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三十一章 这座山归我了

  让车夫被自杀之后,罗阵就指挥着藤蔓把劲弩和弩箭一起卷了回来。
  刚才那一下可是从脑门直接贯穿的,可想而知这把劲弩的力道有多强了,要使用好了,说不定还能阴一下别人,不能浪费了。
  伸手一拂,劲弩和弩箭就从他眼前消失,然后那些绿色的藤蔓也如幻影版消散掉了。
  如果说刚才老者他们俩还对罗阵的修仙者身份半信半疑的话,这一手直接打消了他们的疑虑,两人上前两步,一前一后跪了下来。
  “多谢仙长救命之恩。”
  罗阵摆摆手:“不用客气,我也是自救罢了,你们都快起来吧。”
  犹豫了一下,老者没有起身,而是重重地一磕头,恭声说道。
  “仙长,老夫有个不情之请。”
  “拙荆还在贼人山寨,老夫愿以半数家产,换仙长出手一次,救拙荆一命!”
  罗阵一愣,问道:“怎么回事?”
  见他们俩一直跪着,罗阵也不习惯,让他们俩起身之后,老者才接着说道。
  “老夫名叫甄博元,是武安县里的一名商户,开了家布行,虽称不上大富,倒也算得上衣食无忧。”
  “昨天我和拙荆犬子一起前往宁南镇收取货款,顺便带着他们前去游玩一番,没想到,回来的路上却是遇上了山贼。”
  “就是他们,只不过这三个人,只是山贼中的几个小喽啰而已。”甄博元指了一下那两人的尸体说道,“山贼掳掠完我们的钱财之后,没有杀害我们,但也没有放我们三人离开,而是提出了一个条件。”
  “他们把拙荆扣下当人质,让我们回去取出布行里所有的钱财,再拿这些钱财去赎回拙荆,这三人就是负责看守我们的人,防止我们前去官府报案。”
  “所以,老夫厚颜请求仙长大发慈悲,救老夫拙荆一命,老夫愿奉上半数家产,若是仙长觉得不够,将全部家产奉上也可。”
  说着,甄博元又要下跪,罗阵连忙扶住他。
  这么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头上还绑着浸血的绷带,一次一次地跪在自己面前,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青年,罗阵还真不习惯。
  不过,这件事嘛,出手一次倒也没什么,正好借此机会找个安身的地方,或者,为民除害也不错。
  “好,我答应你,只不过我不需要你的家产,我只希望能在你家借住几年,要求不高,只要能保证我的衣食住行即可。”
  甄博元大喜,双腿一弯,直接跪了下来,罗阵一个疏忽,又让他们父子俩跪了下去。
  “多谢仙长!请仙长放心,别说几年,只要仙长愿意,老夫愿意供奉仙长一辈子!”
  罗阵满脸无语地把他扶起来:“不用一辈子,几年就行,最多十几年。还有,你能不能别动不动就下跪,我真不习惯···”
  “额···”甄博元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位仙长居然还有这个习惯,“那,老夫不跪了?”
  “嗯嗯,不用跪不用跪,这么说话就行。”罗阵连连点头,“对了,他们山寨在哪你知道吧?带我过去吧,事不宜迟,还是趁早把夫人救出来比较好。”
  “仙长放心,老夫虽然年纪大了,但是脑子还没糊涂,来时候的路我都记着呢。”老者听罗阵这么说,自然没有意见,当即大喜,赶紧吩咐自己儿子去赶车。
  罗阵则是趁这点时间考虑一下对策。
  既然是要救人,那首先要考虑的自然就是人质的生命安全了。
  要是自己实力高一点,会飞的的话,自然可以表演一招天外飞仙,从天而降,借此逼格,说不定还能镇住山寨里的山贼,让他们纳头便拜,乖乖放人。
  但现实很残酷,别说飞了,他连个能唬住人的身法都拿不出手,要是一步一步走上去,那逼格当然高不了。
  倒不是走路就没有逼格,他要是有霸王色也行,走一路旁边的小弟晕一路,那逼格倒也能涨上去一些。
  实在不行,走一路踩一路脚印也勉强可以,毕竟是山路嘛,能留下一连串脚印,也能凸显出来一些不同凡响。
  但问题是,他都做不到啊。
  所以救人这件事,他真的得好好合计一下才行。
  打败乃至杀死那些山贼倒不是什么难事,就怕那些山贼鱼死网破,直接把人质杀了同归于尽,信誓旦旦的说去把人救出来,结果人却死了,那就太尴尬了。
  “嗯···果然还是得隐瞒目的才行啊。”罗阵无意识地自语了一句。
  一旁的甄博元赶紧凑了上来,问道:“仙长有什么吩咐?”
  “额···没事,我自言自语。”罗阵摆摆手,示意他该干嘛干嘛去,然后他自己继续考虑这件事该怎么做。
  既然镇不住他们,而且自己也没有隐匿行踪的功法和身法,偷偷把人救出来这件事也不用考虑了,既然如此,那就只能从正面打进去了。
  只不过打进去也是要讲方法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让山贼们发现自己是冲着甄夫人来的。
  那这样的话,就得想个其他的适当理由了。
  emmmm,抢地盘这个理由应该不错。
  他们总不能在有修仙者上门抢地盘混战的时候,还百忙之中抽空杀了人质吧?
  打劫山贼,抢山贼的地盘,这么一想还挺刺激的嘛。
  就决定这样了!
  决定好了之后,罗阵就抬起头,看向了甄博元。
  甄博元一直在关注着罗阵的一举一动,见他抬头看向自己,赶紧凑了过来:“仙长有什么吩咐?”
  罗阵已经懒得再说他什么了,直接说道:“等会儿快到地方的时候,你们俩躲起来,我自己去就行了。”
  甄博元连连点头:“仙长请放心,我们二人一定会藏好,绝对不会给仙长添麻烦的!”
  罗阵摆了摆手:“倒不是添麻烦,而是一些其他的原因···算了,说起来太麻烦,你们只要知道我一定会把你妻子救出来就行了。”
  “多谢仙长!”
  甄博元两腿一弯就要下跪,但是关键时候他又想起了仙长的吩咐,不要下跪,居然就这么硬生生地给止住了。
  以他五六十岁的高龄,还真是难为他了。
  片刻之后,马车来到了山寨两三里地之外,罗阵叫住了马车,吩咐他们两人躲起来,然后自己顺着甄博元指点的方向走了过去。
  半个多小时之后,罗阵来到了山寨的大门前,负责值守的山贼早就看到了这个年轻人,还没等他们弯弓射箭,罗阵抬手一道雷霆射出,轰地一声打在了大门上。
  “都给我滚出去,从今天开始,这座山,归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