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一章 符阵

  看着远方隐隐约约的城池,罗阵精神一振。
  终于看到有人烟的地方了。
  他已经飞了大半年了你敢信?
  筑基之后,罗阵又在山谷中修整了一阵子,给李志远和宁宁留下了自己的筑基心得之后,他便告别二人,向着流云宗的方向出发。
  不用说,那些炼气期的丹药和法器也给他们两人留了下来,他只带走了筑基期的丹药和几件特殊法器,以及那件法宝。
  让他郁闷的是,那件法宝万星盘他根本无法驱使,哪怕他将自己的法力全部注入了进去,但除了让黑色圆盘上又增加了几颗星光之后,一点反应都没有,更不用说炼化了。
  罗阵也只能作罢,看来是自己法力太少了,不足以驱动法宝。
  而这半年多以来,触目所及之处,除了森林就是山脉,除了山脉就是森林,偶尔还能看到几条大河或者湖泊点缀其中。
  初一看,漫无边际的绿色森林,层峦叠嶂的高山峻岭,波涛汹涌的长江大河,平静无波而又波澜壮阔的壮丽大泽,确实风景秀丽,忍不住让人直抒胸臆。
  但是再好看的风景,连续看上大半年,也会看腻的。
  怪不得田兴说那里是犄角旮旯,还真没说错。
  筑基期都得飞这么久,炼气期得飞多长时间?
  不过现在,总算是看到人烟了。
  俗话说的好,望山跑死马,虽然已经能看到城池的踪影了,但罗阵又足足飞了两天,才算来到城池前。
  身处边陲,又不是战略要地,按理说,这个城池应该只是一个小城罢了。
  但是罗阵来到这里之后,才发现这个城池居然惊人地大,城门口人流川流不息,许多人身上还闪烁着各色的法力流光,显然都不是凡人,甚至偶尔还有修士御剑飞出或者从空中飞入,看的罗阵目瞪口呆。
  修士什么时候这么不值钱了?
  自己不会刚筑基就贬值了吧?
  算了,还是先进去再说。
  刚飞近城池,半空中忽然亮起了一层淡青色的光芒,挡住了他的去路。
  有阵法保护?这座城池防守这么严密?
  罗阵正准备落下去问问情况,忽然,一个修士从地上飞了起来,站到了他的面前。
  这名修士一飞起来,就查看了一下罗阵的修为,然后他就震惊地发现,这个看起来比自己年纪还小的修士,居然是筑基期修士!
  见此情景,他赶紧收起了脸上由于罗阵无意间的闯阵而浮现的那一丝不耐,转而恭敬地行了一礼。
  “在下夏江,见过前辈。”
  罗阵摆了摆手,夏江就觉得一股无形的柔和力量把自己扶了起来,然后就听眼前这位前辈说道。
  “这座城池怎么回事,怎么还有阵法保护?”
  “回前辈,这座城池名叫临野城,是为了进入太丘山脉历练和寻宝的修士们所建,这个阵法,正是为了保护城池所用。”夏江恭敬地回答道。
  “原来是这样。”罗阵点点头,“那应该怎么进城,从城门进去吗?可是我怎么见刚才有修士飞进去了?咦,还要交灵石?”
  说着,罗阵随意地往下方的城门口看了一眼,然后他这才发现,从城门进去的修士居然还得交灵石,方才离得远,再加上他的注意力基本上都集中在这儿居然有这么多修士这件事情上了,所以才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不不不,前辈,城门是给炼气期的修士准备的,像前辈您这样的筑基期修士,自然不用走城门进去了。”说着,夏江取出一块令牌,双手递上,“这是令牌,前辈注入法力之后,阵法便不会阻拦前辈了。”
  罗阵听他这么说,这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没贬值。
  罗阵接过令牌,先低头看了一眼。
  令牌看起来像是普通的山石雕刻而成,但摸起来却没有山石的那种凉意,反倒触手温润滑腻,犹如上好玉石一般。
  注入法力之后,罗阵便将令牌挂在腰间,那名修士见罗阵接过令牌,便再次行了一礼,飞身落地。
  罗阵再次前行,行进到阵法前的时候,令牌上青光微微一闪,这一次,阵法没有丝毫的反应,得以让罗阵顺利进入。
  其实这座城池的入城费并不高,每人两块下品灵石而已,免去筑基期修士的入城费用,更多的其实是一种态度。
  而炼气期只能走城门,筑基期却可以自由飞翔这件事也是一样,更多的其实是为了凸显两种身份的差别。
  本来罗阵是准备在这个城里休息一下就离开的,但是听了先前那个修士的话之后,他却是被勾起了好奇心,想在这里逛逛再走。
  他还是第一次见用一座城来作为修士的修整点的情况,怎么也得好好转转才行啊。
  没办法,从穷乡僻壤出来的修士,就是这么孤陋寡闻。
  当然了,说是修士的休整点,城里也不可能全是修士,最起码的,衣食住这三方面肯定是由凡人来服侍修士的。
  所以在街上除了能看到来来往往的各色修士之外,还能看到不少凡人穿梭其中,一些店铺更是由凡人在看守经营。
  随意走进一家法器店,罗阵随意拿起一些法器看了一下,无一例外,全是下品法器。
  “仙长您需要什么,小店的法器全部是名家炼制,物美价廉,质量极佳,仙长您要不要试试?”
  摆了摆手,拒绝了凡人伙计的热情招待,罗阵走出门外,继续闲逛起来。
  忽然,他在一家店铺门前停下了脚步。
  “符阵···这是什么东西?”
  罗阵带着好奇走了进去,店内的伙计一看有人进来,赶忙满脸热情地走上前来。
  “前辈需要买些什么,符笔,符纸,还是符墨?”
  “先不急,我想问一下,这个符阵是什么东西,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伙计一愣,问道:“前辈不知道符阵?”
  罗阵笑了笑,说道:“我是从太丘山脉对面过来的,那边并没有符阵这种东西。”
  听闻他是从那边的偏僻之地出来的,伙计眼中闪过一丝不屑,然后下意识地观望了一下罗阵的修为。
  居然是筑基期!
  伙计赶紧低头,生怕自己眼中的那丝不屑被罗阵发现。
  罗阵倒是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他正好奇地打量柜台上摆着的东西。
  有各种规格的毛笔,有像是野兽皮革鞣制而成的皮纸,还有虽然颜色是墨色,但却透着浓浓血腥气的墨水。
  这些难道就是所谓的符笔,符纸和符墨?
  打量了一阵子,见伙计还没有回话,罗阵转头看了他一眼,又问了一遍。
  伙计身体猛地抖了一下,像是大梦初醒一般,赶紧抬起头来,急声解释道。
  “回前辈,所谓符阵,就是画在符纸上面的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