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七十八章 这年头当散修的门槛都这么高了吗?

  这声惊叫瞬间把周围人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来,同样用望气之法望了一眼。
  果然是炼气十层!
  最关键的是,这么年轻!
  周围人的说话声都不由自主地小了几分,看着罗阵的目光中满是敬畏和羡慕。
  这么年轻就达到了炼气十层,资质资源哪一样都缺不了,而这两样东西,恰恰是他们散修最为缺乏的东西。
  这又是哪个大门派的弟子出来找乐子了?
  这是除了杨浩之外其他所有人的共同想法。
  而杨浩则记得清清楚楚,六年之前,罗阵还只是一个炼气七层初期的修士。
  说实话,这已经很惊世骇俗了。
  二十二岁的炼气七层,在散修中基本不可能存在,显然是有奇遇有天资自身也非常努力的类型。
  但是打死他都没想到,仅仅过了六年,再见罗阵的时候,他居然会变成一个炼气十层的修士!
  二十八岁的炼气十层,尼玛这是那个大门派出来的核心弟子么?
  这年头当散修的门槛都这么高了吗?
  还是说,他们不是同一个人?
  “那个,这位前辈,您是不是还有个孪生兄弟,名叫罗阵?”
  看着小心翼翼发问的杨浩,罗阵满脸的哭笑不得。
  “我哪来的孪生兄弟,就是我。只不过有了点奇遇,修炼速度快了点,你至于这么夸张吗?”
  “快了点?大哥,你管这叫快了点?”杨浩瞪着眼睛,满脸夸张的表情,“地级修士的修炼速度也不过如此了吧?”
  “难道你是地级资质?”
  杨浩也是知道罗阵是那种比较随和的修士才敢这么跟他说话,否则的话,他肯定是恭恭敬敬的,一点都不敢造次。
  “开玩笑,我要是地级的资质,还用得着自己千辛万苦地赚灵石买丹药?不过就是有了些奇遇罢了。”罗振摆摆手说道,“还有丹药吗,来二十瓶炼气散。”
  说着,他取出一百块下品灵石递了过去。
  “对了,你知道哪里有便宜一点的筑基期功法吗?”
  他这一句也只不过是随口问一下罢了,不用说,杨浩肯定是交易会的常客,既然如此,他的消息肯定要比自己灵通的多,找他打听一下肯定比自己找要快的多。
  “筑基期功法?”杨浩一愣,一边递过丹药一边好奇地问道,“你修炼的功法难道只到炼气期?”
  “对啊,要不然我就闭关到筑基之后再出来了,这还不是没功法闹的。唉,当散修太难了,什么都得自力更生。”
  “功法啊···”沉吟了一下,杨浩抬头问道,“你有多少灵石?”
  “还剩一千零四十三块下品灵石。”
  “一千块下品灵石啊···我倒是知道谁那里有便宜功法,只不过这个价格的功法,称之为垃圾都不为过,说不定还会影响到你以后晋级金丹,你确定要修炼?”
  “没办法啊,我倒是想买好点的,无奈囊中羞涩,只能退而求其次了。”罗阵一摊手,满脸无奈。
  他当然不准备直接拿来修炼,只不过改造这件事情就没必要跟杨浩说了。
  “说实话,罗道友,要是修炼那些垃圾功法,着实浪费了你的天资。”杨浩摇头叹气,满脸的惋惜。
  忽然,他摇头的动作一顿,脸上浮现一丝犹豫,迟疑了一下之后,他才出声说道。
  “罗道友,有件事情我想了解一下,这六年间,你的阵道水平进步如何?”
  罗阵没想到他忽然问了句这,愣了一下之后便回答道:“进步还算可以吧,起码比六年前要强。”
  “不光修为进步这么大,连阵道修为都没拉下么,真不知道你怎么修炼的。”小声嘟囔了一句之后,杨浩便正色说道。
  “罗道友,我相信你不会骗我,既然你说阵道水平有所进步,那我就相信你!”
  “至于功法的事情,道友你先别急着买,我这里有一条消息,只不过我要先问一下对方的态度,若是他们同意,你功法的事情就不用发愁了。”
  “事先说好,这次的情况和上次不太一样,他们对阵修的要求比较严格,若是道友你通不过他们的考验,那我也爱莫能助。”
  见他这样,罗阵反倒被勾起了好奇心来,难道他手上还有什么上好的功法不成?
  至于万一再发生上次宋家兄弟那种事,罗阵乐的如此,经过这么些年的闭关,他不仅修为进步神速,阵道修为的进步也是极大,岂止是鸟枪换炮,简直就是鸟枪换高斯步枪!
  可以这么说,筑基以下,他自信无敌。
  坑我?嘿嘿,那我就正好来个黑吃黑,再赚一笔!
  现在的他别说遇见两个宋家兄弟了,就算遇见两个炼气十层的修士,他都可以轻松将其斩杀。
  “那就多谢杨道友了。”罗阵先道了声谢,然后才正色说道,“道友你放心,若是我真的无法通过他们的考验,那就是我自己实力不够,和他人没有关系。”
  “那好,那我就先去联系一下他们,还请道友等我三五天。”说着,杨浩就开始收拾起了摊子。
  罗阵则是一拱手:“那就有劳道友了,不管此事成与不成,在下都记下道友这份情了,若是以后有什么需要在下帮助的地方,请道友尽管开口,在下别无二话,定当全力以赴!”
  杨浩之所以这么尽心尽力,自然就是冲着他的前途无量,否则的话,他有什么理由这么用心地去帮助一个只有数面之缘修士,甚至连自己的生意都顾不上了。
  上次他还要了些灵石当做报酬,这次连提都没提报酬的事,显然是示好的意思。
  这一点,罗阵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收拾完摊位之后,杨浩一拱手:“还请道友耐心等待几天,。”
  “好!”
  罗阵干脆也不回去了,直接在附近找了个地方盘腿打坐,继续解析阵法。
  反正只要交易会不结束,只要你不在里面拉屎撒尿,就没人管你,更不用说他还是一名炼气十层的修士了。
  一晃五天过去了,杨浩如约返回,而且还带回了一个胖乎乎的修士。
  “罗道友,这位就是我说的人了,石博石道友,他也是位阵修,你们二人可以多交流交流。”
  介绍完石博之后,杨浩又转而介绍了一下罗阵,两人互相行了一礼,打过招呼之后,石博直奔主题,直接说道。
  “听杨道友说,罗道友你也是一位精通阵法之道的修士,正巧我们在寻找阵道高手,不知道友你擅长何种阵法?”
  罗阵自信地笑了一下,说道:“不瞒道友,在下最擅长的,就是破阵。”
  他的本意是想突出一下自己的优势,再说了,他也没说谎,谁想这话一出,石博却是猛地皱起了眉头。
  擅长破阵?
  难道我还能现场布置出阵法考校你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