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四十二章 吴家

  把此二人灭掉之后,吴毅伸手一招,火凤瞬间消失,阵法也随之不见,数十杆阵旗也接连从半空中飞了回来,落进了他的储物袋里。
  落到地上,他看向了正在盘腿恢复的吴弘文。
  “怎么样,没事吧?”
  “嘿嘿,没事,区区一个炼气五层的散修,算不了什么。”吴弘文嘿嘿一笑,满脸的不在乎,“那个白痴,居然以为自己的破盾牌能挡住我的绝云剑,哈哈。”
  “不过我记得晚上那个骗子说自己是狂龙观的弟子吧?一个听都没听过的小门派,骗了人之后居然还敢来寻仇,回去就让父亲把他们的门派给灭了!”
  “呵呵。”吴毅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你啊,还是阅历太少,这么简单就被他们给骗了。”
  “被骗了?”吴弘文神色一怔,“什么意思,难道他们不是来寻仇的?”
  “当然不是。”吴毅再次摇了摇头,“不仅不是来寻仇的,他们甚至都和那个骗子没有丝毫的关系,甚至还有可能是仇人。”
  “仇人?你怎么知道,而且既然是仇人,那他们为什么还要来攻击我们?”吴弘文这下子更不明白了。
  “下午我和那个骗子战斗的时候,你有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睛?”
  “眼睛?”吴弘文愣了一下,随即摇摇头,“没注意,他的眼睛怎么了?”
  “在战斗的时候,他的眼睛会变的通红,而且满含疯狂,而且一旦开始战斗,他就有点失控的倾向,只不过被他强行控制住了。”
  “虽然我没听说过狂龙观这个门派的名字,但是从他的表现以及门派的名字来看,他们的功法很有可能是一种容易让人失控的功法。”
  “刚才战斗的时候,你发现对方有失控的迹象吗?”
  “没有。”吴弘文老老实实地摇头。
  “这就是了。很显然,这次来袭击的三个人很明显和他修习的不是同一种功法,然后我就故意拖延了一段时间的战斗,甚至发现就连这两个人的法力都有些不一样,一个中正平和,另一个却有些暴烈。”
  “既然他们不是狂龙观的人,那他们为什么又要来袭击我们呢?”吴弘文显然还没有明白这里面的内情。
  “假如我没能发现他们的身份甚至被他们杀掉,接下来的情况会怎么发展,你自己思考一下。”
  吴毅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给他提示了一句。
  吴弘文,低下头,喃喃自语起来。
  “如果我们没能发现他们的真正身份,误以为他们确实是狂龙观的人,那接下来我们应该就会请动家族里的长辈替我们出气,打上门去。”
  “若是我们被杀,长辈们经过调查,以交易会上和这个城里这么多人的目击情报来看,长辈们也很容易就会认为是狂龙观寻仇,其结果自然是把狂龙观灭门。”
  “这···”想明白了之后,吴弘文满脸不可思议地抬起头,“借刀杀人?他们居然是这个打算?”
  “没错。”吴毅赞许地点了点头,“所以我才会说,他们不仅和狂龙观没有关系,甚至还有可能是仇人,所以才会这么大张旗鼓地打上门来,就是要用我吴家当刀,灭了狂龙观!”
  “所以他们一开始的打算应该是能杀了我们最好,杀不掉那就逃走,只要能把一开始的话传达到,让我们相信他们确实是来寻仇的,那他们的计划就算成功了。”
  “只不过,他们没想到我们的实力和法宝远超他们的想象。”
  冷哼了一声,吴毅满脸的不屑:“吴家这把刀,又岂是他们区区三个炼气五层的垃圾散修能借的动的!”
  “所以说。”说完这句话之后,吴毅又低头看向了吴弘文,“凡事要多留个心眼,自己被人骗了不可怕,要是因为你的缘故,整个家族都被人骗了,说不定惹到什么不该惹的人,就会引来灭族之灾!”
  “切,咱们吴家这么厉害,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再说了,有老祖在,有什么人能灭了咱们吴家!”吴弘文显然不太赞同他的最后那句话,一脸的不服气。
  “有什么人能灭了吴家,呵呵?”苦笑了一下,吴毅摇了摇头,“你不知道吧,五十年前,吴家曾有一次灭顶之灾,要不是老祖最后拼着根基受损,发动秘术,吴家早就被人从这个世界抹去了。”
  “也因为这个的缘故,老祖从金丹中期跌落到了金丹初期,闭关了足足五十年,服用了无数灵丹妙药都没能把根基补回来。”
  “什么?!老祖受伤了?我怎么一直都不知道?”吴弘文顿时大惊失色。
  “为了维持族内的安定,老祖受伤的消息一直是秘而不宣,只有在外行走的子弟们才会被告知这件事情。”说着,吴毅看了他一眼,说道,“要不然的话,你以为我为什么忽然要告诉你这件事情?”
  “就是为了让你知道,在外行走,不光要注意不要堕了咱们吴家的脸面,更要谨言慎行,不要招惹到不该惹的人。”
  “要知道,整个吴家也就只有老祖一个金丹期的修士,按照仙盟的评判标准,咱们也就堪堪达到二流门派的水准罢了,而且还是二流门派中最底层的存在。”
  “这个世界上咱们惹不起的人和门派还多的是,千万不要以为自己是吴家的人就可以横行霸道,无所顾忌了。”
  “以老祖现如今的状态,要是上次的情况再来一次,那咱们吴家,就彻底完了。”
  “嗯,我···我知道了。”
  吴弘文表情有点呆滞,浑然没想到自己的家族里居然还有这么大一件隐情,出门历练的兴奋劲似乎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见他这个样子,吴毅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也别想的太多,平日里遇见什么事情多想想,多思考,脑子灵活一点就行了。”
  告诫他归告诫他,但要是把他吓的太过小心,畏首畏尾,那就有些矫枉过正了。
  “嗯,我知道了二哥。”
  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人便起身离开,准备另寻住处休息。
  等到他们离开之后,一个浑身脏兮兮的老头子这才从客栈旁边的火海里面钻了出来,撑着法力护罩,把火焰牢牢地挡在了外面。
  而在他的背上,正是已经陷入昏迷的李志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