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四十四章 逃亡

  这场战斗注定不是一场公平的战斗,也注定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
  一个是发了疯的连法器都没有的年迈体修,一个是法器精良丹药充足的年轻才俊,再加上这个威力极大的凤凰灵火阵,这场战斗的结局,在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
  砸散了火凤凰十几次之后,老乞丐终于躺下了。
  手,脚,臂,腿,肩,一切能拿来攻击的地方全都焦黑一片,双臂和双腿更是双双折断,端口处焦黑一片。
  即便如此,他也依然努力地想要起身,想要继续攻击对方,嘴里更是不停地嚎叫着,怒睁着双眼,甚至眼角都被他睁裂,流下一道道细小的血痕
  犹如血泪。
  只不过,已经没有了双手双脚的他,这些举动只不过是徒劳无功,徒增悲壮罢了。
  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吴毅的那只断臂已经被他接好,并且敷上了灵药。
  抬起另一只手,微微一点,一只小一些的火凤凰再次形成,扑向了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的老乞丐。
  火凤凰之所变的这么小,并不是阵法的威力下降了,而是他有意为之。
  火凤凰扑到老乞丐的身上之后,立刻就把他笼罩在内,熊熊燃烧起来,和刚才那两个黑衣人几个呼吸就化为飞灰不一样,火凤凰足足燃烧了半盏茶的时间,直到老乞丐被活活烧死,火焰才猛地一盛,把他化为了灰烬。
  “哼!不知死活的东西!”
  冷哼了一声,吴毅伸手一招,阵旗尽数飞回,落入他的储物袋里,似乎是他的动作牵连到了断臂,让他眉头猛地一紧,随后他袖子一挥,那团灰烬便尽数飘散,再也找不到一丝痕迹。
  做完这些事之后,他就向着李志远逃跑的方向飞了过去,四处搜寻了起来。
  只不过,直到他飞出城镇,他也没能找到对方的踪迹。
  没办法,虽然他很想斩尽杀绝,把最后这个人也杀掉,只不过他方才没来得及给他种上追踪的法术,现在却是没办法了。
  这座城市这么大,如果他是金丹期大佬的话,倒还可以用神识把整座城市扫描一遍,但是以目前他这弱小的灵识,想要扫视整座城市,无异于痴人说梦。
  想了下之后,吴毅便就此作罢。
  区区一个凡人而已,而且年纪这么大,已经过了修炼的最佳时期,就算给他再好的功法,也不可能赶得上自己。
  不足为虑。
  下定了决心之后,吴毅便转身飞走,向着吴弘文所在的方向飞去。
  而在另一边,李志远在逃离之后,根本不敢有丝毫的迟疑和停顿,飞快地跑到了那个小巷子里,来不及解释,抱起小女孩宁宁就跑。
  好在宁宁虽然年纪小,但却很懂事,在李志远满脸惊慌的抱起她逃跑之后,她只是慌张了一下,就又恢复了平静。
  或者说,她像是早有预料似的,见到李志远过来之后,眼睛里忍不住流露出一丝悲伤,被李志远抱起来之后,泪水更是悄悄地流了出来,沾湿了李志远的肩膀。
  李志远虽然逃跑,但是却没有跑远,而是找了个偏僻的角落,抱着宁宁钻了进去。
  如果那个修仙者在自己身上下了什么标记,那不管自己跑多远,他都能找到自己。
  如果没有的话,比起漫无目的的四处乱逃,还是找个地方躲起来比较保险。
  毕竟对方会飞,只要飞在天上,那地面上的东西就一览无遗,这个时候,一个正在逃命的男人显然是再显眼不过的目标了。
  两人在这个角落里,用破木板盖住,过了整整一夜,李志远才敢抱着宁宁钻出来,向着城门的方向走去。
  为了掩人耳目,他把自己的衣服撕烂,把外面穿着的外衣用泥水弄脏,打散头发,弯下腰背,装成乞丐的模样,带着宁宁离开。
  因为担心对方可能回去搜查客栈,明知道客栈里还有些金银,李志远也不敢返回去拿,而是就这么带着宁宁走了出去。
  幸好他身上还带着一些散碎银两,他买了些干粮之后,这才带着宁宁出了城,向着附近的城镇走去。
  这个城市是不能呆了,太危险,最好能走远一点再定居下来。
  一路上餐风饮露风尘仆仆自不必说,李志远毕竟只是个普通人,好在这次走的不是山林,而是官道,虽然辛苦,倒也没什么太大的危险。
  晚上休息的时候,李志远也翻看了一下老乞丐塞给自己的那几本小册子。
  最上面那本是一本没有名字的书,内容是手写的,里面有简笔化成的各种姿势的人像,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纹路,以及一些密密麻麻的注解。
  从内容上来看,有些像是罗阵曾经说过的功法。
  只不过李志远虽然能认识里面的字,却完全看不懂功法的内容。
  好在下一本小册子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下一本小册子同样是一本无名手写薄书,只不过里面不是功法,而是在讲解各种修仙界的术语,后面更是有讲解如何修炼的注解,还有一些修炼时的心得和常见疑问的解答,极为详细。
  第三本就有些奇怪了,里面讲的居然是人体内各种经脉的作用,从十二经脉到十二经别,从十五脉络到奇经八脉,无不包含在内。
  后面一半讲的则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纹路,李志远完全看不明白怎么回事。
  但要是让罗阵看到这些纹路,他就会惊讶地发现,这些居然是和黑色阵法同出一源的东西!
  这个老乞丐居然在和他研究同样的东西!
  李志远没有接触过修行的事情,所以对这本书就只是感觉惊奇而已,但要是让一名修行界的人看到,那就不只是惊奇而已了。
  若是思想开放点的,可能会觉得很新奇,居然把人体当成阵法来理解,甚至还总结出了人体的“阵纹”。
  若是思想古板点的,肯定会视其为洪水猛兽,怒斥其离经叛道,一把火把这本册子付之一炬。
  但不管是什么类型的人,要是让他们直接按照这本书上说的来修改自己的功法,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人体何其精密,运转功法的时候稍有不慎就会走火入魔,经过无数前人总结出来的功法尚且如此,这本不知名小册子上的东西,谁敢信?
  想找死也不是这个找法。
  甚至连同第一本那本功法都有些惊悚了,既然和这本书放在一起,难道那本功法是根据这本讲解经脉的书创造出来的?
  否则的话,为什么连名字都没有?
  闲聊的时候,李志远也听罗阵说起过一些修仙界的常识,这个道理,他自然也懂。
  但是看了最后一本小册子之后,李志远却果断决定要修习这个功法。
  最后一本小册子并不是书,也不是讲解什么东西的心得,而是一本类似日记的东西。
  老乞丐的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