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八十八章 拿到传承

  很快,两个月过去了。
  这两个月间,几人都没有出洞府一步,石静更是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蕴灵丹的钻研之中,而经过两个月的苦心钻研,她终于学会了蕴灵丹的炼制方式。
  让她休息了两天,精神和法力都恢复到了全盛之后,四人便再次进入了山洞之中,来到了炼丹房之中。
  石静先是试着将在外面炼制好的蕴灵丹放进那三个孔洞里,果不其然,毫无反应。
  应该是为了防止作弊。
  不过这也在他们的意料之中,这一下也不过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尝试一下而已。
  取回蕴灵丹,石静便来到了炼丹炉旁边,盘腿坐了下来,先从储物袋里取出需要的药草,一棵一棵地在自己身前摆好,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问题之后,她便闭上眼,深呼吸了一下。
  睁开眼睛的瞬间,平时那个有些胆怯的女孩子忽然消失不见,平日里一直挂在脸上的那丝怯怯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冷静和淡然。
  紧接着,她小手掐出几个法诀,张口一喷,一团白色的火焰就从她的口中飞出,落到了丹炉下面。
  感觉火候差不多了之后,她小手一挥,炉盖打开,一棵药草飞了进去,发出滋啦一声脆响,一股清淡的药香也渐渐散开,很快就弥漫满了整个房间。
  过了一会儿,她又挥了一下手,又扔进去了一棵药草。
  不过罗阵注意到这次药草落入的角度和位置好像和刚才有些不同,刚才那株药草是从炉口直直地落下去的,但是这株药草却是贴着丹炉滑下去的。
  接下来,各种丹药接连飞入,落入的方式和角度也都各不相同,无一重复,甚至还有些药草是在丹炉中上上下下进出五次之后,才被她放进丹炉里面。
  虽然罗阵看不懂是否顺利,但是仅从这一系列操作看来,称得上一句行云流水,想必应该是没有失误了。
  片刻之后,草药被她尽数放入丹炉之中,而她却没有丝毫的放松,而是微微挺起了身子,全神贯注地关注着丹炉,控制着火候。
  又过了一会儿,石静忽然抬手,左手一挥,右手一拉,一串白色的丹药就被她从炉中拉了出来,落入早就准备好的玉瓶之中。
  直到这时,她的表情才猛地放松了下来,托着玉瓶,来到石星身前,微微一笑。
  “幸不辱命,炼制成功!”
  接过丹药,石星顺手又揉了揉她的脑袋,然后笑着说道:“辛苦你了,小静。”
  丹药一离手,石静就又恢复成了那个胆小的女孩,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然后就赶紧站到了后面。
  石星倒出三颗丹药,逐个塞进那三个孔洞里。
  从刚才开始炼丹的时候,这个孔洞也在不知不觉间覆盖上了一层淡淡的白光,而当石星把丹药全都放进去之后,白光更是猛地一盛,封住了孔洞口。
  几人全部面色紧张地盯着这三个孔洞,石静更是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连指节都变白了。
  片刻之后,孔洞上的白光忽然消散,石门却是毫无反应,几人心底忍不住浮现出一阵失望,石静更是眼圈一红,眼看着就要落下泪来。
  石星见状,走到他身边,想要安慰她两句,不过安慰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听石门发出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滑动开来,露出了里面的房间。
  众人:“······”
  这一小会儿众人就已经经历了从饱含希望到满怀失望再到兴奋狂喜的过山车式感情波动,这要是换个心脏不好的,当场就直接抽过去了。
  难道这就是第三关试炼,排除有心脏病的修士,防止猝死?
  不过也就只有罗阵还有空在心里吐槽了,其他三人只是愣了一下之后,就满脸狂喜地奔向了最里面的那个山洞。
  十五年了,自从找到这处洞府,已经整整十五年了,整整十五年,他们才终于通过了这两关试炼,才终于来到传承的跟前。
  还有身上背负的血海深仇,有了这份传承,他们才有报仇的希望。
  这份激动,这份兴奋,这份狂喜,罗阵身为外人,自然是无法感同身受的了。
  跟在他们后面,罗阵也走进了最里面的那间石室。
  石室里面很空旷,偌大的石室就只有中间放着的那方石案而已,他们三人正一人拿着一块玉简,满脸狂喜地握在手里。
  糟糕!
  罗阵下意识地就想上前制止,但是只见三人手里的玉简同时一闪,放出了淡淡的微光,只不过他想象中的三人齐齐喷血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反而是一起闭上了双眼,显然是沉浸了进去。
  怎么回事,他们没有被信息流冲击到吗?
  还是说,这些玉简也是分等级的,自己上次运气太差,拿到了个高级点的玉简,这才被那庞大的信息流冲击的鼻孔流血?
  想来想去,也就只有这种可能性最大了。
  他可不相信这仨人的精神力都比自己强。
  要知道,他可是从修炼以来就一直在使用精神力,相对于其他的炼气期修士,自己使用精神力的频率可是要比他们高上许多的,那自己的精神力肯定也要比他们强才对。
  罗阵站在那里,静静地等他们回过神来,片刻之后,石星率先从玉简中回过神来,见罗阵已经进来,于是便走了过来,递出玉简。
  “罗道友,这是答应你的功法,星罗真人的传承,道友你先看一下,稍后我们会将这三份传承抄录一份,再将原本交于道友。”
  罗阵接过玉简,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们没事?”
  石星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罗道友你曾经被玉简冲击过?放心,你看这个玉简,是不是只有一圈蓝线?这说明这个玉简是炼气期修士就能使用的。”
  “罗道友你好好想想,曾经冲击过你的那个玉简,上面是不是有两圈蓝线?”
  罗阵一想,果然如此,当初他还有些疑惑,还想着那两圈蓝线是什么意思,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那这么说,三圈蓝线的就是金丹期,四圈的就是元婴期了?”
  “没错。”石星笑着点了点头,“幸亏罗道友你当初拿到的不是金丹期的,不然的话,我们估计就见不到你了。”
  “唉,咱们散修啊,就是这点太吃亏,没有人教,也没有人指点,一些常识性的东西都不知道。”
  “想当初,石博也和道友你一样,无意间获得一块筑基期才能使用的玉简,他也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还以为是什么法器呢,结果被那道巨大的信息流冲击的头疼了整整半个月才缓过来,幸亏没留下什么后遗症,这倒是万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