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三十四章 吾道不孤啊

  返回两仪山,陶思诚取出令牌,在护山大阵上打开了一道入口,和孟雪两人一起走了进去。
  “陶师兄,孟师姐,你们回来了。”
  负责守护护山大阵的一名弟子见他们两人回来,笑着迎了上去,行了一礼。
  应该说不愧是一流门派么,就连看守护山大阵的弟子,居然都是筑基期。
  “嗯。”陶思诚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好奇地问道,“刘师弟,怎么还是你在看守大阵,我记得我们出去的时候就是你吧,都过去半年多了,早就该换人了吧?”
  “呵呵,陶师兄有所不知,本来是该轮到吴师兄的,只不过吴师兄前段时间出去,带回来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符阵,我看着眼馋,就答应帮他值守三个月的护山大阵,换了他一张符阵。”
  说着,刘昊取出来一张符阵,一点中间的小白点,唤出了一个有些古怪的界面。
  “看,这个符阵可以和别人通话,还能看到别人的模样,不管离的有多远都可以。怎么样,有意思吧,在咱们两仪山都从来没见过这么有意思的符阵。”
  陶思诚满脸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孟雪更是一个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来。
  “哈哈哈,刘师弟,你这笔生意做的可真赚,三个月的值守,就值三百块下品灵石,确实很有意思。”
  刘昊脸上得意的表情猛地一滞:“孟师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啊,这个符阵,在临野城出售,售价一张三百下品灵石。”
  刘昊:“···”
  面带怜悯地看了他一眼,孟雪就和陶思诚并肩走向了宗门之中,好一阵子之后,两人身后才传来一声冲天怒吼。
  “吴江!你个混蛋!居然坑我!”
  听着这声怒吼,孟雪忍不住再次笑出声来,好一会儿之后,她才止住笑,带着一丝惊奇地说道。
  “那个店主搞的还挺不错的嘛,连咱们两仪山都有人知道这个通讯符阵的事了。”
  她哪里知道,罗阵完全是因为误打误撞,忽然离开临野城,这才导致通讯符阵突然爆火,而且至少有一半的功劳要归功于那些想要仿制符阵的人身上。
  想要仿制符阵,除了那些阵道散修之外,这些修士们还会找谁?
  显然就是这些精通阵道的大门派了,天极宫、八卦门、六壬宫,当然也少不了最强的阵道门派,两仪山了。
  所以,这个符阵的消息,传到两仪山来,也就不是那么稀奇了。
  或者说,传不到两仪山才叫奇怪。
  “陶师兄,你可得赶紧着点,要不然的话,灵石可都被他给赚走了。”
  “哪有这么简单,整个修仙界有多少人?他一个人又能赚多少,这个符阵绘制下来,至少也得半柱香的时间,一天又能绘制多少符阵出来,难道他不修炼了吗?”
  “走吧,先去面见师傅,然后再说这件事。”
  两人迈步走向宗门内部,很快就来到了一处古色古香的木楼之前,刚走到木楼前面,房门上便闪过一道微光,无风自开。
  “运气不错,看来师傅没在闭关钻研阵道。”陶思诚笑着侧头说道,然后就和孟雪两人走了进去。
  走入内室,果然,一个白面中年修士正坐在蒲团上面等着他们。
  “徒儿陶思诚,见过师傅。”
  陶思诚躬身行了一礼,而孟雪则是扑到了他的身边,抬起头,甜甜地叫了一声。
  “爹,我回来了!”
  孟元浩带着一丝宠溺地看了她一眼:“怎么样,这次出门历练,有什么收获没有?”
  “当然有了,我现在可是能独自一人斩杀玄月豹了呢。”
  “不错不错,有进步。”孟元浩笑了笑,转头看向了陶思诚,“怎么样,她没有调皮任性吧?”
  “回禀师傅,师妹一直很听话,没有丝毫的任性。”
  听到陶思诚这么说,孟雪笑的更甜了,摇着孟元浩的胳膊说道。
  “对了,爹,我们这次出去,遇见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阵修,就连孟师兄都对他赞誉有加,自愧不如呢。”
  她显然深知这师徒俩对什么感兴趣,果断把罗阵拉了出来,把他们的注意力从自己身上转移出去。
  果然,孟元浩顿时大感兴趣:“哦?是吗,能让你都自愧不如的阵修,难道是天极宫新收的阵道天才?”
  “不是啦,是个散修哦,很厉害的,孟师兄的通讯符阵,就是他帮忙完善的。”
  听闻此人是个散修,孟元浩更加惊讶了:“帮你完善了通讯符阵,还是个散修?取阵纹来,我看看。”
  陶思诚赶忙从储物袋中取出玉简,双手奉了上去。
  孟元浩伸手一招,玉简便从陶思诚的手中飞了过去,落进了他的手里,只是一瞬间,玉简中的信息便进入了他的大脑。
  “咦,这些阵纹···”
  一看到这个阵法,孟元浩的神情就猛地一滞,随即露出了一丝不敢置信夹杂着欣慰的神色。
  “有意思,确实有意思,居然有人和我在研究同样的东西,吾道不孤啊,哈哈哈哈···”
  此话一出,陶思诚和孟雪齐齐一愣,尤其是陶思诚,他瞬间就理解了孟元浩的意思。
  “师傅,您知道这些阵纹是什么?”
  孟元浩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了他一个问题。
  “众所周知,阵法都是由无数阵纹组成,那阵纹又是由什么组成的,你们考虑过吗?”
  “阵纹?阵纹不就是代表了天地之道,是天地最本源最基础的东西,代表了天地运转的规则吗?”
  虽然孟雪并不懂得阵道,但是自家父亲身为两仪山阵殿殿主,耳濡目染之下,一些基本的常识他还是知道的。
  “没错,这么多年来,无数的的修士都坚定不移地相信着这一点,都相信只要自己能够掌握住阵纹,就是掌握了天地之道。”
  “历年来的无数阵修则是以掌握全部阵纹为终极目标,他们坚信,只要能够将所有的阵纹融汇贯通,就代表了自己掌握住了天地之道。”
  “本门祖师爷更是曾言,阵道即天道,被无数阵修奉为圭臬。”
  “可是你们想过没有,若是现如今的这些阵纹就代表了天地之道,那这个天地之道,是不是也太粗浅,太死板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