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八十三章 谁说答应跟你去了?

  啧,这个就有些肉疼了,算下来,那可是一大笔灵石啊。
  皱了皱眉头,石博隐秘地看了满脸喜色的杨浩一眼,心里飞快地转了几个念头,忽然出声说道。
  “这位前辈说的好,愿赌服输,既然我输了,那先前的赌注自然也得说话算话。杨浩,下次你再去拿丹药的时候,记得提醒小妹,让她给你打七折。”
  杨浩脸上的喜色猛地一僵,罗阵也皱起了眉头,看向了石博。
  这话说的,怎么听都不像是在兑现赌注吧?
  这不应该是亲自去和自己人说才对吗?
  看着面带一丝警告意味的石博,杨浩暗暗地叹了口气,随后便满脸笑容地摆了摆手:“石道友说的这是哪里的话,所谓赌注,也不过是一句戏言罢了,无须当真,无须当真。”
  石博没有理会他,而是转头看向了罗阵:“罗道友,这赌是咱们两个打的,你怎么看?”
  罗阵皱着眉头,紧紧地盯着石博。
  没想到此人居然如此下作,不想履行赌约,连反悔的事都不愿意自己开口,而是故意威逼杨浩,让他主动放弃赌约。
  活脱脱的就是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
  微微叹了口气,看着眼神中带着一丝恳求的杨浩,罗阵也只能微微叹了口气。
  他倒是无所谓,但要是硬刚到底,吃亏的只能是杨浩。
  打七折?
  可以啊,但是抱歉,最近没货,等有丹药了你再来拿吧。
  先前罗阵还觉得身为修仙者,应该干不出来这种没脸没皮的事情,但是他这居然都开始当众逼杨浩放弃赌约了,他还有什么干不出来的?
  “杨道友既然说算了,那咱们的赌注就此作罢好了。”
  “好。”石博点了点头,“既然你们主动放弃,那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就依你们好了。”
  这话一说出来,别说罗阵他们俩了,周围围观的人群都忍不住满脸鄙夷。
  他们又不是傻子,情况到底是怎么样,大家都心知肚明,你自己不愿意履行赌约就算了,还强迫别人放弃,放弃就放弃吧,最后还来这么一句。
  真以为加上这一句你就能变成白莲花了啊?
  石博显然也知道自己这事干的不地道,赶紧跟罗阵说道:“既然已经确定了你的阵道修为,那么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出发!”
  说完,他就要起身带领罗阵俩开,可是没成想,罗阵却是摇了摇头。
  “慢着,谁说答应跟你去了?”
  石博顿时愣在了那里,甚至连杨浩都有些愣住了。
  怎么,你费这么大功夫,不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吗,这么说又是什么个意思。
  “作为无名散修,道友你不信任我的阵道修为,这很正常,换做是我,我也会先考验一番对方的实力再做决断,这一点,我很理解。”
  “但遗憾的是,我丝毫没有看到道友你的诚意。所以很遗憾,道友你还是自己回去吧。”
  作为职场狗,罗阵其实很理解他考验自己的用意。
  说白了,其实就和面试一样。
  就算是内推的,面试这一关也是肯定要走的,更何况杨浩对他们俩说压根就不算是内推,顶多算是个猎头。
  要是他不加考验就直接答应了,罗阵才感觉奇怪呢。甚至还会怀疑是不是又准备坑自己。
  但就算是面试,对面试者最基本的尊重还是要有的,上来就一脸鄙夷看不起人的面试官,放到上辈子,罗阵肯定扭头就走了。
  但这次不一样,前世的猎头是拿钱办事的,互不相欠,他当然能这么做。但这次杨浩是想帮自己才请的对方,自己总不能让他下不来台吧?
  不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投桃报李,罗阵还是明白的。
  当然了,罗阵也不否认自己是打着借此机会打出自己名气的念头。
  普通的内推自然是得面试,但若是内推的是行内大有名气的那些大佬,还需要面试吗?
  就算是有面试,那恐怕也只不过是走个过场,留个档案罢了。
  名气,是需要一步一步积累的,前期最忌讳的是没有大佬的名气,却有了大佬的脾气,遇见点质疑就拂袖而去,怎么打出名气?
  有争议不怕,要是连争议都没有,那才叫扑街。
  具体可参照前世明星们的撕逼和绯闻。
  再说了,靠作品打响名气,永远没有靠争论来的快。
  有争议无所谓,关键是要能利用争议,转化为自己的资源。
  不然罗阵为什么扔出来那一千块灵石?
  一是告诉杨浩,表示我承你这个情。
  二就是引起周围人的注意了,空口白牙的,哪有真金白银来的震撼,来的有话题。
  没看那一千块灵石直接把周围的人都吸引过来了么,没看现在周围人再看自己的目光和先前都已经截然相反了么。
  那个东方前辈更是神助攻,直接把话题性又推向了另一个高潮。
  而现在,自己的实力已经展现出来了,那自然就得有和实力相对应的脾气才行了。
  石博听到罗阵这么说,脸色阴晴不定,片刻之后,他才沉声说道:“那你想怎么样?”
  罗阵没有搭理他,而是转头冲着杨浩说道。
  “杨道友,还请你带我去看看功法,十块中品灵石左右的。”
  到现在还是这种口气,真以为是我欠你的啊?
  见两人离开,石博表情变幻了一阵子,竟是直接这么转身离开了。
  罗阵也不在意,反正自己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还赚了十块中品灵石,应该可以买一份不错的功法了。
  反观石博这边,回到住处之后,石博打开外面的防护阵法,飞了进去。
  似乎是感知到了有人入阵,木屋的门打开,走出来了一个中年修士,见是石博回来,赶忙走上前来问道。
  “怎么样,那个修士的阵道修为如何?”
  石博摆了摆手,满脸不屑地说道:“一塌糊涂!就和我说的一样,一个二十八岁的修士,阵道修为能高到哪去。”
  “不是我说你,大哥,你对杨浩那小子也太信任了点,他说那小子阵道修为高超,你就这么相信了,白白浪费我几天的修炼时间。”
  “照我说啊,杨浩那家伙指不定收了那个修士什么好处呢,你以后可别那么相信他了。”
  没想到中年修士听他这么说,眉头却是忽然皱了起来。
  “石博,我再给你一次机会,那个修士的阵道修为到底如何!”
  石博表情一滞,随即做出一副生气的表情,声音也猛地大了几分。
  “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宁愿相信杨浩那小子也不相信我吗!”
  中年修士紧紧地盯着石博的眼睛,石博下意识地转开视线,往旁边看了过去,中年修士见状,更加确信这事还有猫腻,沉声说道。
  “杨浩这个人我很清楚,为人诚信,从未欺骗过我们分毫,这是我亲自调查过的,否则的话,你以为我真的只听一面之词就会对他那么信任吗?”
  “至于你···并不是大哥不信任你,而是我很清楚,从小时候开始,只要你说谎,你就从来不敢直视别人的眼睛说话,从回来之后,你可曾直面我双眼说过话?”
  石博表情猛地一滞,低下了头,不发一言。
  中年修士也不生气,而是耐心劝解道。
  “二弟,那份传承对我们而言,意义有多重大,相信不用大哥我多说,我们之所以一直没有筑基,还不是因为那个传承之地只有炼气期修士才能进去的缘故吗?”
  “因为那份传承,我们甚至耽误了这么多年没有筑基,你难道想让我们继续耽误下去吗?”
  “还是说,你不想报仇了?”
  石博身体猛地一抖,低着头,好一阵子之后,他才低声说道。
  “大哥,我错了。”
  “那好,那你把你这次出去的事情,完完整整地跟我说上一遍,不许有丝毫隐瞒和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