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七十一章 斩杀田俊

  俗话说的好,擒贼先擒王,虽然田俊并不是他们的领导者,但是身为炼气九层的修士以及唯一一名懂的阵法之道的修士,先除掉肯定没什么坏处。
  要不是先前耽误了一下,这一击还能再提前几分钟。
  田俊的防御法器是一座白骨嶙峋的小塔,这个小塔悬浮在他的头顶,垂下一道道惨白的光芒,护住他的周身。
  根据前世小说里的经验,像是塔,鼎,镜子,玉牒等奇门法器,威力一般都很强,所以罗阵才聚集了这最强一击,目的就是为了一击必杀!
  大不了攻击溢出,总比破不了防白白浪费时间要强。
  瞄准好之后,罗阵心念一动,一道水桶粗细的银白雷电轰然劈落,直直地轰向了田俊。
  雷电瞬间临体,砸到了白骨小塔上面。
  在接触到白骨小塔的瞬间,白骨塔周身猛地一亮,放射出了一片片惨白的光芒,顶住了这道巨大的雷霆,这些光芒是如此强烈,甚至都穿透了阵法形成的云雾,落进了其他人的眼里。
  直到这时,那声巨大的像是要震聋耳朵的雷鸣声才轰然炸响,吓了在场所有人一跳。
  看着田俊那边传来的惨白光芒和银白色闪光,众人的心先是一提,然后齐齐一喜。
  他居然找上了这个炼气九层的前辈,简直是找死!
  而且照这个情形来看,这位炼气九层的前辈显然已经挡下了他的偷袭。
  哼,真是找死,以为自己有个阵盘就能力敌炼气九层的修士,简直不自量力!
  众人心里刚刚升起这个念头,就听到一阵清脆的破裂声从田俊那边传来,紧接着就是他的惊叫声。
  “怎么可···”
  刚说出来三个字,剩下的话戛然而止,紧接着传来的就是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像是巨人猛地一脚踩下来了一般。
  众人心底一惊,脸上刚挂上的那一丝喜色也瞬间消散,变成了深深的恐惧。
  炼气九层的前辈居然都挡不下他的一击!
  他到底是什么实力的修士?!
  难道他真是炼气十层的高人?!
  先前那个祭炼百炼骨的人满脸恐惧,挣扎了一阵子之后,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前辈饶命!我愿意献出身上所有的东西,只求前辈能饶我一命!”
  被阵法困住,而且法力还在不停地流逝,头上更是悬着一把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落下来的利剑,在这种压力之下,他终于受不了了。
  看着不停磕头的这名修士,罗阵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饶命?杀害那些童男童女的时候,你可曾理会过他们的求饶?”
  说罢,罗阵便不再搭理他,任凭他在那里继续跪地求饶。
  其他人见状,心里刚刚升起来的求饶念头瞬间烟消云散,转而满脸绝望地继续攻击身体周围的藤蔓。
  他们此举,也不过是在发泄心中的绝望罢了。
  可以说,没有了阵修,他们现在已经是必死之人了。
  其实话又说回来了,就算有阵修助阵,他们也逃不掉死亡的命运。
  谁让他们遇见的是一个动不动就能修改阵法的修士呢?
  这要是罗阵不亲口不说出去的话,谁敢信?就算他亲口承认自己修改了这些阵法,恐怕他们还会以为他是在忽悠自己这些人。
  这些阵法经过这么多年的流传,早就被公认为几乎不可修改了,甚至就连云渺阵也是一样。
  云渺阵这么明显的破阵方式,修仙界这么多阵修,难道就没有一个产生过修改一下的念头?
  这怎么可能!
  非不愿也,实不能耳!
  不知道有多少人想修改这个阵法,补全其这么明显的漏洞,但是不管他们怎么做,都做不到这一点。
  其实这也不怪他们,因为出错的不是阵纹的组合方式,而是他们总结出来的阵纹就有问题。
  就像是你拿有漏洞的砖去砌墙,不管你再怎么砌,这堵墙绝对不可能没有漏洞。
  也就只有罗阵这种能够将阵纹分解到最小单位的阵修,才有这个本事去修复这一漏洞,补全此阵的最大短板。
  只不过,这样一来,这些邪修们就惨了。
  要是没有云渺阵的话,他们绝对可以虐杀罗阵,毕竟阵法再强,但也是有极限的。
  青云阵再坚固,他们一起攻击,破掉它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吸灵木藤阵再难缠,这么多人,分工合作,有人清理藤蔓,有人攻打罗阵,照样能打的他束手无策。
  九霄青雷阵攻击再强,不经过蓄力,他们的护身法器完全足以挡下此阵的所有攻击。
  但是有了云渺阵,一切都不一样了。
  他们完全就是有力没处使,想打都不知道往哪打!
  群控技能,就是这么屌。
  能瞬发,无CD的群控技能,更是屌的没话说,想强行破掉都不给你机会!
  不过同时激活青云阵、九霄青雷阵、云渺阵这三个阵法,罗阵精神力的压力也不小,别看他1V10意气风发,但是他现在的精神力已经只剩下了不到三成,眼看就要见底。
  不过还好,对方最强的一个已经被杀,现在也只剩下了六个人而已,九霄青雷阵不用蓄力的太过夸张就足以破开对方的防御。
  那些用实体法器防御的暂且不论,单说那些唤出防御护罩的邪修。
  之所以能一击必杀,并不是说九霄青雷阵的攻击已经高的超乎想象了,而是一个最简单的道理:防御护罩防的是面,而九霄青雷阵的攻击则是一点。
  而且是最强一点。
  以点破面,它才能如此摧枯拉朽,势如破竹,做到一击必杀。
  片刻之后,又一次三连击,场上还站着的邪修就只剩下了三个人。
  剩下这三个人,无一例外,全都是靠实体法器防御的。
  一个镜子,一个盾牌,一个是头发织成的黑色锦帕,把自己周身防守的那叫一个密不透风。
  有这么多前车之鉴在,他们哪里还敢继续攻击藤蔓,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了防御上面。
  只不过,因为有吸灵木藤阵和云渺阵本身的吸灵作用在,他们的结局也早就已经注定了。
  看着龟缩不出的三人,罗阵想了想,干脆散去了九霄青雷阵,减轻精神力的负担,转而全力驱动吸灵木藤阵。
  虽然罗阵撤掉了攻击阵法,但他们三个可不知道,依然把全部精力和法力都投入到了防御上面。
  即便知道这样下去也是等死,但他们也没有别的办法。
  打又打不到,跑又跑不掉,对方又铁了心的准备斩尽杀绝,除了等死,还能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