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三章 搞个大事情

  一个月之后,城里最好的位置忽然开了家新店,店铺很平常,就是帮人绘制符阵的制符店。
  只不过,店铺的名字却是不太寻常···
  “临野城第一制符店,嗬,这谁开的店,这么狂?”
  店铺的招牌一亮相,就吸引住了许多来来往往修士的目光,话又说回来了,这么嚣张的名字,就算想不引人注目都不可能。
  不用说,这家店正是罗阵开的,花了他整整二十块中品灵石,这才租下一年。
  一个月就要一块中品灵石还多,要不是他卖了十几瓶丹药,他还真租不起。
  不过这个价位也是物有所值,这家店身处交通要道,四通八达,再加上罗阵这个极度嚣张的店名,不一会儿就吸引了几十名修士聚拢过来。
  反正离和东方前辈约定好的时间还有一年零两个月左右,从这里去到流云宗,最多也就是十天左右的功夫,既然如此,那就在这个城市里赚点灵石再说。
  顺便还能丰富一下阵纹,一举两得。
  在筑基成功之后,罗阵就又花了一个多个月的时间设计好了筑基期的挂机阵法,所以修炼这个事儿,他目前并不发愁。
  而有了九星幻典这门功法,在晋级元婴之前,他再也不用担心没有功法修炼的事情,所以到了现在,他终于可以好好考虑其他方面的事情。
  作为依靠阵法战斗的修士,丰富自己的阵法收藏绝对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阵法这东西,多少都不嫌多。
  同样的,对他而言,精神力这东西也一样重要。
  以前炼气期实力不足,现在晋级到了筑基,精神力已经转化为灵识,寻找可以锻炼灵识的功法这件事也可以提上日程了。
  而且还有一点,星罗真人留下的阵法传承中,许多阵法威力虽然很强,但是也需要特殊的布阵材料,这些东西,罗阵也得想办法弄到手才行。
  还有丹药,虽然星罗真人留下了许多丹药,但对于整个筑基期而言,这些丹药还是太少了点。
  很显然,不管哪件事情,都得需要灵石才行,没有灵石,就算侥幸遇见这些东西,他也买不起。
  所以,罗阵开始准备赚钱了。
  来时的路上罗阵就一直在想,怎么依靠自己的阵道天赋赚钱。
  继续帮人破解洞府、帮人炼制阵盘、替人改造阵法、帮人布置洞府的防护阵法,或者干脆想办法用现有的阵纹做些“软件”出来卖?
  只不过没有网络,这倒是个大问题,难道做一些单机小工具?
  可以倒是可以,只不过自己虽然会设计阵法,但是对炼器却是一窍不通啊,怎么把自己设计的阵法和法器结合起来,这却是个大问题。
  本来罗阵也正在思考怎么将自己设计的阵法与法器结合起来,没想到自己正在发愁的东西却被这个两仪山给解决了。
  符墨和符纸,不就相当于运行环境吗?
  只不过这个运行环境太过于简陋,局限也太大,而且使用起来也比较复杂,必须要事先准备好才能使用。
  至于符阵的另一个缺点,对于罗阵而言,反倒是不存在了。
  无限阵法,只要有阵法,就能自动从天地中吸收灵气运转,只要符纸不损坏,阵法就可以无限地运转下去。
  只不过这个可是他的底牌,显然不可能画到符纸上卖出去。
  所以,思前想后,罗阵还是决定帮人制作符阵,只不过,是魔改版的符阵,也就是优化过的符阵。
  优化后的符阵,这就是他的卖点!
  既然决定和这个城市里的阵修们抢生意,那自然就先得搞件大事情,把名气打出去了。
  要是没名气的话,城内这么多的制符店,别人为什么要选择你呢?
  俗话说得好,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而阵法一道,在修仙界中,也差不多就相当于“文”这一道了。
  这个招牌一出,不光是修士们聚集了过来,城内其他制符店里的阵修们也问询围了过来,围着这家店议论纷纷起来。
  起这个名字,那不就是来踢场子的吗?
  看着外面议论纷纷的修士们,罗阵则是好整以暇地坐在桌子后面,手边放着个紫砂壶,手里拿着一本书,看的那叫一个津津有味,时不时地还端起紫砂壶抿上一口,惬意无比。
  但是落到外面人的眼里,他这个举动那就嚣张的可以了。
  不一会儿,一个修士率先走了进来,坐在了罗阵对面,恶狠狠地瞪向了他。
  此人一进去,就有人将他认了出来,笑着对身边的同伴说道。
  “是奇幻符阵店的秦奇,秦道友,嘿,这下可有意思了。”
  同伴连忙问道:“此话怎讲?这位秦道友,难道阵道修为极为高超不成?”
  先前说话之人先是点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把自己身边的同伴看的一阵迷糊,不知道他这个举动是什么意思,不过此人显然也没有故弄玄虚的打算,直接开口说道。
  “这位秦道友的阵道修为,若要说强,那自然是极强,但要是说弱,那也是很弱。”
  “因为他乃是专精幻阵的阵修,幻阵修为那叫一个出神入化,称得上一句临野城第一。但若是论起其他阵法···呵呵,不说也罢。”
  说到这里,不仅是此人的同伴,甚至连周围的几人都被他的讲解吸引了过来,见此情景,此名修士更像是炫耀一般,更加大声地讲解了起来。
  “而在幻阵之中,他又尤其以一手千奇百幻阵最为神异,此阵一旦发动起来,即便你有所准备,也会在不知不觉中陷入幻觉之内,完全分不清现实还是幻象。”
  “城南的疯子你们都知道吧?他以前可不是这副模样,而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筑基二层的修士,只不过有一次他和秦道友起了冲突,中了秦道友的千奇百幻阵,沉迷于幻象,最终不知怎么居然引动了自己的心魔,不仅修为尽废,还变成了这种癫疯模样。”
  “而秦道友也因为此事一战成名,成为了临野城公认的幻阵大家。”
  “你们说,一向以临野城第一幻阵大家的身份自居的他,遇上了这位不知道从哪冒出来,刚一开店就敢自称临野城第一的新来阵修,会有什么反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