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五十七章 心剑术

  据说,晋级化神之后,每隔千年,就要遭受一次五行之劫。
  金风蚀体,木毒侵魂,弱水溺神,天火焚心,后土轮回。
  若是抵挡不住,被金风蚀了法体,一身法力尽皆消散;被木毒侵害了魂魄,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被弱水淹溺了神识,头脑呆滞,犹如木石;被天火焚灭了心神,痴傻疯癫;被后土拽进了轮回,便会蒙昧了心神,消灭了记忆,一身神通化为乌有,重新轮回。
  而此修士的目标,就是让自己蚀金葫可以具备一丝金风之劫的特性,无物不蚀。
  眼下说这些却是有些早了,这名修士让蚀金葫吹出清风之后,便全力驾驭着盾牌抵挡尹天骄的攻击,只要能挡得下一时片刻,他辛苦炼化出来的清风,自然会将其四肢蚀断。
  说来话长,但从尹天骄扑来到其放出清风,唤出盾牌,也不过就是一个呼吸的功夫,紧接着,尹天骄的双爪便狠狠地抓在了盾牌之上。
  只不过,寄予厚望的盾牌却连尹天骄一瞬间都未能挡下,被其一爪撕碎!
  盾牌瞬间破碎,这名修士顿时就直面了尹天骄,而此时那几道清风还未能生效,尹天骄却是已经再次挥舞起了双爪,狠狠抓下。
  此名修士毕竟是元婴期,在此千钧一发之际,瞬间激发了元婴期修士才能使用的神通,瞬移之术。
  身形一闪,他便出现在了数百米之外,有些惊疑未定地看着挥了个空的尹天骄。
  紧接着,他就惊骇地发现,那个双爪挥空的尹天骄的身影正在渐渐消散,转眼间就从原地消失不见。
  残影?
  那他的本体现在在···
  脑海里刚刚浮现出这个念头,他的耳后便传来了一丝极细的破空声。
  他毕竟只是元婴中期,两次瞬移之术至少要间隔三个呼吸,可现在距离他上次使用瞬移之术,甚至连一个呼吸都还不到!
  几乎来不及思考,他体内法力全力发动,带动着他向前猛地扑了过去。
  但是不管他速度如何之快,脑后那丝破空声却像是附骨之疽般摆脱不去,而且还越来越近,他甚至都能感觉到利爪刺在自己后脑上的刺痛。
  忽然,脑后破空声猛地一停,这名修士不敢迟疑,又往前疾飞了数百米之后,方敢回头。
  只见一面花纹古朴的镜子正悬在半空之中,镜子上照射下来一道光柱,将尹天骄笼罩其中,将其定住,像是被凝固在琥珀中的昆虫一般,动弹不得。
  这名修士惊魂未定地抹了把后脑勺,果然,手上鲜血淋漓,若是镜子来的稍慢一些,他恐怕就真的被贯脑而过了,思及此处,他满脸感激地冲着御使镜子的那位修士拱手道谢。
  “多谢宋道友出手相救。”
  只不过这个世界可没有队友免伤这一说,而且这面镜子也无法精细控制到忽略掉这些清风的程度,所以他的清风也就只能一起被定在光柱之中了。
  还没等宋鹏说些什么,就见应该已经被定住的尹天骄眼珠地忽然动了一下,紧接着,他双臂用力一震,竟然就这么直接脱困而出,那面古朴的镜子上也咔嚓一声,裂出了一道长长的裂纹。
  “桀桀,一面破镜子而已,居然也想困住我?”
  阴笑了两声,尹天骄身形一动,就扑向了那面已经碎裂的镜子。
  宋鹏赶紧收回法宝,这个镜子属于特殊法宝,若是硬碰硬的话,恐怕连下品法宝都碰不过。
  见他收回镜子,尹天骄身形一转,就要像宋鹏扑过来,紧接着,佛号响起,一只淡金色的巨大手掌忽然浮现,将尹天骄一把抓住。
  智空大师一手虚握,一手竖在胸前:“阿弥陀佛,既然尹施主已经身亡,又何苦以这幅姿态重临人世呢?就让老衲度化了施主,送施主早日投胎去吧。”
  尹天骄怒骂道:“给我闭嘴!死秃驴,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又怎知我紫霄宗的遭遇!若是你门内化神修士尽数被灭,自身宗门更是被放逐进无尽虚空,不知何时能返,难道你们就会甘愿等死吗?!”
  智空大师眉头一皱:“你紫霄宗?你与方才那个尹施主,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紫霄宗掌教?”
  “有什么区别吗?他就是我,我就是他,我们本来就是一体,只不过那家伙始终不肯承认我罢了,还想用符箓将我镇压,做梦!”
  说完这一句,尹天骄似乎不愿意多说,双目血光猛地一盛,吼声连连,竟是硬生生地撑开了那只淡金色的大手。
  飞身脱困,尹天骄舍了宋鹏,扑向了智空大师。
  而智空大师则是一掌接一掌地拍出,每一掌拍出,就会有一只暗金色的大手拍向了尹天骄。
  每一掌拍出,尹天骄就要伸出双爪,撕碎手掌,但是前一掌刚刚撕碎,后一张便接踵而至,一掌接一掌,就像是无边大河一般,连绵不绝。
  接连撕碎了十几只手掌,尹天骄终于不耐烦了,停下双手,任凭淡金色手掌一掌接一掌地打在自己身上。
  而片刻之后,他的身体表面开始散发出一团团血色的烟雾,将他的整个身体笼罩在内,片刻之后,血雾渐渐消散,而他的身体,也彻底变了个模样。
  原本的他,还保留着人类的模样,而现在,他的身体上穿上了一套狰狞的铠甲,双手也带上了手爪,上面还缭绕着丝丝血气,脸上则是布满了像是符箓又像是花纹般的纹路,眉心更是钻出了一根血红色犹如利刃般的尖角,寒光闪闪,摄人心魄。
  仔细看去的话,铠甲和手爪上,同样也布满了诡异的纹路,像是符箓,也像是阵法。
  先前的清风则是被完全挡在了铠甲外面,尹天骄甚至连打散它的意思都没有,直接将其无视掉了。
  抬起头,尹天骄狰狞一笑,脚下一顿,合身扑出。
  方才还需要他双爪奋力撕开的淡金色大手,此时再次扑上,却像是撞进了豆腐一般,直接就撞了个通透。
  一眨眼的功夫,尹天骄便撞穿了一连串的手掌,来到了智空大师面前,右手一探,刺向了他的心脏。
  只不过,在他手爪刺入智空大师心脏前的一瞬间,他身上的袈裟猛地一亮一鼓,将他的手爪挡了下来,紧接着,袈裟自动从他身上脱落,紧紧地将尹天骄包裹了起来。
  紧接着,那名身着月白道袍的修士飞了过来,双手并指如剑,在其眉心虚虚一划。
  “心剑·斩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