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三十六章 商业互吹

  【刘师弟,我冤枉啊。】符阵对面的人顿时大声喊叫起来,【通讯符阵的原本价格确实是三百下品灵石不假,可是我到临野城的时候,那位店主早已经离开,符阵的价格也被抬到了五块中品灵石。】
  【我可是花高价买的,五块中品灵石,换你三个月值守,总不亏吧?】
  刘昊一愣:“若是如此的话,那倒是我错怪吴师兄你了。”
  陶思诚和孟雪听他这么说,也愣了一下,凑了上来。
  “吴师弟,你说那位店主已经离开了,怎么回事?”
  【咦,陶师兄也对这个感兴趣吗?】吴勇小小地惊讶了一下,然后回道,【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那位店主忽然就离开了,无人知道其去向。】
  陶思诚想了想,掏出符阵,拨通了罗阵的号码,片刻之后,罗阵接通,脸上带着一丝惊讶。
  【陶道友,好久不见,今天怎么有空和我联系了,有什么事吗?】
  “确实有些事情需要你帮忙,只不过我听同门说,你前段时间离开临野城了?那我现在应该去哪找你?”
  【哦,你说这个啊,你还来临野城找我就行,前段时间我确实有事出去了几天,不过事情办完就回来了,不过不在原来的地方了,你直接打听临野城第一符阵店的位置就行。】
  “那就行,过几天我就去找你。”
  【没问题,我等着你。】
  挂断了通话,一转头,陶思诚便对上了刘昊和吴勇两脸懵逼的表情。
  “陶师兄,你认识那位店主?”
  “对啊,这个通讯符阵,正是在他的帮助下创造出来的。”
  【大哥,你早说啊。】吴勇哭丧着脸说道,【早知道你也会这个阵法,我就不花高价买这几张符阵了,整整二十块中品灵石,我得做多久的门派任务才能赚到啊。】
  陶思诚耸了耸肩:“我倒是想说,问题是我今天才刚回来啊。”
  【不行,陶师兄,咱们得赶紧给各位师兄弟们人手配上一张,这样的话,再有什么情报,咱们就可以及时沟通,再也不怕出现这种情况了!】
  【陶师兄,只要你愿意出售通讯符阵,销售的事就交给我了,怎么样?】
  “这个先不急,我感觉这个符阵还是有些问题,等我先去找罗道友完善一下,回来再制作符阵贩卖也不迟。”
  【没问题!陶师兄,你尽管去完善符阵,我去帮你统计一下门内有多少人愿意购买通讯符阵,对了,其他门派也可以推广一下···】
  不再理会已经开始盘算先推广哪几个门派的吴勇,陶思诚和孟雪走出了护山大阵,驾驭起飞遁法器,飞身离去。
  就像先前所说的,陶思诚先是前往吞天门找到了王临风,然后才三人一起,飞向了临野城。
  来到临野城,三人就随便找了个人,打听了一下临野城第一符阵店的位置,然后结伴走了过去。
  来到符阵店门前,看着门前长长的队伍,三人目瞪口呆。
  “咱们没走错地方吧?”王临风下意识地举起手中青翠似苹果的事物咔嚓咬了一口,含糊不清地说道,“这是你要找的符阵店?”
  陶思诚看着那块熟悉的招牌,却还是有些不确定:“应该···没错吧。”
  自己当初第一次来的时候,这个符阵店也没这么夸张吧。
  这几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
  三人愣了一会儿,然后就在陶思诚的带领下往前走,准备进去找罗阵,只不过还没等他们进门,一个人就伸出胳膊拦下了他们。
  “你们干嘛,想插队啊?后面排队去!”
  陶思诚嘴角抽了抽:“我们是来找人的,不是来买符阵的。”
  “找人?仗着自己是筑基期的修士想插队才是真的吧!我可告诉你,店主前辈可是说了,谁要是不遵守秩序,就把他拉进黑名单,从此再也不卖给他一张符阵!”
  “我这可是为了你好,要是筑基期就有特权的话,我又岂会在这排了一天的队,老老实实地排队去吧。”
  陶思诚有些哭笑不得:“我真的是来找人的,店主是我朋友,我来找他有事。”
  这毕竟是罗阵开的店,陶思诚也不好做的太过,否则的话,直接硬闯进去就行了。
  就在这时,吴海平从房间里面出来了,见到陶思诚,连忙迎了上来。
  “是陶前辈吧?罗前辈已经吩咐过了,若是您过来,直接前去后院找他就行了。”
  待到陶思诚他们三人进入店内之后,吴海平又对先前那个维持秩序的筑基期修士笑了一下,说道。
  “多谢前辈帮忙维持秩序,前辈等下可以不用摇号,直接购买即可。”
  这句话一出,旁边那些眼现嘲弄之色的人顿时变成了满眼羡慕,还有一丝的后悔。
  早知道我就先出声了。
  那个修士原本脸上露出的一丝尴尬更是消失不见,拱手道:“那就多谢道友了。”
  吴海平不愧是在散修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人,精通人情世故,不仅一句话就化解了这名筑基期修士的尴尬,还顺便树立了一个典型,刷了波好感度。
  不管目的为何,他毕竟是帮忙维持了秩序,若是放任他在这尴尬的话,未免给人太过冷漠的感觉。
  紧接着,他便继续回到店内,主持摇号,销售符阵。
  陶思诚三人走进后院,随后罗阵便从屋内走了出来,笑着拱手道。
  “陶道友,孟道友,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陶思诚和孟雪纷纷回礼,然后由陶思诚介绍道:“这位是吞天门的王临风王道友,这位就是此店的店主了,罗阵罗道友,一身阵道修为堪称惊才绝艳,让我自愧不如啊。”
  他并没有说出罗阵特殊传承的事情,而是只说他的阵道修为极高。
  而王临风身为其友人,自然是清楚陶思诚的阵道修为如何的,听闻他居然当着几人的面都自叹不如,哪怕是来时的路上已经听说此人阵道修为极高,眼中也不由闪过一丝讶色,收起手中从刚才起就一直在啃咬的东西,拱手道。
  “在下王临风,久闻罗道友阵道修为极为高超,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王道友过奖了。”罗阵拱手回了一礼,摇头笑道,“陶道友那不过是自谦之言,王道友万万不可当真。”
  几人在和谐友好的氛围之中,又商业互吹了几分钟之后,这才走进了房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