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二十六章 被自己人的攻击打在身上的感觉爽不爽?

  他们两个显然也知道自己的法术痕迹瞒不过罗阵,施展完法术之后,李杰就过来说道。
  “相信你也能看的出来,我们二人都是邪修,不过你放心,我们依然说话算话,只要你能帮我们破开阵法,我们一定会放你离开的。”
  罗阵倒是无所谓,反正他从来就没有相信过这俩人,现在见他俩都是邪修,更让他笃定这俩人绝对不会放自己离开。
  灭口还差不多。
  不过表面功夫还是要做一下的。
  罗阵装出一副害怕的模样,问道:“真的?可是···你们邪修不是一向都言而无信吗?”
  李杰哈哈笑了两声,说道:“话可不能这么说,你们这些所谓的正道修士难道就全都言而有信吗?”
  罗阵配合地摇了摇头:“当然不是。”
  “那同样的道理,有的邪修言而无信,也不能代表所有的邪修都言而无信,你说对吧?”
  罗阵再次点头同意,见他这个样子,李杰忍着笑,接着说道:“再说了,你的阵道修为这么高,说不定我们下次还要找你帮忙呢。最关键的是,你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身份,要是杀了你,我们岂不是还得再找其他人,而且还得继续隐瞒身份,那岂不是在自找麻烦?”
  罗阵满脸恍然地点了点头:“原来如此,说的有道理。”
  光从表面上看,单纯的跟小百花一样。
  见他居然真的信了,两人憋着笑对视了一眼,眼中满是嘲弄。
  竟然还有这么天真的人,随便糊弄一下就相信了。
  不过有一点他们确实没有骗他,他们俩确实是会放他离开这里。
  只不过是以尸体的形式。
  被说服的罗阵转而继续开始破解阵法,知道了他们俩的最强攻击力之后,他还拿出了几张白纸和笔墨,趴在地上开始演算起来。
  李杰两人好奇地凑上去一看,满眼都是莫名其妙的鬼画符,完全看不懂。
  虽不明,但觉厉。
  他们俩要是能看懂就怪了,这玩意儿罗阵自己都看不懂,完全就是随便乱画的,他们要是能从中悟出什么绝世武功那才叫扯淡。
  足足半个时辰之后,罗阵才把手上的毛笔一扔。
  “好了!”
  早就觉得无聊的两人赶紧凑过来,急声问道:“怎么样,演算出来了?”
  “嗯。”罗阵点点头,晃晃手里画满了鬼画符的宣纸,指着其中一个地方说道,“看到没,根据我的计算,只需要你们先用一成力攻击两次,再用三成力攻击三次,最后再用全力攻击一次就行了!”
  “不过你们俩一定得配合好,必须得同时攻击才行,否则就不起作用了。”
  两人齐齐点头:“好。”
  不过他们却是没有直接开始破阵,反倒是李杰再次凑了上来说道:“小兄弟,我们两个不太擅长做这种事情,不如,你给我们演示一下怎么样?”
  “行。”罗阵袖子一捋,正要示范,李杰却又阻止了他。
  “那个,小兄弟,既然要演示,那就直接在阵法上演示怎么样,我们看起来也方便不是。”
  “你这人怎么这么麻烦,在哪演示不都一样么?”罗阵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但还是走到了阵法前,摆好了架势,“看好了。”
  “两下一成力,三次三成力,最后···全力!”
  砰砰砰几声,罗阵的攻击落到了阵法上,激起了阵阵涟漪,但是就像他所说的,他的攻击并不能破解掉阵法,所以,在荡了几圈涟漪之后,阵法便再次恢复了平静。
  “看,就像这样,很简单的。”
  虽然他们俩让罗阵演示给自己看,但是他们的注意力却明显没在罗阵如何施法上,而是密切地关注着阵法,甚至在罗阵攻击的时候,两人还做出了戒备的动作。
  见罗阵攻击完之后依旧安然无恙,阵法也没有任何反击的意思,两人的表情这才放松了下来。
  看来这家伙果然有点本事,居然没有引起阵法的反击。
  放下心来的两人并没有直接开始破阵,而是走到一边,冲着两棵大树先练习了起来。
  因为罗阵说了,两人必须同时攻击才行,哪怕只是相差一瞬,两人的攻击都毫无作用,所以他们两个必须得先练习一下才可以。
  两人对练了足足将近一个时辰,这才基本上能做到同时攻击。
  练习好配合的两人再次回到阵前,然后在罗阵的指点下找准了那两个阵法的关键点,然后开始破阵。
  只不过练习的时候虽然已经能配合默契了,但是实际破阵的时候,两人间的磨合还是有些生涩,不是这个慢了一瞬,就是那个慢了一下。
  一次,失败···
  两次,还是失败···
  三次,四次,五次···
  一直失败了八九次,两人才终于找回了练习时的默契。
  两次一成力,成功!
  三次三成力,成功!
  只剩下最后一击了。
  两人同时举起手掌,念动咒语,两道泛着黑光的攻击同时从两人手心射出,狠狠地轰击在了阵法的关键点上,时间分毫不差。
  成功了!
  两人脸上忍不住浮现一丝狂喜,不过还没等他们收回手,两人就惊骇地发现,面前平静的护盾上忽然泛起了一阵涟漪,与此同时,一道和刚才一模一样的攻击从涟漪的中心飞射而出,狠狠地撞在了他们两人的胸口!
  “什么···!”
  惊呼声刚刚出来半句,两人就同时被各自的攻击猛地击飞,还在半空中的时候,两个人就齐齐喷出了一大口黑色的鲜血。
  落到地上之后,两人更是连连喷出好几口鲜血,脸色煞白,但是马上就有几道诡异的黑气从胸腹上蔓延上来,笼罩在了他们脸上。
  “怎么···咳咳,怎么回事···”
  王尊挣扎着说道,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掏出了个黑色玉瓶,正要拔开瓶塞,旁边却忽然伸过来一只脚,猛地把玉瓶踢飞了出去。
  “怎么样,被自己人的攻击打在身上的感觉爽不爽?”
  “是你?!”王尊满脸惊骇地看着罗阵,咳了两口血出来,“你···你竟然敢···”
  话还没说完,只见寒光一闪,他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一把长剑便刺穿了他的心脏。
  死不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