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四十五章 邀约

  “你小子,总能搞出些新花样。”东方胜摇头笑道,“这东西看起来可比通讯符阵要顺眼多了,幻音是吧,这个法器怎么卖?”
  “基础版只有基础的通讯功能,与通讯符阵一样,售价六块中品灵石,增强版的有群聊功能,售价十五块中品灵石,而旗舰版的包含所有的功能,售价三十块中品灵石。”
  “当然了,若是已经购买过符阵,可以选择交还符阵,补足差价,也可以选择购买新的幻音法器。”
  “若是选择交还符阵的话,可以保持号码不变,若是购买新法器的话,那就只能换号了。”
  “居然还有三种不同的版本,你挺会玩儿啊。”
  “目标用户不同嘛”罗阵笑了一下,“怎么样,张前辈,东方前辈,你们要不要买一个?”
  东方胜率先出声:“给我来个旗···旗舰版的,这个古怪的名字你是怎么想到的?”
  掏出灵石和符阵,东方胜顺手抛了过去:“那三百下品灵石就不用给我了,懒得拿那么多零碎灵石,直接保持号码不变就行了。”
  “那就多谢前辈了。”
  罗阵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块昨天晚上王临风才炼制好的旗舰版幻音,挥手打出几道法诀,将对应的阵法打入幻音之中。
  东方胜的号码他自然记得,所以就不用确认了,若是以后再需要更换符阵的话,就必须先用符阵打电话确认一下,看此号码是否确实归属本人所有,否则的话,这东西又没有和身份证绑定,万一谁随便报一个号码,或者故意报别人的号码该怎么办?
  还是那句话,有服务器就好了,但问题是,目前没有充当数据库的东西啊。
  玉简倒是个办法,可以存储大量的数据,只不过没有接口,无法用阵法调用,这个就比较蛋疼了。
  至于现在,那就只能先用笨法子了。
  每次更换法器之前,必须确认一下对方报的号码是否属实,只有号码属实,才予以兑换。
  若是符阵损坏,那不给予兑换,只能购买新的法器。
  当然了,这是指理想情况下,若是某个脾气不好的大佬强硬要求必须按照他的要求设置号码,那还能怎么办,总不能为了一个法器把命搭进去吧?
  将代表着号码的阵纹打入进去,罗阵把幻音递给东方胜,东方胜学着罗阵的样子,把法器扣在左手手腕上,晃动了几下,满意地点了点头。
  “不错,确实比符阵看起来要顺眼多了,怎么使用,还是先用灵识绑定吗?”
  罗阵点点头:“没错。”
  东方胜如依言用灵识绑定了法器,然后激活法器,然后罗阵告诉他如何将表盘拆下来,单独使用,东方胜也试了一下。
  “嗯,果然不错,用起来比符阵舒服多了,也方便的多,张师兄,你不买一个?”
  “呵呵,这个不急。”张明杰笑着摆了摆手,看向了罗阵,“罗小友,不知你是否去看过那条山脉,具体情况如何?”
  这个没什么好隐瞒的,只要那些金丹期大佬来到,总有人能认出此阵的跟脚,所以罗阵直接就实话实说了。
  “两位前辈,不知你们是否听说过十方雾灵阵?”
  东方胜一脸茫然,但是张明杰却是面露恍然:“果然是此阵吗?”
  显然,根据报信弟子描述的景象,他的心中也早就有了推论,此时听到罗阵这么说,他也更加确信了几分。
  “那这么说,此处遗迹确实是和上古宗门紫霄宗有莫大的干系了?”
  罗阵点了点头:“应该没错。”
  东方胜依然满脸不解:“上古宗门紫霄宗?那是什么门派,我怎么从来没听过?”
  “你除了赌钱,还知道什么?”张明杰没好气地说道,不过还是耐心地解释了一句,“紫霄宗乃是上古大宗,专精于符箓一道,类比的话,其地位丝毫不亚于两仪山,但是传言此宗门却在一夜之间覆灭,消失无踪。”
  东方胜瞪大了眼睛:“一夜覆灭?不可能吧,这么大的宗门,怎么可能一夜覆灭,就算是那三个庞然大物出手,也决计做不到此事。”
  “一夜覆灭肯定是夸张了点,传言嘛,不传的夸张点,怎么有人听,不过当时正值修仙界大战期间,说不定就是被哪些门派联合给灭掉了。”
  “修仙界大战?”
  罗阵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词,当初陶思诚讲解的时候也没提过这一点,看来传言可不止一个版本啊。
  “没错,据说数万年前,修仙界曾经爆发过一场波及到全修仙界的大混战,那段时间整个修仙界都处于战火之中,没有任何门派敢说自己是安全的,最后也不知道战火是怎么平息下来的,而最后存活下来的三个大型宗门,金蝉古寺,心剑门和逍遥宗,就变成了如今的三个超级宗门。”
  “原来那三个庞然大物居然还是上古遗留下来的宗门,真是没想到。”东方胜摇头感叹道。
  “这种事情,只要稍微一打听就能知道,这可是货真价实的资历,他们才不会隐瞒,也就只有你,满脑子只想着赌,赌性这么重,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晋级到金丹的。”
  “张师兄,你这话可就不对了,大道万千,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乃至贩夫走卒,商贾农夫,皆可成道,你又怎么知道没有赌之一道?我在此道之上,那可是极为专注的,借此一道构丹成功,又有什么不对的呢?”
  两人:“···”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罗阵觉得,他这话说的,还真尼玛有道理!
  张明杰更是满脸无奈地摇了摇头,一脸心累的表情:“算了算了,随便你吧,只要别堕了我流云宗的名声就行。”
  “那是自然,我东方胜与人相赌,从不仗势欺人,更不会赖账,哪怕输给了乞丐也是一样。”
  看着满脸自豪的东方胜,张明杰感觉心更累了。
  尼玛,你堂堂一个金丹期修士,去和乞丐聚赌,就已经很丢人了好吧!
  还尼玛输了?!
  张明杰知道,这话不能说,一说的话,他肯定又是一大串长篇大论的歪理,为了自己的心脏着想,张明杰果断转移了话题。
  “怎么样,罗小友,回头要不要和我们一道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