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三十四章 九霄青雷阵

  实际上,这些僵尸每一只确实都有着力敌炼气三层修士的实力。
  要知道,巫荣本身就是炼气五层快要达到炼气六层的实力,他带走的那些僵尸都是祭炼时间最久的,实力最低的也在炼气四层,实力最强的一只,已经祭炼到了炼气五层的程度。
  不然他也不会带走防身不是。
  而留下的这些,基本上都是些炼气三层水准的铁尸,虽然对巫荣而言这些僵尸带出去也没什么用,但是对只有炼气一层的罗阵而言,这些僵尸却都是极大的战力。
  对年轻人而言,那就更惊悚了。
  哪怕被砸死了四只,那还剩着八只呢,八只铁尸围在年轻人的护盾旁边,面目狰狞,满嘴带着肉丝和血迹的尖利獠牙,再加上自己身周被它们抓挠的明灭不定的护盾,似乎下一刻这些僵尸就会突破防御冲进来把自己撕成碎片,这份心理压力,着实不小。
  年轻人见状,不得不暂缓乌山印的攻势,转而把精力集中在自己的法衣上,乌山印的攻势随之以一缓,让罗阵压力大减。
  罗阵一边继续躲避乌山印的攻击,一边飞速地思考对策。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个小山法器应该就是他的最强攻击了,只要把它破解掉,那剩下的就好办了。
  只不过,怎么破解呢。
  不如试试九霄青雷阵好了。
  反正也没有其他办法,就先拿这个威力最大的阵法试试好了。
  心念一动,阵法空间里的九霄木雷阵阵法渐渐亮起,紧接着,小小的屋内竟然渐渐凝聚起了片片乌云,过了片刻,滚滚雷声从乌云中传了出来,随之传出的还有一阵阵淡淡的青色闪光。
  看到这副场景,罗阵自己都愣了,没想到这个阵法的声势居然这么大。
  不过,这么大的声势,威力肯定也不同凡响。
  欣喜的罗阵干脆把聚灵阵也激活了,提升阵法的威力,随着他身体周围灵气的浓度上涨,天上的乌云似乎都更深沉了几分。
  这一异象自然也落入了年轻人的眼中,让他忍不住露出了满脸震惊。
  见鬼了,这还是个炼气一层的修士吗?
  先前的防御护罩就不用说了,还有可能是什么珍贵的防御法器,那些僵尸也不用说了,也有可能是师长的赏赐,但是现在这个法术···
  这尼玛就算是法器,也不是他区区一个炼气一层的小修士能驱使的吧?
  见鬼了,难道遇见了喜欢玩扮猪吃虎的修士?
  想到这种可能,年轻人又观察了一下罗阵。
  没错啊,确实是炼气一层,那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到底是怎么搞出来的这个法术?
  片刻之后,乌云彻底凝结完成,在房间顶上连成了一片,把整个房顶都给遮住了,而这一大片的乌云里面,紫色的闪电就像是不停游动的巨龙一般来回闪动,威势十足。
  忽然,一道粗若水桶的青紫色雷电轰然劈下,直直地打在了乌山印上,打的山石四溅,打的它猛地一降。
  而年轻人则是脸色猛地一白,满脸惊骇地看向了自己的乌山印以及天上的乌云。
  这到底是什么法术,居然这么厉害!
  他真的只是炼气一层?
  这一下,起码得是炼气三层的水准了吧?!
  阵法本身的优势,加上聚灵阵的增幅,再加上青雷也就是木雷对他土属性法器的克制,三重增幅之下,居然硬生生地把罗阵的攻击堆到了炼气三层。
  当真是恐怖如斯。
  护体法衣被那些僵尸围攻,御使的法器被对方的莫名法术攻击,年轻人体内的法力简直像是开了闸的洪水一样疯狂下降,不一会儿就下降了三成左右的法力。
  和他比起来,罗阵的精神力下降的速度倒还可以接受。
  聚灵阵之所以那么复杂,本就是一边聚集灵气,一边吸收灵气为自己所用,否则的话,当初罗阵发现聚灵阵的时候,起码应该发现一些灵石作为阵法的能源才对。
  话又说回来了,聚灵阵要真是依靠灵石作为能源的话,罗阵还真不一定能发现它。
  很简单的道理,假如你家的电费一百块一度,你出门会不会关空调?
  聚灵阵真要是靠灵石启动的话,那处洞府的主人出门的时候铁定会关掉阵法,对散修而言,每一个人都恨不得把一块灵石掰成两半来花,怎么可能任凭聚灵阵白白开着浪费灵石?
  关着的聚灵阵,除非罗阵真的挖地三尺地搜查,否则的话绝对不可能发现这个阵法。
  聚灵阵基本上无消耗,而九霄青雷阵消耗的是引灵阵汇聚的灵气,所以别看罗阵他开了三个阵法,但其实消耗的只有一份精神力罢了。
  而这三个阵法叠加起来的威力,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见攻击见效,罗阵自然不会给年轻人喘息的机会,指挥着青雷连连劈落,直接把对方的法器劈落到了地上。
  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年轻人的法力又下降了一成多,加上原来消耗的法力,此时他体内所剩余的法力居然只剩下两成不到了。
  这一情况吓的年轻人脸色煞白,连忙高声大喊,声音中满是哀求。
  “道友,我认输!这座山就赠与道友了,只求道友能绕我一命!”
  罗阵才没那么天真,都打到这份上了,还指望能和平收场,握手言和?
  开什么玩笑,要是自己硬实力比对面强的话,他倒是不介意放对方一条生路。
  但现在这形势,自己好不容易才占据了上风,而且精神力也即将耗尽,要是听信了他的话放了他一命,等他缓过气来,万一翻脸,自己靠什么跟他打?
  把自己的小命寄托在对方信守承诺上,他才没这么傻。
  罗阵没搭理他,命令僵尸继续攻击,而他则是控制着青雷一下接一下地劈在乌山印上,不让对方把法器收回去。
  年轻人见此情形,满脸怨毒地看了罗阵一眼,当机立断,放弃了乌山印,任凭它在罗阵的攻击下变回巴掌大小,他自己则是运转起剩余的所有法力,用力一跃,跳出了僵尸的包围,准备撞破房顶逃跑。
  只不过,他刚跳到一半,还没撞破房顶,几条藤蔓忽然出现,闪电般飞射到半空中,缠在他的身上,把他拦了下来。
  “想跑?不好意思,别说门了,连窗户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