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三十一章 土豪的古修

  如果说正常的破阵方式是要五个人以360度前空翻托马斯跳接侧身旋转三周半后以720度转体后空翻的方式同时开门的话,他方才的破阵方式就是在门上安了几个C4,直接把门给爆破了。
  当然要简单多了。
  不过这也是他读懂了阵法才能做到的事情,不然的话,他连那五个接口的位置都找不到,更别说直接爆破了。
  其实这个阵法的主要防御工作都是那五根柱子做的,相应的阵纹也不过是激发柱子,借用柱子的威力施加防御。
  若是按照正统破阵方式破阵的话,五人的法力用那么奇怪的方式运转,其实就是在切断阵法与这五根柱子的联系,而罗阵的做法,就是更加简单粗暴一些罢了。
  一挥手,无数藤蔓凭空出现,钻入地底,把药田里的土直接给翻了起来,而种植在其中的药草自然也就从土里被翻了出来,随后,藤蔓纷纷回卷,把药草卷了回来,装进了储物袋里。
  再说一遍,触手就是好用。
  不过罗阵把这些药草分了两份出来,一边一半,转手把另一个储物袋递了过去:“给,这份是你的。”
  吴海平连忙摆手推辞:“罗前辈,还请你收回药草,你已经救了我一命,若是没有你的话,别说前往这处遗迹了,就连小命都保不住了,又怎么能再拿东西呢。”
  “没事,这点东西我还不看在眼里,再说了,这处遗迹好歹也是你和你的友人发现的,理应有你一份。”
  “不行,这个我绝对不能接受,罗前辈,还请你收回药草。”
  让了好一会儿,吴海平还是坚决不肯接受,罗阵也只能作罢。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居然这么固执。”
  “哈哈,罗前辈你这话就不对了,这可不叫固执,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该是我的,我分毫不让,不该是我的,我分文不取,这正是我的处事之道。”
  “行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在这休息一下,我去那个屋子里面看看。”
  “好,前辈注意安全。”
  摆摆手,罗阵便前往了那座玉屋,做好了防御措施,推门走了进去。
  一推门踏入,罗阵就感觉一股浓厚的灵气扑面而来。
  这玉屋里的灵气,居然要比外面浓厚好几分!
  仔细一打量,他就惊讶地发现,屋子里面的地面上,正镶嵌着一颗颗白色的玉石,罗阵大概数了一下,整整九块,材质跟自己的那块聚灵石一模一样!
  真尼玛有钱!
  罗阵毫不客气地将这些聚灵石扣出来,揣进了储物袋里。
  罗阵扫视了一边,大厅之中除了这些聚灵石,就没有其他有价值的东西了,只不过就是写玉桌玉椅,玉壶玉杯而已,而且这些东西都和这座建筑物的材质一样,都只是普通的青玉罢了。
  见没有好东西之后,罗阵便推门走进了内室。
  里面是个卧室,一张玉床,上面放着一个蒲团,桌椅板凳,也是由青玉雕成。
  同样的,地面上依然镶嵌着聚灵石,不过只有三块。
  而在玉床对面,则是矗立着一方石台。
  先把聚灵石抠出来揣进储物袋里,罗阵这才凑了过去,看了一眼石台上面。
  然后他就见石台上密密麻麻地刻着一大片阵纹,连旁边的四个面上都有,而在石台的四角,则是留着四个镶嵌灵石的凹槽。
  居然是个阵法。
  罗阵环顾一周,把石台上的阵法收录进了阵法空间里面,然后将心神沉入阵法空间,开始解析阵法。
  一个多时辰之后,阵法解析完毕,罗阵略带蛋疼地睁开了眼睛。
  居然是个传送阵法。
  尼玛这些上古修士到底是多土豪?这么个小药田,房间里面镶嵌了足足十二块聚灵石不说,甚至连传输物资都是用传送阵传送。
  很显然,这个石台这么小,不可能是传送人的传送阵,既然如此,那就只可能是传输物资用的了。
  不管是采集到的药草,还是从那边传送来的物资,显然都是使用这个传送阵来进行运送的。
  土豪土豪,比不了比不了。
  当然了,也有可能是紧急情况下才使用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在紧急情况下,这么小个传送阵传过来什么东西能够逆转局势?
  罗阵还是倾向于传送物资用的。
  同样的,这个房间里面除了那三块聚灵石以及这个小型传送阵之外,也同样没有其他值钱的东西。
  或者说,也许这个屋子里曾经存在过一些有价值的东西,但最终都没能抵挡的过岁月的流逝,化为了灰尘。
  搜刮完东西,罗阵便离开了这个屋子,出来之后,见吴海平正在调息疗伤,就顺势坐在了旁边,一边解析阵法,顺便帮他护法。
  又过了大半个时辰,吴海平睁开眼睛,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脸色也好看了不少。
  “伤势怎么样,好点了吗?要不要疗伤丹药,我这里还有。”
  “多谢罗前辈,伤势已经稳定下来了,剩下的就是慢慢调养了。”吴海平面带感激地看了罗阵一眼,然后摸了摸自己的左肩,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就是这条胳膊···算了,这次能保下这条命,已经是万幸了。”
  嘴上这么说,但是他的脸上却满是落寞。
  罗阵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看着只是少一条胳膊而已,胳膊上的经脉自然是没有了,这种情况,虽然依旧可以筑基,但是经脉不全,上三品筑基是绝对没有可能的了,甚至连中三品筑基都很难达成。
  而且最关键的是,转化火行法力的灵气入口,正是在左手。
  现在左臂已断,也就是说,五行缺一,吴海平一辈子都不可能达到筑基五层,一辈子都无法构丹了。
  他千里迢迢地从太丘山脉那边过来是为了什么?
  还不是为了能在这边撞撞机遇,让自己的修为进步的快一些,让自己能够冲刺到更高的境界吗。
  别看他嘴上说自己资质差,这辈子恐怕都筑基无望之类的话,但若是心里没有野心,没有目标,他又怎么会倾尽家产请人带自己过来,又怎么会不顾危险地探索遗迹,只求能够得到奇遇,让自己的修为进步呢。
  而现在,他未来的顶点却已经固定在了筑基四层,这一现实,实在是太残酷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