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三十七章 吞天门

  进到房间里面,罗阵取出几个玉杯,沏上香茗,这才出声问道。
  “陶道友你这次来,说是有事要找我帮忙,不知是什么事情?”
  “还是通讯符阵的事。”陶思诚端起玉杯,抿了一口,说道,“这几个月,我一直在考虑,虽说用符阵绘制通讯阵法,既方便,价格又低,但却还是有些不太方便。”
  “所以我就想,能不能把通讯符阵改造成通讯法器。”
  “这个问题我早就想过,可惜,我不会炼器,就算能设计出来阵法,也没办法将阵法与法器结合起来。”
  “或者说,陶道友你有合适的炼器人选?”
  陶思诚笑了笑:“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罗阵怔了一下,看向了王临风:“难道是王道友?可是我记得吞天门并不是以炼器为长的门派吧?”
  吞天门,虽然是二流门派,但却是二流门派中比较高级的那一种,共有五名元婴期修士——当然,是明面上——与两仪山毗邻,主修功法为吞天决。
  虽然名字比较LOW,但是这个门派的实力却是没的说,据说这门功法乃是从传说中的妖兽饕餮身上悟出,同阶之内,无物不吞,甚至就连法器都可以跟吃萝卜一样嚼碎吞下去。
  像这些基本的信息,在修仙界都是常识,但若是涉及到功法的弱点和缺陷,那自然就是秘密了。
  “罗道友你有所不知,吞天门虽然不是以炼器为长的门派,但是却绝对可以说是对炼器材料了解最为深入的门派。”
  “各种意义上。”
  “而王道友更是筑基期中的翘楚,而他也对炼器之道极感兴趣,自学成才,在修仙界也算是小有名气。”
  自从进入房间之后,王临风就又拿出了那块青翠颜色的东西,有一口没一口地啃咬着,听到陶思诚这么说,摆手道。
  “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我就是自己感兴趣,学来玩玩的。”
  罗阵好奇地看了他一眼,这才发现,他一直在啃咬的东西,并不是自己以为的青绿色水果,而是一块颜色青翠的玉石。
  见罗阵的目光投向了自己手中的玉石,王临风咧嘴一笑,又取出一块同样的玉石递了过来。
  “罗道友,你要不要尝尝看?这个青钢石很好吃的,口感酥脆,味道清甜,最适合当平日里的零食了。”
  罗阵:“···”
  “所以跟你说了,吞天派的人,对各种炼器材料都非常熟悉···”
  “各种意义上的熟悉。”
  好吧,罗阵还能说什么,只能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什么样的功法都有。
  “若是如此的话,那倒是可以考虑一下制作通讯法器的事情了。”
  “不过,我有个提议。”罗阵环顾了一眼,笑着说道,“既然要做,那咱们就做一把大的!”
  “首先,通讯符阵也不放弃,只不过是作为低端产品售卖,价格保持不变。而通讯法器,咱们可以做出三种档次的出来,分为三种价位售卖。”
  “至于功能上面,咱们可以考虑给各个档次的通讯法器增加一些独特的功能,然后在外表上做出些差别,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法器是哪一档的。”
  “比如用颜色区分?”陶思诚提议道。
  “不行,用颜色局限性太大。”没等罗阵反驳,孟雪倒先摇头驳回了他的提议,“比如某个修士想买中档的,但是又不喜欢代表中档的颜色怎么办?”
  “我觉得,最好还是在外形上下功夫,做些细微的差别出来,既不至于让人看不出来,又不至于太过夸张。”
  罗阵忍不住看了她一眼,果然不愧是女孩子,对这种外观上的东西就是敏感。
  “孟道友说的不错,就应该以这种形式区分。”
  “而经过我的思考,我初步定下了一个法器的样式,你们可以看一下。”
  罗阵取出一个东西,咔嚓一声扣在了自己的手腕上,若是让现代人看到的话,一定一眼就能认出来,这东西,就是个手表。
  “你们看,以这种形式戴在手上,既保证了不会影响到日常的行动,又保证了使用时的方便。”
  罗阵演示了一下,不管是绘制符阵,还是修炼,甚至战斗,这个手表都完全不会对他的行动造成任何影响。
  “使用的时候,甚至不需用手触碰,只需要用灵识开启即可。”罗阵抬起手臂,演示了一下,当然了,因为这个手表并不是法器的缘故,他也就只是做个样子罢了,“若是不愿一直抬着手臂,也可以这样。”
  说着,他屈指一弹,那个小小圆盘竟是被他直接弹了出来,悬浮在三人面前,手腕上只留下一个同样大小的圆环。
  原来这个东西竟是可以分开的。
  之所以选择手表的样式,而不是手机的模样,罗阵自然是打着让这东西成为修仙界身份象征的缘故。
  现在先只划分三个档次,日后等到人手一只手表的时候,再推出至尊版、珍藏版、纪念版、限量版等各种版本,或者推出高阶修士专属的版本,到时候,这个法器往手上一戴,那就是身份的象征!
  手机还得专门掏出来才能被别人看到,太刻意了,像手表这种东西,往手腕上一戴,若隐若现的,犹抱琵琶半遮面,低调奢华有内涵。
  就像现代社会,戴高档手表的,有几个是真拿它看时间的?
  这个手表自然是罗阵早就准备好的样品,只不过有个大致的模样而已,通体都是由黑铁铸成,表带是妖兽皮鞣制的,带起来还算舒适。
  而他准备这个手表的目的,自然就是抱着若是遇见合适的炼器高手的话,就找他帮忙,看是否能合力把这个东西搞出来。
  没想到这个难题倒是被陶思诚给解决了,不愧是大门派的弟子,人脉就是广。
  几人好奇地接过手表,戴在手上感受了一下,果然,只有一点点不习惯而已,完全不会影响到日常生活。
  只不过孟雪戴在手上之后,却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个手表若是戴在男子手上,那还好一些,但是戴在女修的手上,那就有些不合适了。
  “法器的样子倒是不错,就是样式得修改一下,太难看了。”
  “那是自然,我还准备分出男式法器和女式法器,面向不同性别的修士,关于法器的样式,回头咱们可得好好商量商量。”
  孟雪闻言,眼睛一亮:“这个就交给我吧,我保证给你设计的漂漂亮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