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九十五章 十方雾灵阵简化版

  随即,巫荣右手一抛,心脏就被扔向了铁骨魔猿,被其一把抓住,三两口就吞咽了下去。
  吞下心脏的瞬间,铁骨魔猿双眼血光大盛,血光直接喷射出来三尺长,然后它的身形也猛地变大,从原本的丈许瞬间化为四五丈高,犹如一座小楼一般。
  见魔猿变化,眼神已经有些涣散的巫荣咧嘴一笑,无声地说了一声。
  “爆!”
  十八道血光齐齐爆开,炸的罗阵的防身护罩猛地晃动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没能破开他的防御。
  略带失望地看了罗阵一眼,巫荣终于是闭上了双眼,从空中跌落了下去,但是还没等他的尸身落下去多远,黑光一闪,他的尸体便消失不见。
  罗阵定睛一看,竟是魔猿伸手把他的尸体捞了起来,捧在了自己面前,深情凝视。
  卧槽,不是吧?
  尸修版金刚?还是GV向的?
  要不要这么瞎眼啊!
  不过下一刻,罗阵就知道自己想多了。
  魔猿捧着他的尸体看了片刻,大嘴一张,直接把他的尸体扔进了自己嘴里,大口咀嚼起来,鲜血四溅。
  嚼了几口,魔猿喉咙一动,就把他的尸体吞咽了下去,然后再次仰天怒吼了几声,翅膀一动,瞬间化为一道黑光,冲到了罗阵面前,然后一拳砸出。
  嘭!
  一声巨大的闷响,青云阵猛地一暗。
  它这一拳,竟是比血玉剑自爆的威力还要强!
  不过罗阵也借此测出了自己青云阵的极限,差不多也就是相当于这只魔猿的全力一击,要算的话,应该差不多相当于炼气十层巅峰的体修全力一击的程度吧。
  这个级别的攻击,除了一些秘宝之外,基本上可以堪称筑基之下最强了。
  已经很不错了。
  至此,就只剩两个阵法还没有测试了。
  “无限青雷阵,开!”
  “十方雾灵阵简化版,开!”
  天上忽然开始乌云密布,转眼间就覆盖了方圆数里范围。
  而与此同时,东,南、西、北、东南、西南、东北西北连同上下,共计十个方位上,忽然出现了一个个淡淡的人影,人影看起来极淡,就像是薄雾形成的一般,但是眉眼样貌却很是清晰。
  东方之人,发如烈焰。
  南方之人,头戴冕旒。
  西方之人,身绕流水。
  北方之人,脚踏玄龟。
  东南之人,背现大泽。
  西南之人,耳坠苍龙。
  东北之人,眼现雷电。
  西北之人,手擎高山。
  上下之人,白袍黑裙,一男一女。
  十个人影出现的瞬间,似乎连高空中的狂风都停止了,深处阵中,甚至连一丝声音都听不到了,他们围起来的这片空间仿佛独立于整个世界一般。
  接着,十人齐齐躬身。
  轰!
  罗阵大脑中似乎响起一声巨响,但是仔细一感应,却又是一切如常,没有丝毫异样。
  但是随着这十人躬身,整个空间似乎都凝固了一般,正在大逞凶威的魔猿像是被冻结在琥珀里的昆虫一般,被定在原地,无法动弹分毫。
  与此同时,罗阵的精神力也在飞速下降,照这速度下去,他的精神力最多只能坚持半个小时。
  很显然,这个阵法不是目前的他所能用得起的。
  不过,半个小时,足够当成个杀手锏了。
  可惜目前的这个简化版十方雾灵阵只有困敌的功能,没有杀敌的作用,而以这只铁骨魔猿的威势来看,不经过蓄力的无限青雷阵肯定无法将其斩杀。
  确定了这一招的威力之后,罗阵就赶紧取消了这个阵法,不然要是精神力耗尽的话,那就乐子大了。
  取消十方雾灵阵之后,罗阵就重新展开了无限云泽阵,将魔猿困在了里面。
  身为没有理智,只有嗜血欲望的炼尸,魔猿自然没有分辨幻象的能力,事实上,就算是其主人在这,他也分不清眼前这个罗阵到底是幻象还是真实。
  魔猿只看到刚才还在东奔西跑的那个修士忽然站在了自己面前,怒吼了一声,一巴掌就拍了过去,准备把他拍死再捞起来大快朵颐。
  但是拍下去的瞬间,那个修士的身影却是烟消云散。
  魔猿四处环顾,想要找出那个修士的身影,但触目所及之处,却只有空旷旷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罗阵自然是早就躲到了一边,任由魔猿陷在幻境之中。
  待到无限青雷阵蓄力到了极限之后,一道水桶粗细的雷电轰然劈落,狠狠地砸在了魔猿的天灵盖上。
  不过这只魔猿不愧是巫荣千辛万苦祭炼出来的,最后又以自己的修为和血肉血祭,其肉体坚硬程度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
  这一击全力攻击,竟然只劈碎了它小半只头颅,没能将它贯穿。
  而被劈碎了小半只头颅的魔猿竟然还没死,而是凶性大发,冲着四周的空气不停地攻击起来,仿佛周围有无数看不见的敌人一般。
  罗阵也懒得管它,反正它现在已经深陷幻境,除了等死,没有第二个结局。
  片刻之后,无限青雷阵再次蓄力到了极限,一道闪电再次劈落,直接把魔猿连头带脖子尽数湮灭,连胸腔都被打碎了小半。
  损伤到了这种程度,哪怕它身为炼尸,也终于是彻底再次死亡了。
  不再动弹的魔猿一边散发着黑气,一边从空中掉落,眼看着就要落入下方的密林之中,罗阵伸手一招,用法力将它的躯体托在半空中。
  别误会,他对这只魔猿没兴趣,只不过是担心它落下去之后污染环境而已,万一又催生出一些怪物阴物,倒霉的还是附近的农户。
  待到魔猿身上的黑气散尽,它也再次恢复成了原本的模样,而此时无限青雷阵也再次蓄力完毕,罗阵指挥着雷电再次落下,将魔猿的身体彻底湮灭。
  可惜了,巫荣的储物袋被魔猿连同他的肉身一并吃了下去,罗阵也没兴趣去它的肚子里翻找,干脆直接全部湮灭掉好了。
  搞定了这只魔猿之后,罗阵便把激活的阵法一一收起,只留下无限青云阵继续开着。
  反正又不消耗精神力,还是开着以防万一来得好。
  这不叫怂,这叫谨慎。
  做完这些事情之后,罗阵便来到了那个晕倒的少年身边。
  刚才把他救下来之后,罗阵就把他仍在了一朵白云上面,让他远离了战场,而此时经过先前那些大战的巨响,年轻人已经醒了过来,正紧紧地趴在云上,似乎害怕自己乱动掉下去。
  而见罗阵飞来,少年克制住空气,爬起身来,跪在地上重重地一磕头。
  “多谢仙长救命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