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五十一章 掌门死了?!

  吸星大阵就不用说了,别说反抗了,压的田兴屎都快出来了。
  要不是他拼了老命用法力抵挡,光是这个阵法,就足以压死他了。
  即便如此,为了抵挡阵法的压制,再加上阵法依然在不停地吸收他的法力,现在的他已经是强弩之末,法力濒临干涸了。
  头顶上九霄青雷阵聚集起来的雷云不知什么时候褪去了漆黑的颜色,变成了银白色,和刚才黑的仿佛要把光线也吸收似的正好相反,白的耀眼。
  里面的雷声也消失不见,整块雷云看上去似乎人畜无害,但是但凡有点感知能力的人都无法忽视这片雷云强烈的存在感。
  罗阵这个时候也发现了自己实力飞速提高,直接提升到了炼气六层圆满,但是以他现在的实力,单单看上这片雷云一眼,都会生出一种恐惧之感,似乎只需要一瞬间,这片雷云就能让自己灰飞烟灭。
  好在雷云虽然恐怖,但仍在罗阵的控制之中,倒是让他松了口气。
  看了一眼被压在地上面红耳赤的田兴,罗阵也懒得再和他说些什么,直接控制九霄青雷阵劈落下来一道闪电。
  轰隆!
  随着一声巨响,罗阵只感觉眼前银光一闪,田兴胸口以下的身子就忽然从原地消失不见,连同地面上都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深坑。
  卧槽!!!
  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罗阵依然被这巨大的威力吓了一大跳。
  这也太夸张了吧?
  原来的九霄青雷阵虽说威力也挺大,但是也没有这么夸张,把他的身体和地面都给直接汽化了。
  这一下甚至只是九霄青雷阵的一部分攻击罢了,以现在的九霄青雷阵而言,这样的攻击它足可以再发出几十次!
  不过罗阵也明白,之所以能一击就把田兴干掉,恐怕还是因为他本身已经十分虚弱的缘故,如果他真的是全盛时期的话,这一下说不定还真能被他给挡下来。
  毕竟是炼气十层,最接近筑基的修士。
  有些可惜地看了一眼头顶上的雷云,这都是经验啊,只能白白浪费了。
  散去阵法,让雷云消散,重归天地,罗阵从储物袋里取出一把长剑,将地上死不瞑目的田兴一剑枭首。
  之所以砍掉田兴的头,当然不是为了泄愤。
  待雷云和身周的青云阵消散的差不多了,罗阵弯腰摸索了一下。
  果然,没摸到储物袋,看来是被那道雷给劈成飞灰了,早知道刚才劈的时候就再往下一点了。
  罗阵看着只剩下小半截身子的田兴,脸上满是懊恼和蛋疼,打完BOSS居然空车,非酋无疑。
  郁闷了一下子之后,罗阵就站起身来,稍微收拾了一下自己,整理好头发和衣服,拍打灰尘。
  直到把自己整理的像是要去参加相亲一样,罗阵才弯腰抓着田兴的头发,提起头颅,缓步走了出去。
  屋门打开,正在屋子外面等待着的低级弟子们赶紧迎了上来,弯腰行礼。
  “恭喜掌门计划成功,预祝掌门功力大···你是谁?!”
  拍马屁的话还没说完,几人就看到出来的居然是一个陌生人,只有那个先前负责骗散修们进去的低级弟子依稀有些印象,想了片刻之后,他就一抬手指,满脸惊愕。
  “是你!”
  罗阵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不见他任何动作,一抹金光在众人眼前划过,刺穿了这名弟子的眉心。
  “助纣为虐,该杀!”
  看着这名睁大着眼睛倒下的弟子,众人又惊又怒。
  “你到底是谁?居然敢在我冰云谷行凶,掌门和诸位长老不会放过你的!”
  “掌门?你们是在说他吗?”
  罗阵随意地抬起手,让田满脸惊怒的脸庞面向他们。
  “掌门!”
  众人的怒气顿时消失不见,化为浓浓的恐惧。
  掌门居然被他给杀了!而且看他气定神闲的模样,根本就是毫不费力!
  虽然他的实力看起来只有炼气六层,但是很显然,众人没有一个认为他只是个炼气六层,而是一致认为是他隐瞒了自己的实力。
  否则的话,掌门怎么会死在他的手上?
  他到底是谁,到底是怎么混进来的?!
  不过与其考虑这个问题,显然另一个问题更加现实。
  他杀了掌门,会不会也顺手杀了我们?
  一想到这种可能,众人心里的恐惧更甚,满脸恐惧地看着罗阵。
  不过罗阵只是淡淡地瞟了他们一眼,便转身离开,就这么提着田兴的头颅,缓步走向了山谷深处。
  直到罗阵走出去几十步之后,他们才对视了一眼,齐齐逃跑。
  掌门都死了,而且看他这意思,难道是准备把那几位正在休息的长老们也杀掉?这么说,他居然是打着赶尽杀绝的算盘?
  那么,现在不跑,更待何时?
  众人纷纷向着谷口的方向逃走,刚一打开护山大阵,一个黑面修士就迎了上来,急声问道。
  “血丹都炼成了?”
  “薛前辈!掌门死了!”其中一个弟子回答道。
  死了?
  薛朗瞬间愣住了,刚才计划不是进行的很顺利吗,怎么忽然就死了?
  难道是走火入魔?
  一把抓住一名弟子,薛朗问道:“怎么死的?”
  这名弟子不敢反抗,只能恭敬地回答道:“回薛前辈,掌门他是被一名不认识的修士杀死的,那名修士现在正在往后山走,似乎是想把长老们也杀掉。”
  被杀死的?
  那个修士什么时候进去的,难道是从另一边破阵进去的?
  随手把这名弟子扔到一边,薛朗眼神变幻了一下,纵身一跃,向着谷内飞去。
  管他的,死了就死了吧,只要血丹炼成了就好。
  见他进谷,这名弟子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转身逃跑。
  那位修士杀掉掌门之后甚至连发型都没乱,显然实力极高,恐怕薛前辈也不是他的对手,还是趁早逃跑的好。
  飞在谷中,身居高处,薛朗看着山谷中慌慌张张往外逃跑的弟子们,不由得微微摇了摇头。
  这下子,冰云谷算彻底完了。
  不过,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几个呼吸之后,他就飞到了木屋里面,一进门就看到了四具干尸以及田兴的无头残尸。
  只有四具干尸?
  这么说的话,那名修士是假装成散修混进来的了?
  看到这幅景象,薛朗心底一凉。
  既然是这样,那恐怕血丹根本就没有炼成吧。
  走到田兴身边,弯腰一摸,果然,没有血丹,甚至连储物袋都不见了。
  他当然不会认为是那名入侵者把储物袋一块给灭掉了,而是想当然地认为那名修士把储物袋都抢走之后,才把田兴杀掉的。
  否则的话,他费这么大功夫混进来干嘛?
  站在原地考虑了片刻,薛朗阴沉着脸,满脸怒容地走出了屋门,飞向了山谷深处。
  经过这场大战,想必那名修士也负伤不轻,既然如此···
  “居然敢毁我的血丹,找死!”
  眼神一冷,薛朗飞行的速度又加快了几分,很快便来到了山谷深处。
  山谷深处是藏书阁以及掌门和长老们的居处,冰云谷毕竟只是个小门派,门内并没有会炼丹以及炼器的修士,所以炼丹房和炼器室这两种建筑自然是没有的了。
  而门内最珍贵的,就要数藏书阁了,里面放着冰云谷的功法以及历代掌门收集来的各种法术法诀等等。
  作为门内重地,其外面自然是有阵法保护的。
  而当薛朗来到山谷深处之后,想象中的敌人正在攻击藏书阁的景象并没有出现,甚至这里连一丝战斗的痕迹都没有。
  似乎是感应到了他的到来,其中一个房屋的房门打开,走出来了一位长老。
  虽然休息了一段时间,可是他的脸色依然苍白,脚步也是有些虚浮,显然远没有恢复过来。
  见空中飞着的是薛朗,这位长老惊讶了一下,然后就躬身行礼。
  “见过薛前辈。”
  对于这位薛朗,他们这些长老的内心都很复杂。
  正是因为他,掌门走上了邪修的道路,连同他们一起,都成为了邪修的同党,一旦被仙盟发现,除了灭门,没有第二条路。
  但也正是因为他,掌门才有成功筑基的希望,而且这个修炼法门虽然邪门,却只是辅助修炼的法门,如果不是正好被人撞破炼制血丹的现场的话,绝对看不出他的实力是依靠这么邪门的法门提升上去的。
  而代价,只不过是这些散修罢了。
  而等掌门筑基之后,接下来自然是轮到他们了,一想到即将迅速提升的实力,那点风险就又可以忽略不计了。
  薛朗见他出来,连忙问道:“入侵者呢?”
  “入侵者?”长老愣了一下,脸上满是不解,“前辈您在说什么?”
  这下子换薛朗愣住了:“你们不知道?入侵者啊,杀了田兴的入侵者!”
  长老这下子不光是愣住了,而是直接傻了,好半天之后才反应过来,眼睛瞪的眼珠子简直都要蹦出来了。
  “什么?掌门死了?!”
  薛朗见他这幅表情,不似作假,脸色更加阴沉了几分。
  逃跑了?
  居然功亏一篑,白白浪费了我几年的时间。
  想到这里,他便把目光投向了这个长老以及不远处的藏书阁。
  罢了,既然如此,就拿他们来补偿我吧!
  那位长老愕然之后,就急声问道:“薛前辈,到底怎么回事,掌门他是怎么死的?”
  一把捏住他的喉咙,薛朗狞笑了一声,运转功法,这位长老脸色猛地一变,感觉自己体内的精血和法力正在顺着他的手掌飞速流逝!
  “怎么死的?你们还是自己去问那个废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