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五十一章 你们虐狗的技能是祖传的么?

  不对。
  道纹···他是这个称呼这些阵纹的,难道,这些阵纹是他自己总结出来的?
  果然不愧是两仪山的人,居然靠自己就总结到了这种程度。
  若不是有前世的编码经验,再加上穿越带来的金手指,哪怕是罗阵,他都决计做不到这一步。
  没想到孟元浩他一个从未接触过这些理论的人,居然都能做到这种事情。
  这个世界还真是卧虎藏龙啊,不可小看。
  看到罗阵脸上的表情,孟元浩笑着说道:“你获得的阵法传承,应该就是这种完全迥异于现如今修仙界阵道理论的这种阵道吧?”
  罗阵心中一动,听他这意思,他好像是认为自己是因为获得了这种传承,所以才能做出这么多稀奇古怪的阵法。
  这倒也是个理由。
  也是,和这个理由比起来,自己一个筑基期修士开创一种新的阵道,这种可能性根本就不可能会出现在他的脑子里。
  想到这里,罗阵一拱手,说道:“没错,晚辈正是无意间获得的这份传承,当时晚辈还以为阵道就是这样的,没想到后来一接触其他的同道,这才发现自己所学传承的特殊之处。”
  “方才晚辈见前辈您居然也在钻研这种基础阵纹,太过惊讶,有些失礼,还望前辈见谅。”
  摆了摆手,孟元浩说道:“无妨。基础阵纹···你的那处传承中,是这么称呼它们的吗?我还是感觉道纹称呼起来更加合适一些,直指大道的阵纹,你觉得呢?”
  “晚辈也觉得道纹此名很合适。”
  罗阵这个倒是实话,道纹这个名字,确实不错。
  “哈哈,那好,那以后就这么称呼这些阵纹了。”孟元浩哈哈大笑了两声,“既然同是修习道纹的修士,那我就来考验你一下,看看你究竟掌握到了何种程度。”
  伸手一挥,一大片阵纹就浮现在了两人面前。
  “来,你从道纹的角度来看看,此阵纹究竟有何破绽?”
  罗阵抬头仔细看去,一看清楚阵纹,他就又愣了一下。
  这片阵纹,居然是十方雾灵阵的一部分阵纹!
  作为罗阵得到的第一个巨型阵法,罗阵对十方雾灵阵那可是熟的不能再熟了,毫不夸张地说,不光在筑基期之内,恐怕在金丹期以下,都没有谁比他对此阵的了解更深。
  最起码的,若是让他出手主持破阵,至少也能想出三种破阵方式来。
  没想到他拿来考验自己的阵法,居然正是十方雾灵阵。
  以罗阵对十方雾灵阵的了解程度,只是看了几眼,他就认出了这块阵纹的来由。
  这块阵纹很特殊,当然了,是对他们这种修习道纹的修士而言很特殊,对普通阵修而言,这就只不过是一块普通的阵纹罢了,完美,毫无破绽。
  但若是从道纹的角度来看,这块阵纹却有一个小小而又致命的缺陷。
  罗阵的三种破阵方式,其中之一,正是落在了此块阵纹上。
  他可不认为孟元浩随便拿出一块阵纹,正好就是这么特殊的一块,唯一的理由就是,他也知道这块阵纹的特殊性,所以才专门拿出来考校自己。
  看来他的准备工作做的也挺周全啊。
  “给你三天的时间思考,想出来之后,就通过幻音法器联系我。”
  说完,孟元浩就要起身离开,不过他刚起身,就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对陶思诚说道。
  “对了,你们不是还把幻音法器分为了男式和女式两种吗,再给我拿一件女式的。”
  陶思诚赶紧取出法器递了过去:“师傅您是要送给师娘吗?”
  “没错,你师娘她最喜欢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了,雪儿贪玩的性子,大半倒是都是从她身上学来的。”孟元浩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脸上却满是掩盖不住的宠溺,“正好你师娘她在闭关,等她出关之后,给他一个惊喜。”
  罗阵:“···”
  喂喂喂,刚刚话题不是还在阵道上么,怎么忽然就拐到秀恩爱上去了?
  你们虐狗的技能是祖传的么?
  接过陶思诚递过去的法器,孟元浩随手扔过来了一块晶莹剔透的灵石。
  “我也不知道你们这个法器售价多少,一块上品灵石够不够?”
  罗阵赶紧把灵石递还了过去。
  “请前辈收回灵石,我和陶道友他们当初合作的时候就说好了,自己亲人若是需要的话,直接拿走使用即可。”
  “再者而言,前辈昨晚的指点之情,别说区区两件法器,千件万件都不足以表达晚辈的感激,又怎敢再收前辈的灵石,还请前辈收回。”
  见罗阵坚决不肯收,孟元浩也就把灵石收了起来。
  “三天之后,我期待你的答案。”
  说完,他身形一闪,就从房间里面消失不见。
  待到孟元浩离开之后,罗阵才好奇地看向一旁的陶思诚:“陶道友,尊师居然修习的是这种阵道,我怎么从来都没听你说起过?”
  还有句话罗阵没好意思说。
  如果你修习的也是这种阵道,那阵道水平不应该这么差才对啊。
  陶思诚回道:“我以前也不知道师傅他居然在研究这种东西,还是上次回山的时候,我把你改良的通讯法阵给师傅他看了一下,然后他才忽然告诉我还有这种阵道。”
  “只不过他还未能将此阵道完全总结出来,贸然修习的话,有害无益,所以师傅他才没有授予我。”
  “原来如此。”罗阵点头道。
  没想到居然是通讯阵法将这位大佬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这么说也不太准确,不是修习道纹的修士,就算看到通讯阵法也看不出奥妙所在,只有同是修习道纹的修士,才能从罗阵的阵法中看到亮点所在,和哪个阵法倒是没什么关系了。
  这么说来,他忽然过来指点自己,应该也是因为这个特殊阵道的缘故吧。
  大概是和那位不存在的留下传承之人产生了惺惺相惜之感?
  谁说得准呢,这些大佬的心思,一向都是兴之所至,随手为之,有时候根本就没有理由可讲。
  至于他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别逗了。
  你想对付一只蚂蚁的时候,还会三十六计轮番上阵,然后再一脚碾死它么?
  实力差距太大,自己又只是个散修而已,完全没必要这么做。
  如果他真的想要这份“传承”的话,有一百种办法可以让让罗阵乖乖张口,根本不用这么麻烦。
  这么说来,他应该确实是存了考验的心思才对。
  思绪至此,罗阵心里很快便下定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