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四十章 大战

  吴弘文第一次出远门,看什么都很新鲜,就算坐在座位上也不老实,一会儿看看窗外,一会儿看看客栈里面,好一会儿之后,他才老实了一些,好奇地问道。
  “二哥,我们什么时候去交易会啊。”
  “别急,吃完饭再说。”吴毅淡淡地说道,“那个交易会离这又不远,运起身法,半盏茶的功夫都用不到。”
  “再说了,这些散修们的交易会,都是些垃圾货色,有什么好看的。”
  “嘿嘿,我这不是从来都没见过,好奇嘛。”吴弘文嘿嘿一笑,挠了挠头,“万一能遇到什么好东西呢。这些散修,一个个眼光都差的要命,把宝贝放在面前他们都不一定认识。”
  “随你吧。”吴毅摇了摇头,反正这趟出来也没什么大事,就随他去吧。
  这个时候,饭菜做好端了上来,两人举筷夹菜吃饭。
  酒足饭饱之后,吴毅随手扔下一锭银子,然后便带着吴弘文出门,向着交易会的方向走去。
  直到他们离开,那些伙计们才敢出来收拾桌子,而先前那个被吴毅的气势冲倒的伙计,则是在李志远叮嘱下,前去休息了。
  “唉,这些修仙者,一个个眼睛都长在头顶上,根本就不把咱们普通人当人看。也不想想,自己修炼之前不也是个普通人吗。”几人正干着活,一个伙计忽然愤愤不平地说了一句。
  “你小声点!”旁边的同伴赶紧捂住他的嘴,“这些修仙者神通广大的,万一让他们听见了,你不想活,我还多活几年呢!”
  使劲挣开同伴的手,杂役脖子一梗:“怕什么,他们都走了,难道还能听见咱们说话不成?”
  虽然他嘴上这么说,但是声音却是不由自主地小了几分。
  “对了,咱们掌柜的不是也认识一个修仙者吗,听说这家店就是那个修仙者送给他的。”另一个伙计忽然冒出来了一句,“掌柜的怎么不让他朋友出来教训他们一顿呢?”
  “你不知道吗,咱们掌柜的那个修仙者朋友早上就走了。”
  “我早上出去收账了。”这个伙计解释了一句,有些惊讶,“怎么这么早就走了,他不是昨天才来的么?”
  “这些修仙者又不和咱们一样,每天都得修炼,听说还互相杀人抢东西,哪有那么多时间在这耽误啊,说不定人家就是赶着出去抢东西呢。”
  “行了,都少说几句吧,赶紧干活,手脚都麻利点,等那两位仙长回来都小心着点,别到时候一不小心得罪了那两位修仙者,连个全尸都保不下来。”
  年纪最大的杂役说了他们一句,几人这才纷纷噤声,低头干活,把大堂打扫干净之后,几人又分头去打扫剩的那间上房以及掌柜的房间。
  只不过,在得知有修仙者住进来之后,而且还是那种脾气暴躁的修仙者,客栈里的客人全都退房离开了,一个都不敢留。
  废话,万一人家因为你打呼噜声音太大一剑把你斩了,你找谁说理去?
  这下子,别说一间上房了,所有的上房都空出来了。
  不过既然说了要把自己的房间腾出来,李志远也不敢擅做主张再把他调到上房里,干脆收拾了两间上房,连同自己的房间,一共留出来了三个房间,任他挑选。
  虽然麻烦了点,但是只要能把他们两个伺候好,别让他们发怒,那就一切好说。
  直到将近半夜,这俩人才从外面走了进来。
  虽然按道理来说,城门早在傍晚的时候就关上了,但是区区城门,还能拦得住两位修仙者吗?
  虽然等到了现在,但是李志远脸上不敢有一丝不满,见他们两人进门,赶紧迎了上去。
  “两位仙长,房间已经收拾好了,而且正巧又空出来了一间上房,不知您二位是住两间上房,还是按原来说好的住?”
  “那就住上房吧。”吴毅随意地说道。
  “好嘞,二位仙长请跟我来。”
  李志远躬身把他们俩请到楼上,把他们带到房间门口之后,又询问了一下是否还有其他的事情,这才告退离开。
  “交易会真有意思,没想到居然还真有人把那些垃圾当宝贝,哈哈,太好笑了。”吴弘文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拿出个储物袋在手上抛来抛去,“居然还想拿那些垃圾来骗我们,真是死不足惜。”
  “所以就告诉你了,这些低级交易会没什么看头,都是些垃圾,修士垃圾,丹药垃圾,法器更是垃圾,回头我带你去那些大门派弟子举办的交易会,那才叫有意思。”
  “不会啊,我觉得挺好玩的,一群人围着一堆垃圾讨价还价,太好笑了。”
  说着说着,吴弘文又哈哈大笑起来。
  “哦,是吗?那死在垃圾修士手上的你们,又算什么是东西呢?贺州吴家的两位少爷。”
  话音刚落,数道寒光在两人眼前一闪,客栈的二楼便瞬间化为了碎片,幸好客人们都已经退房离开,否则的话,这一下肯定就血流成河了。
  紧接着,一个巨大的火球忽然出现,砸到了客栈上面。
  轰地一声巨响,火球猛地炸开,把整个客栈连同周围的两家店铺瞬间撕碎,化为火海。
  一时间,惨叫声,哭喊声不绝于耳,但是天上的三个黑衣人却是浑然不觉,而是继续冷冷地看着地面上的火海。
  片刻之后,客栈中心猛地爆开一阵狂风,把火焰向四周吹开。
  这下子,原本就在向四周蔓延的火势更是猛地一盛,把周围的几栋房屋全都卷了进去。
  而吴毅他们两个则是施施然地从已经化成废墟的客栈中走了出来,身上被一层乳白色的光罩保护着,毫发无伤。
  “哼!只会偷袭的鼠辈!”
  冷哼了一声,吴毅掐了个法诀,纵身一跃,飞到了半空中,在空中站定,看向了对面三个黑衣人。
  “区区三个炼气五层而已,居然也敢来偷袭吴家的人,不自量力!”
  “小小年纪,口气倒是不小。”中间那个黑衣人冷哼了一声,厉声怒喝,“今天我就要为惨死在你们手中的高师弟报仇雪恨!”
  “高师弟?”吴毅怔了一下,随后就想他说的是谁了,“你是说晚上那个狂龙观的骗子?”
  “你!你杀害了高师弟还不算,居然还要侮辱他和师门的名声,我跟你拼了!”左边的黑衣人顿时大怒,一拍储物袋,一把赤红的法剑就从中飞出,飞射向了吴毅。
  法剑飞到一半,黑衣人掐了个剑诀:“疾!”
  赤红法剑微微一晃,一分二,二化四,四变八,变成了八把一模一样的法剑,从各个方向激射过去。
  只不过和刚才一样,法剑还没攻击到吴毅的身上,就被他身上的防御护罩牢牢地挡了下来。
  “哼!我看你能撑多久!”
  黑衣人也不气馁,剑诀连掐,法剑攻击之势愈加凌厉,把他身上的防御护罩撞击的明灭不定,似乎下一刻就会破掉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