!”
  “按照修仙界的公论,一名人级资质的修士,从零开始,不借助丹药和辅助法器,修炼到炼气十层圆满,一共需要三十年左右的时间。”
  “而地级的修士,加上丹药辅助,修炼时间差不多可以减半,也就是十五年的时间就可以达到炼气圆满。”
  “但是因为混元仙诀的特性,既要洗练经脉,又要保证法力雄厚,它运转一个周天的功夫,足够其他的功法运转六七个周天了。”
  “也就是说,修炼混元仙诀的话,所花费的修炼时间至少是其他修士的六七倍!”
  “而那位天才,十四岁入门,二十岁创出混元仙诀,但是直到八十多岁身亡,他连炼气十层圆满都没达到,更不用说筑基了。”
  “要知道,五十岁之前,是一个人的全盛时期,在这期间的修炼速度,是丝毫不打折扣的。一旦过了五十岁,如果没能筑基,身体没等得到改善蜕变,身体状态就会开始下滑,修炼的效率也会随之降低。”
  “而过了六十岁之后,这种情况就更加明显了,要不是那个天才前半辈子底子打得好,修为别说不得寸进了,不下滑就算不错了。”
  “所以这位天才身负地级的顶级资质,却因为狂妄自大,直到死都没能筑基,甚至连炼气十层圆满都没能达到,不禁令人叹惋。”
  “而他创出的那门混元仙诀,也就成了修仙界的一个笑话。”
  “他当初因为自大,所以才将此法诀命名为仙决,号称是只有仙界才存在的法诀。但是现在看来,有一点他说的倒是不错,这个法诀,恐怕只有仙界的仙人才能修炼成功吧。”
  罗阵听完,忍不住苦笑起来。
  吴海平他们俩好奇地看着他,不知道他在笑什么,看到他们两人疑惑的目光,罗阵满脸无奈地说道。
  “不瞒二位说,我修炼的功法,就是混元仙诀。”
  两人表情齐齐一僵,然后就哭笑不得起来。
  “罗道友,你这···”
  想了半天,吴海平也没想到该怎么形容,只能带着一丝怜悯地说道:“你这也太倒霉了吧?我觉得,趁现在你刚开始修炼,还是换一门功法吧,这门功法···没希望的。”
  罗阵苦笑了一下:“我倒是想换,问题是,我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吴海平一愣,也跟着苦笑了两声:“说的也是,咱们散修,哪来那么多挑拣的余地。”
  本以为有了挂机阵法,自己就发达了,没想到这个功法这么坑爹,修炼速度居然要慢上六七倍!
  怪不得自从修炼以来,哪怕是二十四小时挂机阵法全开,也就只能修炼十六个周天。
  本以为这个世界的修炼原本是这样,非常麻烦和费时,修炼一个周天就得一个半小时,感情只有这个坑爹功法是这样的啊?!
  要这么说的话,这个功法的修炼时间是其他功法的六七倍,就算按六倍算,正常的功法,修炼一次应该是在十五分钟左右了。
  就是不知道正常功法每天能修炼多久了。
  想到这里,罗阵干脆直接问了,反正他们也知道自己的功法了,就算自己直接问也无所谓了。
  “对了,吴道友,如果修炼的是正常功法的话,每天能修炼多少周天?”
  “修炼一个周天大概要一刻钟的时间,一般情况下,修士都会修炼八个时辰左右,剩下的时间拿来修习法术和练习法器,毕竟在修仙界里生活,只有境界高可不行,至少要有自保之力。”吴海平回答道。
  “只有在闭关的时候,修士才会不间断的修炼。”
  石宁在一旁补充了一句:“而像我们现在这种出门赶路的时候,每天能保持三十个周天的修炼时间就不错了。”
  罗阵了然地点了点头,道谢了一声:“多谢二位道友解惑。”
  每天八个时辰,也就是六十四个周天,六十四周天和十六个周天,这尼玛差距也太大了点吧?
  怪不得那个天才到死都没能筑基,自己二十四小时挂机才十六个周天,就算他不吃不喝地修炼,每天最多也就和自己一样,十六个周天。
  他好歹还是地级的资质,修炼速度快得多,就算是这样,他到死都没能筑基,罗阵严重怀疑,自己到死的时候能不能达到炼气八层都是个大问题。
  但是没办法,自己就只有这一个功法,想换都没的换。
  又交谈了一会儿之后,几人便各自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
  众人收拾完毕之后,正要分别,吴海平忽然说道:“罗道友,我们二人这次出门,是为了参加一个小型的交易会,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一同前往?”
  “而且你不是还从邪修那得到了一些草药吗,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出手,不然的话,再耽搁一阵子,这些草药恐怕就废了。”
  罗阵闻言愣了一下,有些意动,不过转念一想,身边还跟着李志远,恐怕不太方便。
  “额···很感谢吴道友你的好意,只不过在被邪修拘禁期间,这位朋友对我多有照拂,我不能扔下他自己不管,抱歉了。”
  李志远一听反倒急了:“罗阵,你不用管我,放心去参加那个交易会,我自己没事的。”
  “呵呵,罗道友尽管放心,交易会的地点就在冷泉镇附近,等下我们一同上路,到时候把你这位朋友送去镇上就行了。”吴海平笑着说道。
  对一个凡人朋友都如此上心,和这种人打交道,是最轻松的,也是最让人放心的。
  罗阵听他这么说,再也没有一丝顾虑,双手一抱拳:“那就有劳吴道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