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十四章 仿制符阵?

  和罗阵预料的一样,在通讯符阵这个东西的存在传开之后,就再次引爆了全城。
  修仙界其实是有类似的东西,比如传音符,只不过缺陷非常明显。
  距离近,飞行时间长,而且还有可能被别人截获,而且还必须得知道对方的位置才能使用,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东西是一次性的。
  和通讯符阵一比,传音符简直LOW到不行。
  而且最关键的是,才三百块下品灵石,这些灵石对炼气期修士可能会比较难拿出来,但是对筑基期修士而言,三百块下品灵石还是很轻松的。
  更不用说这里背靠太丘山脉,只要勤快点,敢冒险,对炼气期修士而言,三百块下品灵石,努努力,一年也是能攒出来的。
  所以,在这条消息挂出去仅仅半个时辰之后,第一个客人就上门了。
  “罗道友,好久不见。”
  罗阵抬头一看,居然是个熟人。
  朱彤。
  从上次比试之后,罗阵就一直窝在店里,从不出门,除了前来购买符阵的修士之外,一个其他外人都没见过。
  他们三个更不会主动来找他了。
  此时见朱彤忽然上门,倒是让他小小地惊讶了一下。
  “原来是朱道友啊,确实是许久不见了,不知道道友今日前来,是有何事?难道是又有了新的阵法,想找在下再比试一番么?”
  “不不不。”朱彤连忙摆手,笑着说道,“道友的惊世杀阵,令人叹为观止,远不是我等所能匹敌的,这点自知之明,小女子还是有的。”
  “小女子此次前来,是听闻道友又做出了一种名为通讯符阵的阵法,小女子是来开开眼界的。”
  “哦,你是说这个通讯符阵啊。”
  罗阵恍然大悟,原来是冲着这个来的,于是便拿出那个演示用符阵递了过去,和刚才一样,重新演示了一遍。
  朱彤看完之后,啧啧称奇,满脸赞叹。
  “罗道友,不得不说,这个阵法也只有像你这样天赋异禀的修士才能创造出来了。”
  罗阵笑着摇了摇头:“不,这个阵法并不是我创造的,而是我和另一位道友一起同创造出来的,我只是帮他改良了一下而已。”
  朱彤一愣:“咦,这个世界上除了罗道友之外,居然还有如此惊才绝艳之人?看来我们还真的是井底之蛙,坐井观天了。”
  “我们?”
  “咳,没什么,说起来,罗道友你这个符阵只卖三百块下品灵石,是不是太少了点?”
  “还行吧。”罗阵也懒得深究她那句话的意思,解释道,“这个符阵毕竟只是个方便生活的符阵,没有丝毫战斗力,若是太高的话,恐怕没多少人愿意买。”
  “这话说的倒也是。”朱彤点了点头,掏出一块中品灵石,“那罗道友先给我三张吧。”
  “三张?”
  “没错。”朱彤笑着说道,“秦道友和廖道友两人有事不能过来,托我也帮他们买一张。”
  既然刚才已经说漏嘴了,那干脆就大大方方的承认好了。
  罗阵才懒得管他们是想干嘛,别说这个阵法了,就连先前那三个阵法,至今也未能有人复制出来,就算他们有什么鬼心思也不怕。
  隐阵之法作为流传这么多年的法门,若是那么简单就能被破解开,广大阵修早就开始准备研究新的隐阵之法了。
  唉,还是没有服务器啊,要是能联网,每一个阵法都要去服务器认证,就算直接把阵法给你们看,你们都仿冒不出来。
  一边想着些有的没的,罗阵一边画好了三张通讯符阵递过去,还有一百块下品灵石的找零,当然了,与之一起递过去的还有一张写有号码的纸条。
  “这是这三张符阵的号码。”
  朱彤面带惊奇地接过这几样东西,她还从未见过这样的符阵,还有这种通话方式,好奇难抑的她当即取出一张符阵,伸手按了上去,调动灵识,输入了进去。
  只见符阵表面银光一闪,上面浮现出几道银色的花纹,然后开始缓缓变幻起来,花纹变幻的时间并不长,仅仅十几个呼吸,上面的花纹就固定了下来,然后重新隐入了符阵之中。
  虽然朱彤已经在尽力理解这些出现的花纹了,但是从花纹浮现,再到花纹隐没,她却是一点东西都没看出来。
  算了,回去和他们两人一起研究吧。
  告辞之后,朱彤就飞回了自己的符阵店内,廖泽凯和秦奇两人都在屋里等着她,一见她回来,两人赶紧凑了上来。
  “怎么样,拿到了吗?”
  “嗯,拿到了。”
  说着朱彤掏出三张符阵,摆在了两人面前。
  廖泽凯和秦奇两人一人拿起一张,问道:“怎么用?”
  “要先输入灵识。”
  两人拿起符阵,正要输入灵识,朱彤却伸手制止了他们。
  “等等,一个一个来,输入灵识之后,上面会浮现一些阵纹,刚才我没等看出来什么东西,看你们能不能看出来什么。”
  两人点头同意,由秦奇率先将手按在了符阵上,调动灵识,输入了进去。
  果然,灵识一进入符阵,符阵上就浮现出了几道银色的阵纹,秦奇和廖泽凯精神一振,集中精神仔细钻研这些阵纹。
  不过朱彤的眉头却是忽然皱了起来:“不对,这些阵纹不对!和我符阵上的完全不一样!”
  这个时候,秦奇手下符阵上的花纹也重新隐没了进去。
  两人也皱起了眉头:“阵纹不一样?怎么回事,难道这个符阵有问题?”
  “不清楚,先试一下看看。”
  说着,朱彤拿出自己的符阵,一边让秦奇输入法力,一边自己也按了上去,输入法力。
  只见他们俩的符阵上面忽然浮现出了一个小小的白色圆点,在圆点的旁边还有一个数字在渐渐变化,从零开始飞速增加,直到一百。
  到一百之后,这个数字便不再动了,随后朱彤点了一下白色按钮,一片蓝色光幕忽然浮现,然后她有些笨拙地按照罗阵演示的那样按动了秦奇那十一个号码。
  按动拨打按钮之后,秦奇手边符阵忽然显现出了蓝色光幕,光幕上海出现了两个颜色不同的按钮,秦奇点击接通按钮之后,两人的半身虚拟像便浮现在了半空中。
  “没问题啊,那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每个符阵的阵纹都不一样?”
  不用两人说,廖泽凯就拿过自己的符阵,把手按了上去。
  果然,这个符阵上面的阵纹和他们俩的都不一样。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三脸懵逼。
  “不仅阵纹会变化,而且每个符阵还都不一样,这让我们怎么仿制···”
  “唉。”片刻之后,秦奇深深地叹了口气,满脸的意兴阑珊,“还是放弃吧,本以为这个符阵应该会简单点,没想到···”
  本以为好好研究一下符阵运转时的方式,看能不能仿制一个出来,没想到连门槛都没迈过去就被拦了下来。
  每一张符阵都不一样,让他们怎么仿制。
  其他两人也是差不多的表情。
  “本以为我们看不出那三个阵法的跟脚,是因为那三个阵法太过玄奥的缘故,没想到他随手搞出来的一个小玩意儿,我们都没有丝毫头绪,这还真是···”
  廖泽凯深深地叹了口气,满脸的失落。
  “你们说,难道真的是我的阵道天赋太差的缘故吗?”
  这家伙被打击的,居然开始怀疑人生了。
  “唉,廖道友,别多想了,有些人的存在,天生就是为了打击别人的,阵道也一样,咱们还是老老实实地卖些普通符阵吧。”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