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九十三章 幻象

  巫荣悚然一惊,连忙转头,这才惊骇地发现,自己飞了这么长时间,居然还在原地!
  而在他的身后,罗阵正好整以暇地站在那里,在他的旁边,正是被困在一片雷网之中的铁骨魔猿,正在被无数雷电劈打,惨叫连连。
  当然了,还有那个他一开始抓来的凡人少年,刚才他逃跑的时候自然不会把他也带上了,本来应该落到地上摔得粉身碎骨,却被罗阵给保护了起来,正躺在他身边的云上,已经晕了过去。
  巫荣当然不会认为是自己故意在转圈,而这种情形,也只有一种解释了···
  “阵法?可是···”巫荣转头环顾了一圈,却依然没有发现丝毫异样,“这是什么阵法,怎么一点征兆都没有?”
  “嘿嘿,什么阵法?当然是你最熟悉的阵法了。”罗阵嘿嘿一笑,打了个响指,无数云雾瞬间浮现,遮蔽住了巫荣的视线。
  “云渺阵?!”
  “没错。”云雾再次消散,再次露出了罗阵的身影,“还记得吧?《基础阵法入门》,对了,那本书还是从你的洞府翻出来的呢。”
  “谢谢啊。”
  什么叫杀人诛心?
  我不仅用你的杀手锏困住还,还要告诉你,这一招还是从你那得到的。
  巫荣满脸阴沉地看着罗阵,眼下的局面,自己已经是完全落入绝境了,也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修炼的,短短十年出头,居然能修炼到如此地步。
  修为和法术就不说了,就连最耗时间的阵法都能修炼到如此地步,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不过,现在可不是感叹这种事的时候。
  见魔猿被困,巫荣再次取出几张符箓打了出去,只不过这几张符箓刚一飞到魔猿身边,困住魔猿的雷网猛地一密,变成了一层雷电形成的围墙,将哪几张符箓牢牢地挡在了外面。
  滋啦几声,这几张符箓撞到雷电围墙上面,被强大的电流直接烧灼成了飞灰,升起一缕缕颜色各异的烟雾。
  看到这一情景,巫荣的眼神波动了几下,然后就恢复了平静。
  紧接着,巫荣再次取出了那柄黑刃匕首,满脸怨毒地看了罗阵一眼,右手一挥,左手剩下的四指尽数被他斩断。
  没等断指落下,他右手飞快地在储物袋上一抹,四张符箓就从储物袋中飞出,缠住了四根断指。
  与此同时,他右手一捏左掌,四道血箭也随之喷射出来,正好撞到那四根被符箓缠住的断指上。
  血箭撞上断指,就像是火焰撞上了冰块,断指和符箓瞬间便融进了血箭之中,让血箭带上了一丝惨白和暗黄之色。
  右手一挥,血箭就飞射向了被雷网困住的铁骨魔猿。
  乍一看就好像巫荣准备不计代价救出这只魔猿一般,所以,雷电围墙也猛地一亮,上面闪耀的雷电也更亮了几分。
  只不过,四道血箭在临近魔猿的一瞬间,却是猛地在空中拐了个弯,冲着罗阵飞射而去。
  飞到他身边之后,只听叮叮几声脆响,四道血箭竟像是金属一般,在罗阵的防御护罩上面撞出了点点火星,然后被弹飞到了一边。
  见此情景,巫荣嘴巴一张,吐出了一柄血红色的小剑,这把小剑一出现,空气中仿佛都瞬间布满了浓浓的血腥气,让人闻之欲恶。
  咬破舌尖,巫荣喷出了一口带血的法力。
  这口带着鲜血的法力一喷到血红小剑上,就被它瞬间吸收干净,小剑忽然涨大到三尺长短,本身也变得愈加鲜红,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一般。
  “去!”
  吸收完带着鲜血的法力,巫荣一点血色长剑,血色长剑瞬间化为一道血色流光,几乎像是瞬移一般,血光一闪,就撞到了罗阵的防御护罩上。
  叮!
  眼看着血色长剑马上就要贯穿罗阵的眉心,一团青色的云雾却忽然浮现,挡下了血色长剑。
  看着近在咫尺的血色长剑,罗阵微微一笑,歪头看向了巫荣。
  “你就只剩这点手段了吗,既然如此,那就去死吧!”
  说完,他的右手一抬,无数闪耀着雷电的藤蔓忽然从他身后浮现,飞速向着巫荣蔓延而去。
  眼见藤蔓临体,巫荣丝毫不慌,脸上反倒露出了一个嗜血的笑容。
  “爆!”
  话音落下,血色长剑猛地爆开,瞬间就撕碎了罗阵的防御护罩。
  罗阵顿时脸色大变,张口惊呼:“什···”
  不过巫荣没有给他喊出声来的机会,先前被反弹到一边的那四道血箭忽然悄无声息地从爆炸的烟雾中钻出,飞射向他身上的各处要害。
  眉心,咽喉,心脏,丹田。
  就在血箭即将贯穿他的要害之时,罗阵飞速地掐了几个法诀,身上一闪,浮现出了一层乳白色的薄薄光罩,将这四道血箭挡了下来。
  见护体法罩挡下这一杀招,罗阵忍不住送了口气,不过这口气刚松到一半,只听对面再次传来一道淡淡的声音。
  “再爆!”
  轰!
  四道血箭同时爆开,不仅把他刚刚激发的护体法罩炸成了粉碎,甚至还余波未尽,巨大的冲击让他猛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脸色也变的煞白,显然已是受了重伤。
  罗阵一边飞速后退,一边满脸阴沉地看了对面被爆开的血雾挡住了的巫荣一眼,随后从储物袋里取出一瓶丹药,就要往嘴里倒。
  丹药还没倒进嘴里,只见眼前黑光一闪,一声清脆的碎裂声从手边传来,紧接着,他喉咙一凉,随即一阵剧痛就从咽喉处直冲大脑,让他忍不住惨叫起来。
  但是咽喉被贯穿之后,他就算想惨叫都叫不出来,只能捂着喉咙,瞪大着眼睛四处乱抓,像是溺水之人拼命想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紧接着,黑光再次一闪,从他的眉心透出,带出一溜夹杂着白色的血珠。
  而罗阵则是动作猛地一僵,从半空之中落了下去。
  还没等他的尸身落地,只见黑光连闪,就在半空之中将他的尸体切成了碎片,然后黑光划过一道弧线,飞回了巫荣的手上,重新变回一柄黑刃匕首。
  转了一下匕首,巫荣才看着罗阵尸体碎片落下的方向冷哼了一声,脸上露出一丝不屑。
  “哼!就算是炼气十层又能如何,老子在尸山血海中拼杀了这么多年,战斗经验又岂是你一个黄口小儿所能比拟的!”
  忽然,一道带着戏谑的声音忽然在他的身边响了起来,让他的脸色猛地一变。
  “哦?是吗,那你有没有发现,刚才你其实是在和幻象战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