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二十三章 有没有兴趣来一套?

  经罗阵这么一说,张明杰才反应了过来,自己先前想的确实太简单了点。
  他本以为每人一张符阵就够了,但经罗阵这么一提醒他才反应了过来,每人一张符阵确实不够,若是想用这个通讯符阵达到不出门即可开会的目的,那就得像罗阵说的那样,每人八张符阵才行。
  还是通讯符阵这东西太过陌生,他还不习惯用这个符阵,才会出现这么简单的错误。
  而经罗阵这么一说,他也对罗阵口中的门派版通讯符阵大感兴趣。
  “那这个门派版通讯符阵和普通符阵究竟有那些区别,还请罗小友详细介绍一下。”
  先前东方胜口称罗小友,是为了让罗阵帮他做赌博符阵,但此时张明杰口称罗小友,却是对他的一种认可。
  在阵道上的认可。
  要知道,这个通讯符阵可是连邢星道友都无法仿制,而且听罗阵的意思,创造门派版通讯符阵,对他而言,显然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份阵道修为,绝对不低,哪怕他是得到了上古传承,但他本身的阵道修为,显然也不普通,否则的话,也无法将上古阵修的传承融会贯通。
  而罗阵见客户有意愿,自然不会拒绝,邀请两人进入房间,请二人坐下,倒了三杯茶水,然后罗阵才正式开始讲解。
  “所谓门派版通讯符阵,自然就是为了门派高层所开发,目的就是为了解决门派高层的痛点。”
  “比如开会,但凡修士,闭关和出门总是避不开的两个痛点,闭关还好说一些,若是门内真有急事,大不了提前出关就是了。”
  “但出门就不行了,别的不提,出门在外,连门内出了什么事都很难知道,更别说参加什么紧急会议了。”
  东方胜和张明杰听着罗阵的讲述,忍不住点头表示同意。
  这种事情他们已经遇见很多次了,虽然他们身为金丹期长老,但有时候也得出门去寻访机缘,寻求奇遇。
  而在他们出门的时候,万一门内发生了什么紧急情况,他们别说提出意见了,连通知他们都做不到。
  闭关修炼的时候也是一样,若是闭关期间有什么紧急会议的话,他们都会纠结半天要不要通知闭关的长老。
  当然了,如果是闭关修炼某种秘法,一旦出关就前功尽弃的情况,只要不是涉及到门派生死存亡的大师,他们是肯定不会通知的。
  这里说的是闭关修炼的情况。
  就算是闭关修炼,可以耽误一两天的那种,闭关出关一次也是很麻烦的。
  但若是有了这个符阵,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根本不用出关就能参加会议。
  “所以,我就想着把通讯符阵扩展一下,创造出一个专门供门派高层使用的符阵。”
  “而经过我的设计,门派版符阵主要有以下功能。”
  “一、有主符和子符之分,其中,主符由掌门保管,其他长老,每人一张子符,并且这些符阵都不与修士绑定,可以随时更换符阵持有人,并且子符可以随时增加,方便增加长老。”
  “二、会议只能由主符持有人发起,并且主符持有人可以选择此次会议由那些子符持有人参加,并且在会议期间,可以任意增加或者减少参会人员。”
  “三、在开会期间,主符持有人可以封禁子符的功能,比如不允许某个子符持有人发言或者听到会议内容。”
  “四、子符持有人也有一定的权限,可以选择是否展现自己这边的场景,可以主动静音,也就是让符阵不发出声音,也可以主动关闭通话,不让自己这边的声音传出去。”
  “怎么样,两位前辈,这些功能,可以满足你们线上开会的情况了吧,有没有兴趣来一套?”
  有没有兴趣?
  当然有兴趣!
  只不过这东西不是他们所能决定的,还得掌门召集长老讨论一下才行。
  不过在此之前···
  张明杰沉吟了一下,问道:“首先,有几个问题我要确定一下。”
  “第一,此符阵是否和通讯符阵一样,没有距离限制。”
  “第二,若是符阵持有人身处禁制或者阵法之内,是否也能通话?”
  “第三,罗小友这个符阵做出来恐怕不只是卖给我们一家门派吧?既然这样,那会不会出现别人家的子符听到我们流云宗开会内容的情况?”
  罗阵逐个解答:“第一,此符阵和通讯符阵一样,理论上来说,没有距离限制,只要通讯符阵能打通,这个符阵就可以。”
  “第二,若是身处禁制和阵法之内,也可以通话,只不过若是身处那些与世隔绝的秘境,那恐怕就不行了。”
  开玩笑,别忘了这个符阵是为了什么做出来的,这可是人家陶思诚为了避免闭关的妹子无聊,方便她找自己聊天才做的。
  能跨越禁制和阵法通话,这可是刚需。
  至于那些秘境,基本上都是些独立的小空间,通讯符阵虽强,但还没到可以跨越空间通话的程度。
  这一点,张明杰他们自然也清楚,他们的要求也没这么苛刻。
  至于最后一条嘛···
  “关于第三点,前辈尽可放心,虽然我打算也卖给其他宗门,但是每个宗门的符阵都是独立的,绝对不会出现串台的情况。”
  “好!”张明杰长身而起,“那就请罗小友稍等几日,我们与掌门师兄商议一下再给小友答复!”
  “对了,罗小友,不知你的通讯符阵,能否售与我流云宗内的弟子们?”
  “当然可以。”罗阵笑着说道,“这个符阵就是拿来出售的,不分散修还是各大宗门的弟子,都可以前来购买。”
  或者说,买的人越多越好。
  张明杰点了点头,转身就要离开,忽然脚下一顿,转身冲着罗阵说道。
  “罗小友,你真的不加入我流云宗吗?”
  事到如今,他再问这一句,显然是很希望罗阵能加入进来。
  只不过罗阵带着歉意地笑了一下,摇头道:“多谢前辈抬爱,但是晚辈已经拜师了,所以,很抱歉。只不过若是前辈需要什么符阵,可以给晚辈打电话,只要晚辈能做到,一定不会让前辈失望的。”
  拜师什么的当然是胡说的,既然是拒绝,找个好看点的,无法拒绝的理由,对双方都好。
  张明杰略带遗憾地摇了摇头:“唉,真是可惜了,也不知是哪位高人,居然有幸能收罗小友为徒。”
  “前辈过誉了。”
  叹息了两声,张明杰转身正要离开,忽然脚步一顿,跟身边的东方胜说道。
  “我们与掌门师兄商议恐怕要耽误好几天的时间,东方师弟,你先陪罗小友去挑选法诀吧,挑选完法诀,你再来找我们。”
  东方胜自然没什么意见,目送张明杰离开之后,就冲着罗阵一招手。
  “走吧,我带你去挑选法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