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二章 恕我直言,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画在符纸上面的阵法?难道,这种符阵能运转?”
  既然是专门画在符纸上面的,那肯定和画在普通的宣纸上有区别了,而两者唯一的区别,想来也只有是否能够运转这一点了。
  “是的,前辈,符阵正是可以运转阵法,只不过相较于正式布置的阵法和阵盘,符阵的威力却是要弱上许多,但是即便如此,也比同级别的法术要强。”
  “所以,在三年前两仪山公布了符阵的制作之法后,符阵这种东西,就瞬间流行了起来,也正是因此,才多了这么多前往太丘山脉猎杀妖兽的修士。”
  “此城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被扩建到如此之大,以前的临野城,只不过是一个破落小城池罢了。”
  谈话间,又进来了几个客人,其他伙计赶紧上前迎接,而这个伙计则是继续耐心解释,不敢有丝毫不耐。
  筑基期的修士,他们可得罪不起。
  两仪山,这个门派罗阵也知道,总共有十二位元婴期的修士,其中更是有五名元婴后期的存在,在仙盟的评判标准中,乃是货真价实的一流门派。
  同样的,两仪山此派,也是精通阵法的一个门派,同样也是修仙界公认的阵道最强的一个门派,先前罗阵被误认为是其弟子的天极宫,连给它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原来是这个门派发明的符阵之法,果然不愧是最强的阵修门派。
  “符阵的符纸,一般是由妖兽的皮毛经过特殊手法鞣制而成,也只有坚韧的妖兽皮毛,才能承受阵法运转时的威力而不破裂。”
  “同样的,越高级的阵法,就越需要高级妖兽的皮毛,据说两仪山现在正在研制如何用灵植制造符纸,毕竟和驯养妖兽比起来,培育灵植所花费的时间和成本要低的多。”
  “而符墨则是通过净化妖兽血液里的妖气,将其转变成灵气,再用各种材料调制而成,用这种蕴含着灵气的绘制而成的符阵,就可以运转阵法了。”
  “当然了,之所以使用妖兽血液,是因为这种东西比较便宜,前辈若是嫌这种符墨太过血腥,小店也有使用各色材料调制成的符墨,而且这种符墨比妖兽血液调制的符墨要更好一些,绘制出来的符阵威力更大,当然了,这个价格嘛,也是要贵上一点的。”
  有意思,居然用这种方式实现快速布阵,这个两仪山,有点东西啊。
  “那灵石呢,既然是阵法,光靠妖兽血液或者材料里的这点灵气肯定不够用吧?灵石应该怎么镶嵌进去,直接放到符纸上吗?”
  “不,前辈,您误会了。”伙计摇头说道,“符阵的运转,一般有两种方式。”
  “第一种,符阵依靠符墨里的灵气运转,这种符墨中添加了一些蕴含灵气较多的材料,可以支撑阵法运转一段时间。”
  “而第二种,则是要依靠修士的法力运转。”
  “至于原因嘛···”
  说着,伙计干脆拿过来一张符纸,铺到了桌子上。
  这张符纸长宽大约有两尺,光这一张符纸,就差不多占满了整张桌子。
  虽然看起来很大,但是和要绘制的阵法比起来,还是太小了点。
  所以很显然,若想把阵法绘制到上面,就必须要把阵法缩小才行,也难怪符阵上的阵法要比正常的阵法威力弱了。
  原因很简单,阵法缩小了,相应的,阵纹自然也得变细,在材料不变的情况下,阵纹变细,灵气的流转速度自然也要随之下降,阵法的威力自然也就低了。
  想让阵法的威力保持不变,那也可以,用灵气传导率高的珍稀材料即可。
  同样粗细的阵纹,灵气传导率高的材料和传导率低的材料,绘制出来的阵法,其威力显然也是大不一样的。
  把符纸铺好之后,伙计便在符纸上比划着说道。
  “前辈请看,最大的符纸基本上也就是这么大了,再大的话,使用起来就不太方便了,但和阵法比起来,这张符纸还是太小了。若想在这张符纸上绘制上阵法,阵法就必须要缩小许多才行,但是这样一来,放置灵石位置的阵纹也就随之缩小了···”
  “这也就是说,灵石放不下了,或者说,灵石会把其他的阵纹也覆盖住。”罗阵若有所思地说道。
  “前辈明智。”伙计小小地拍了个马屁,接着说道,“把其他地方的阵纹覆盖住的话,阵法的运转就会受到干扰,就无法运转了。”
  “所以,现在的符阵要么只能靠符墨所蕴含的灵气运转,要么就靠修士的法力驱动,暂时还无法使用灵石,不过据说两仪山正在联合其他门派一起解决这个问题,想必,再过几年,他们就能想到解决的办法了吧。”
  “就算只能用自身的法力驱动,修士们对其也是趋之若鹜,毕竟同样的法力,用符阵可比法术的威力大多了。”
  “当然了,大部分修士都会采购一些依靠符墨灵气运转的符阵作为底牌,因为符墨中不仅添加了蕴含灵气的材料,还添加了可以锁住灵气的材料,这种符阵可以放置较长时间,而不用担心灵气逸散,变成废阵。”
  “其实除了这两种之外,还有一种运转方式,就是将两者结合起来,由修士事先注入法力,使用的时候直接运转即可。”
  “这种方式看似结合了前两种方式的优点,其实缺点也很大,那就是注入的法力很少,在同阶的战斗之中,根本就毫无作用,所以基本上没人会使用这种符阵。”
  罗阵饶有兴致地看着柜台上摆着的各色符墨,兴趣盎然。
  从那个地方出来还真是出来对了,这里的修仙氛围完全和那边不一样,要是不出来的话,打死他也想不到居然还有符阵这种玩意儿。
  有意思,确实有意思。
  又问了几个问题之后,罗阵的疑问尽皆得到解答,然后他又购买了一些符纸和符墨,当然了,还有符笔,基本上每种类型的符墨都买了一些,然后又给了伙计几块灵石,就当是他这么耐心替自己解答疑问的小费了。
  符纸的价格倒还好,符墨的价格从几块灵石一葫芦到几十块上百块灵石一葫芦都有,价格差距极大。
  罗阵也问清楚了,几块灵石的那种,一般都是修士拿来练习绘制符阵所用的,蕴含的灵气极少,浪费了也不心疼。
  再说了,只要阵法能够激活,就能够确认符阵绘制成功,就算它威力再小也没关系,自然就没必要使用高级的符墨了。
  而最贵的那种符墨,自然是添加了大量蕴含灵气的材料的类型了。
  买完东西之后,罗阵就在伙计的恭送中离开了符阵店,继续闲逛了起来。
  这么一关注的话,城里的符阵店还真不少,罗阵随便逛了两条街就看到了四五家,而且生意都还不错,甚至还有些专门帮人绘制符阵的店铺。
  嘿,这就有意思了,玩儿阵法?
  恕我直言,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