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四十九章 朋友,你听说过XSS攻击吗?

  “诸位师兄,还请再出五人,助掌门退敌!”
  见屋子里面出来一个没见过的低级弟子,实力不过刚刚炼气一层而已,先前进去的五人却是不见踪影,众人不由得愣了一下。
  “先前进去的那几个人呢?”
  “回诸位师兄,五位师兄力竭,已经被师兄弟们扶着从后门出去,前往宗内休息了,宗门内部已经准备好了丹药,请诸位师兄放心。”
  听他这么说,众人这才放下心来,紧接着,又走出了五人,进入屋子里面。
  进去之后,谷口处战斗的声音又再次猛烈起来,爆炸声,天雷声,呼喝声,怒骂声一阵阵地传来,让众人心中有些发紧。
  没想到来袭的敌人实力居然这么高,独自一人对抗护山大阵,居然还能坚持到现在。
  果然不愧是连掌门都自愧不如的高手!
  也只有这个级别的高手,才能以肉身硬抗有人主持的护山大阵如此长时间了。
  一想到这一点,众人不由得同时产生了一个想法。
  绝对不能让他破阵入内!
  灭门之言犹在耳边,若是让他破开阵法进入谷内,在场所有的人绝对一个都跑不掉!
  只有罗阵心里有些奇怪,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异常,但是他总觉得有些奇怪,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让他的心里有点忐忑,有些不安。
  在他不安的这段时间,人群又进去了一波,现在他身边的散修只剩下了最后四个,加上他自己,正好五位。
  而谷口的那个入侵者似乎被阵法困住了,一边怒骂田兴卑鄙小人,一边在想尽办法逃脱。
  “五位师兄,掌门已经想办法把他抓住了,而且他的丹药也已经耗尽,只差最后一步,只要杀掉他,宗门就再无任何忧患了!”
  “请五位师兄助阵!”
  剩下的五人是修为最低的五人,两个炼气五层,一个炼气四层,两个炼气三层,听出来的这个低级弟子这么说,其中一个炼气五层的修士当即走上前去。
  “好!”
  说罢,他就率先走了进去,几人也相继跟上,罗阵也同样跟了上去。
  进入屋内,就见脸色有些苍白满头大汗的掌门正盘腿坐在阵法中央,旁边则围绕着五个蒲团。
  “请诸位入座,助我诛杀此獠!”
  “是!掌门!”
  还是那个人率先走到蒲团前,盘腿坐了下去,其他几人同样坐下,罗阵也不例外。
  只不过,他心里的那点不安却是越来越大了,所以,在他坐下之前,他就做了一点小小的准备。
  他把挂机阵法改造了一下,改成了先前运转鬼幽决时的方式,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他的身体里一直在生成法力,但是却又不纳入丹田,而是一直在经脉内循环。
  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他的法力就一直在生成,然后存储在经脉里。这无疑是个很危险的举动,因为经脉容纳的法力是有限的,若是一直持续下去的话,他就只有爆体而亡这一个下场。
  也只有现在这种情况下,他才敢这么做了。
  就在他的经脉开始胀痛的时候,阵法微微一亮,他经脉内的法力像是开了个口子的水管一样,汩汩流出。
  还好,这个阵法是先从经脉里面吸取法力。
  罗阵松了口气,他本来还担心这个阵法只能从丹田里吸收法力呢,所以他都做好了随时改变阵法,把经脉内的法力补充进丹田的准备。
  既然是直接从经脉里吸收,那他就省事了。
  几人平静地等待着法力被吸取,而罗阵则是趁这个机会开始研究这个阵法。
  自带蓝牙的阵法,不研究一下岂不是亏大了?
  把阵法收录进阵法空间,罗阵便分出一道意识进入到了阵法空间里面,开始解析阵法。
  片刻之后,罗阵猛地睁大了眼睛。
  这个阵法,压根就不是什么蓝牙阵法,也不是什么掌控护山大阵的阵法,这他妈明明就是吸星大法!
  这时,除了罗阵之外修为最低的那个修士大叫起来。
  “掌门!我的法力耗尽了,请掌门停下阵法,让我出去!”
  田兴睁开眼,毫无感情地看了他一眼,就又重新闭上了双眼,无动于衷。
  “掌门!让我出去···啊!”
  最后这声惨叫是他准备起身强行离开,结果被一股沛然巨力直接压断双腿所发出来的惨叫。
  其他三人见状,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齐齐怒喝:“田兴!你想干什么?”
  说着,三人同样起身,就要离开。
  只不过他们刚刚站起身子,一股巨力就轰然压下,把他们压的猛一弯腰,修为最低的那个炼气四层的修士甚至直接被压的跪在了地上。
  这还是他们还剩下点法力的缘故,否则的话,这一下足以把他们压成残废。
  “我想干什么?等一下你们就知道了。”
  在说话的功夫,那个炼气三层的修士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老,头发花白,脸上皱纹横生,不一会儿便像是被吸干了汁液的水果一般,萎缩在了地上,没有了气息。
  其中一个炼气五层的修士强行对抗着这股巨大的压力,怒喝道:“你居然敢用这种吸人精血的邪阵!修仙界不会放过你的,仙盟也不会放过你的!”
  “哈哈,修仙界?仙盟?他们得先能找得到我再说!这种偏僻的地方,再加上我下手的都是你们这些无人问津的散修,他们要是能知道才怪!”
  “你们就老老实实地化作我的养料吧,哈哈哈哈···”
  伴随着他的大笑声,那三个人法力如开了闸般的洪水般泄出,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轰地一声趴倒在地,再也站不起来。
  满脸快意地看了他们一眼,田兴把目光投向了最后一人,轻咦了一声。
  “咦,你居然没事,看来是隐藏了修为啊,这倒是个意外之喜。”
  罗阵这时候正在忙着搞事情呢,哪有空搭理他,既然他这么想,那就随他好了。
  三人的精血很快就被抽干,但是罗阵却依然毫无异样,让田兴很是惊讶了一下。
  “居然能坚持到现在,看来隐藏的够深啊,隐藏修为也要进我冰云谷,看来所图不小,只不过,打我冰云谷的主意,后悔了吗?哈哈哈哈···”
  “其实我倒是想问你一句,居然打我的主意,你后悔了吗?”
  话音刚落,就见罗阵双手往身边一按,田兴就满脸震惊地发现,阵法猛地一停,然后忽然逆转,自己体内的法力顿时狂泄而出,止都止不住!
  “朋友,你听说过XSS攻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