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番外1

  田朋兴是一名虚丹境的修士,其实他更习惯原来的叫法,金丹前期,只不过因为小师妹更喜欢虚丹、实丹、灵丹三境的划分,所以他也改变了自己的习惯,不再以古法称呼。
  身为火云谷的长老之一,只有虚丹境的修为,确实是有些低了,其他三位长老,无一不是实丹境以上的修士,执法长老更是已经达到了灵丹境,乃是本门最有可能化婴成功,晋级元婴的修士。
  也是最有可能接任掌门之外的修士。
  而此人,也正是他的大师兄。
  甚至就连小师妹,都在两年前构丹成功,晋级金丹,成为了一名和他一样的虚丹境修士。
  他之所以修为进步的这么慢,自然是因为将大量的时间都花在了修习阵道上的缘故,以至于连自身的修炼都耽误了。
  不过,他不后悔。
  “二师兄,一看你的样子就很聪明,不像我这么笨,一定很适合修习阵道。”
  一想到当初小师妹那双闪闪发亮,期待夹杂着一丝崇拜的双眼,以及软绵绵的娇声细语,纵然已经隔了三十年,田朋兴仍然会沉醉其中,满心欢喜。
  也正是因为她的这句话,田朋兴抛开修炼,转头开始钻研枯燥无味的阵道,这一钻研,就是整整三十年。
  不过还好,他三十年的苦功并没有白费。
  两年前小师妹晋级金丹,有了自己开辟洞府的权利,小师妹可是专程过来请他前去帮忙布置防护阵法。
  而那次,也是他第一次进入小师妹的香闺,当他激动万分地踏入小师妹香闺的那一瞬间,田朋兴的心跳快的简直都要从他的嘴巴里蹦出来,耳朵里嗡嗡作响,整个脑子里就只有一句话。
  老夫这辈子,值了!
  那三十年的苦修,值了!
  佳人邀约,田朋兴可谓是使出了浑身解数,甚至还砸上了自己的大半家产,终于将小师妹洞府的防护阵法布置完毕。
  毫不夸张地说,整个火云谷,也就只有掌门的洞府能与之相比拟!
  虽然从此以后,小师妹别说邀请自己去她的闺房了,甚至连邀请自己去她的洞府都没有,但是一想到阵法完工之日小师妹的那个拥抱,田朋兴的骨头都快酥了。
  肯定是小师妹专注修炼,稳固境界,无暇玩耍。
  不过奇怪的是,这两年他也很少见到大师兄的身影,也没听说他出去历练啊?难道也去闭关了?
  果然,两年后再见小师妹的时候,小师妹刚刚构丹的虚浮气息完全消失不见,法力圆润,境界彻底稳固了下来,成为了一名货真价实的金丹期修士。
  看来自己也得抓紧点了,可不能被小师妹赶上了。
  只不过,就在他刚准备闭关的时候,大师兄却是忽然找上了门来,要自己和他们一起前往临野城,代表火云谷出面,商讨破解那个忽然出现的上古秘境的阵法。
  虽然不知道小师妹为什么也会同行,但是既然她都去了,自己又岂有不去之理?
  经过几天的飞行,三人来到了临野城,不过他们没有进城,而是直接飞向了那处秘境的所在。
  从来时的路上,田朋兴就已经听大师兄说了,此阵杀意极重,而且威力也极强,曾经有筑基五层的修士不信邪,取出法器攻击阵法,但却被阵法瞬间反击杀死,甚至连护身法器都在一瞬间化为飞灰。
  这种阵法,别说见过了,田朋兴甚至从未听说过,绕着那条山脉转了好几圈,却依然没有丝毫收获。
  几人也只能失望而返,前往临野城住了下来,等到两仪山的人来了之后,再行决议。
  只不过,一想到那时小师妹失望的目光,田朋兴的心里就一阵阵的难受,虽然她没有说什么,但是他却宁愿小师妹能斥责他几句,这样的话,他的心里也会好受一些。
  不晚上的时候,田朋兴却是怎么也无法静下心来,他从来都没有想象过,夜晚居然会如此漫长。
  修炼,静不下心来。
  睡觉,一闭上眼就是小师妹失望的双眼。
  练习法术,错漏百出,心思浮躁。
  一直熬到天亮,田朋兴才下定了决心。
  一定要找出阵法的破绽!
  一定不能让小师妹失望!
  没有告知其他人,田朋兴悄声出门,向着那条山脉的方向飞了过去。
  只不过,在刚飞出城门不远之后,一个稀奇古怪的东西却是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说是东西也不太对,田朋兴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眼前的场景,就像是凡人的戏剧一样,只不过表演戏剧的不是真人,而是幻象。
  是幻阵?
  幻阵还能做到这种事情?
  昨天还没有,今天怎么忽然就冒出来了这个莫名其妙的东西?
  田朋兴脑海里刚刚泛起这个疑问,紧接着,他的注意力却是被眼前的幻象给吸引了过去。
  在他的眼前,是一男一女两名修士,而且从他们的表现来看,明显是两情相悦,只不过因为要闭关的缘故,两人只能聚少离多。
  忽然,画面一分为二,在闭关修炼的休息间隙,分别是两人凝视着互赠的定情信物的画面,一左一右,眼中满是思念。
  看到这一幕,田朋兴的心猛地被触动了。
  这两年来,自己见不到小师妹,不就是因为她闭关潜修的缘故吗?
  想必,在她闭关的时候,也会像这样出神地望着自己为她布置的阵法吧。
  一想到那副有些哀伤的画面,田朋兴的心简直都要碎了。
  但是下一刻,画面忽然一变,两人手腕上分别出现了一个有些奇怪的小法器,而这个法器激活之后,居然可以显现出对方的模样。
  两人就这么用这个法器对话,不管是在闭关,还是在出门执行门派任务,或者是历练,不管是天南海北,两人都可以像是面对面一样交谈,满脸都洋溢着幸福的表情。
  最后,两人经过一番磨难,终于喜结连理,结为道侣。
  随即,画面一暗一明,换了个场景。
  画面上的角色在不停地变幻,这个人刚说完一句话,就又换到了下个人的身上,此人说完之后,再换下一个人,最奇异的是,这些人背后的场景都是完全不一样的。
  有深山密林,有无边荒漠,有波涛大海,也有碧蓝苍天。
  显然,这些人都身处不同的场景,却能像是面对面般地交谈,沟通,而在每人的手腕上,则是同样带着一件和刚才差不多的法器,法器上面悬浮着众人的小型半身像,排成两排,整整齐齐。
  不一会儿,画面又换了个场景,一个修士被邪修追杀,不慎中了剧毒,虽然成功反杀了对方,但是剧毒却是趁机爆发,眼看着只剩下最后一口气。
  可是,翻遍了储物袋,这个修士也没能找到解毒的丹药,眼看着就要毒发身亡,这名修士却是激活了手上那块古怪的法器。
  是准备留下遗言吧。
  看到现在,田朋兴也看懂了这个法器的功效,如此猜测道。
  紧接着,他就听这个修士说道。
  “快!给我送些解毒丹!”
  送解毒丹?
  这就是你的遗言吗,开什么玩笑,谁知道你在哪,再说了,就算知道你的位置,等解毒丹送过来,你也差不多死透了吧?
  紧接着,田朋兴就看到这个古怪法器上面忽然出现了一个光线构成的四方盒子,片刻之后,盒子一闪,中间忽然就出现了一瓶蓝色的丹药。
  这名修士赶紧抓过丹药,倒了一颗塞进嘴里,紧接着,毒气飞快消退,转危为安。
  随着这名修士伤势痊愈离开,所有的画面尽皆消失不见,只留下几行大字。
  “手中持幻音,天涯若比邻。”
  “幻音法器,不管你身在何处,都可以和对方任意交谈,还可以多人交谈,甚至通过小型传送阵给对方传送物资,极大地方便众位道友,详情请咨询临野城第一符阵店。”
  这个法器,还带了小型传送阵?
  这岂不是说,小师妹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自己可以随时给她传送过去一些宝物?!
  买!
  一定要买!
  而且以后小师妹再闭关的时候,若是累了,就可以随时找自己聊天了。
  而且那个法器若是戴在小师妹洁白的手腕上···
  美如画!
  绝对要买!
  想到这里,田朋兴顾不得前去研究阵法,赶紧返回临野城,打听清楚了临野城第一符阵店的位置,飞速地飞了过去。
  来到店门口,他就惊讶地发现,门外居然排了老长的一串队伍,田朋兴才懒得管他们,身上气势猛地一放。
  见是金丹期前辈,众人不敢有丝毫不满,赶紧让开了道路,让田朋兴第一个进去。
  “那个幻音,给我来两个!一个黑色,一个白色!”
  吴海平先是恭敬地行了一礼,然后说道:“这位前辈,幻音法器分为基础版,增强版,旗舰版,各个版本功能不同,不知前辈您想要哪一种?”
  “当然功能最多的那一种。”
  “好的。”吴海平取出一黑一白两个木盒,双手奉上,“前辈,这是您的法器,总共六十块中品灵石。”
  田朋兴看都不看他一眼,接过法器,打开盒子看了一下,见与自己看到的那些幻象手上带的一样,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随手扔过去六十块中品灵石,然后便化光离去。
  几个呼吸之后,他便返回了住处,正好,小师妹和大师兄正在说话,他连忙凑了上去。
  “小师妹,小师妹,你看这个法器。”
  像是邀功一般,把白色的那个盒子递了上去,田朋兴满脸堆笑地说道:“只要有了这个法器,不管离的再远,都能像是面对面一样交谈,而且还附带了小型传送阵,若是师妹你遇见了危险,我就可以及时把宝物给你传送过去了。”
  小师妹看了他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谢谢二师兄。”
  不过手上却是连打开的意思都没有,直接把盒子收进了储物袋里。
  “小师妹,你不试一下吗?这个法器你戴上一定很好看。”
  “我也很想试一下,只不过···我和大师兄还有事情没商量完呢···”
  田朋兴一拍脑袋,满脸歉然:“你们继续,你们继续,我去研究那个山脉周围的阵法。”
  飞出城外,田朋兴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上的幻音法器,脸上露出一丝喜悦。
  小师妹一定没想到,还有个惊喜在等着她。
  几天之后,小师妹出门了,田朋兴早就等着这个机会了,赶紧激活手腕上的法器,打开通话界面,输入了那个早已经在他大脑里循环播放几万遍的号码。
  等下小师妹忽然看到我,该会有多么惊喜呢?
  通话拨出,片刻之后,显示对方接通,没等对方的形象显示出来,田朋兴就满脸笑容地大声叫道。
  “小师妹!没猜到是我···你是谁?!”
  话刚说一半,他就看到了对方的模样,只不过,对方并不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小师妹,而是一个粗犷大汉。
  【艹,吓死老子了!你鬼叫什么啊,谁是你小师妹,神经病!】
  说完,这个粗犷大汉就挂断了通话,只留下满脸茫然的田朋兴。
  这个号码,明明是我送给小师妹的,怎么会在他的手里?
  难道···
  他害了小师妹,然后抢走了幻音法器?
  思及此处,田朋兴赶紧再次拨通了号码。
  【怎么又是你,你到底想干嘛?!】
  “你到底是谁!小师妹的幻音法器怎么会在你的手里,你把我小师妹怎么了!”
  【你管老子是谁,老子的法器是从临野城第一符阵店买的!跟你那什么劳什子小师妹有个屁的关系,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骚扰我,小心老子对你不客气!】
  从符阵店买的?
  这个混蛋符阵店,居然敢骗我!说什么每个号码都是唯一的,我呸!
  怒从心起,田朋兴身化流光,就要去砸了那家符阵店。
  暴怒之下,田朋兴的遁速似乎都快了几分,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就来到了符阵店的上空,正要一掌拍下,符阵店的门内却是走出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大师兄,你看我戴这个好不好看?”
  “好看,不管是什么法器,戴到你手上都好看。”
  一边亲昵地对话,两人一边手拉着手,紧紧地挨着前行,完全没有注意到半空中的田朋兴。
  “不过你干嘛要把那个白痴送你的法器退掉呢,退掉再重新买,何必这么麻烦呢。”
  “哼!我才不愿意戴他送给我的东西呢,光是看见就觉得恶心,一想到那个法器是他送的,我连碰都不愿意碰。”
  “我只喜欢你送我的东西,嘻嘻。”
  看着下方亲昵前行的两人,田朋兴的眼前猛地一阵模糊,隐隐约约间,似乎还听到了几声凄厉地狗叫声,不知是幻觉还是真实。
  紧接着,他就感觉体内的法力忽然剧烈波动起来,在他体内疯狂的冲撞。
  先前的暴怒,加上此时的绝望,居然让他陷入了走火入魔的境地。
  只不过···
  此时的田朋兴丝毫没有梳理法力的打算,而是眼睁睁地看着那俩人越走越远,越走越远,直至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原来,她一直都在骗我···”
  喃喃自语了一句,田朋兴的双眼猛地一突,随即一大口浓稠的鲜血便被他吐了出来。
  若是仔细查看的话,这已经不叫鲜血了,而是混杂着鲜血的肉酱!
  他体内暴走的法力,已经将他的五脏六腑,连同血肉,全部化成了肉泥!
  而吐出这一口肉泥之后,田朋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从半空中落了下来,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翻滚了几圈,他的尸体这才停在了路边,只有他的双眼,却依然死死地盯着两人离去的方向。
  死不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