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四十八章 血丹

  说完,掌门就率领五位长老率先入阵。
  说是五位长老,但掌门的实力也不过是炼气十层,这些长老的实力自然也高不到哪去,实力最高的那位,也不过是炼气八层的修士罢了。
  最低的那个甚至只有炼气六层而已。
  看来这六个人,应该就是门内的中坚力量了。
  连个筑基期的都没有,确实挺LOW的,不过罗阵也不打算依靠这个门派,他要的,仅仅就只是功法而已。
  片刻之后,谷口忽然传来一阵惊呼。
  “这是什么?!田兴老贼,你居然改造了护山大阵!”
  随后就是一声惨叫声传来,似乎是来敌受了重创,让众人精神猛地一振。
  果然厉害,这么短的时间就能把来袭之人重创,看来这个护山大阵被改造的很厉害啊。
  冰云谷果然是发财了。
  能加入进来,运气真是不错。
  这是众人心里的想法,但是罗阵却是有些奇怪地扭头看了一眼谷口的方向。
  方才来的时候,他就顺便把护山大阵收录进了阵法空间里面。
  当然了,不是完整版的,只是谷口那一部分的阵法。
  作为不完整的阵法,阵法空间自然没办法帮他分解,只不过以现如今他的阵道水平,仅凭他自己也足够分析这个阵法的作用了。
  奇怪的是,在他看来,这个阵法根本就是个纯粹的防阵,一丁点攻击能力都没有。
  那他是怎么攻击的?
  难道这个屋子里的阵法还能凭空把攻击传过去?FTP协议上传?蓝牙传输?
  要不要这么高科技啊。
  正在罗阵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五位长老出来了,满脸苍白,身体摇摇晃晃的,被几名低级弟子搀扶着,一看就是透支过度。
  不过虽然走起来摇摇晃晃的,但是他们几个仍是冲着众人拱了拱手。
  “诸位,事不宜迟,还请助掌门一臂之力!”
  刘姓修士和其他几名修士率先走了出来,进入了房间里面。
  其实在听到掌门说这个阵法会吸收自己法力的时候,众人还是有些迟疑的,这种阵法太邪门了,有点发憷。
  但是在掌门先带着自己宗门的长老进去之后,他们就打消了这个担忧。
  他总不能连自己门派里的中流砥柱都坑吧?
  田兴之所以先带着他们进去也正是这个原因,自己不先做个表率,怎么能让别人放心?
  刘姓修士和其他四名修士进去之后,就见掌门盘腿坐在偌大的大殿中央,在他周围有五个蒲团围成一圈,连在一起正好是个五芒星的形状。
  以掌门为中心,无数繁奥的纹路四处散开,连接上五个蒲团的位置,形成了一个复杂的阵法。
  “诸位快坐下助我诛敌!”
  “是!掌门!”
  五人齐齐应了一声,然后各自寻了个位置坐下。
  刚一坐下,就见阵法微微一亮,然后他们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开了个口子一样,法力飞快流逝。
  几人先是慌乱了一下,然后便镇定了下来,压下出手破坏阵法的冲动,继续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掌门在阵法中间闭着眼睛操纵阵法,时而眉头紧锁,时而汗如雨下,时而快意展颜。
  不知是不是为了防止外面的声音打扰到他,这个房间里面似乎还有着隔音阵法,以至于众人根本听不到外面的声音,所以也就不知道战况如何了。
  想必应该很是顺利吧。
  这么想着的众人静静地坐着,看着时间以及自己法力的流逝,过了一段时间,他们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法力已然见底,但是阵法却依然没有停止,只不过,此时阵法吸收的东西,已经变成了他们的精血!
  “掌门!快停下阵法!我们的法力已经耗尽了!”
  其中一人大声喊道,但是田兴却是恍若不觉,继续运转着阵法。
  另一人挣扎着爬起身来,想要离开这里,却发现刚一起身,一股巨力忽然凭空出现,把他重新压回了蒲团上。
  因为没有了法力保护自身,这一下又是极重,直接压的他筋断骨折,瘫倒在了那里。
  “田兴!你这是什么意思,想要我们的命吗?”
  田兴睁开眼睛,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再也不复先前掌门的宽厚模样,而是嘴巴一咧,露出了一个残忍的微笑。
  “答对了!”
  “你!”
  此人大怒,起身就要来攻击田兴,只不过一股巨力再次压下,让他步上了前一人的后尘。
  “田掌门,有话好说,何必要这样呢?我不要丹药了,还请掌门饶我一命。”
  刘姓修士见他们两人的遭遇,赶紧一脸讨好地说道。
  这精血越耗越快,头发都开始白了,再拖下去就死定了,还是先想办法脱身再说。
  “丹药?哈哈哈哈。”田兴满脸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哈哈大笑起来,“哪有什么丹药,你们都是我的丹药才对。”
  “帮助我增进修为的血丹,哈哈哈哈···”
  听到他这么说,刘姓修士的心瞬间凉了半截。
  他这是要把自己这些散修当成补品啊!
  既然如此,那他压根就不可能放过自己等人。
  你见过好不容易把猎物引进陷阱的猎人主动放生它们吗?
  自己现在就是他的网中之鱼,笼中之鸟,阱中之兽,再无逃生的可能!
  得知自己必死无疑之后,刘姓修士顿时破口大骂起来:“田兴!你行此邪道之术,肯定不得好死!仙盟的人不会放过你的!”
  “仙盟?哈哈,他们才不会管这犄角旮旯里的破事!你们就老老实实地成为我修炼的垫脚石吧,哈哈哈哈···”
  不管五人再怎么谩骂,他们的精血依然在无可阻拦地流逝,很快,五人头发变得雪白,脸上遍布皱纹,身体更是干瘪的像是晒干的橘子一样,皱巴巴地倒在地上。
  把五人的精血全部吸干之后,田兴就催动起了自己身边的那部分阵纹,随后就见空气中忽然浮现出一丝丝血色,血色变的越来越浓,很快就把他彻底笼罩在内,像是一团血雾一般。
  血雾维持了片刻,就开始向中心收缩,它收缩的很快,几个呼吸的功夫,血雾就缩成了巴掌大小的一团,静静地漂浮在他的手上。
  最后,血雾再次猛地一散,融入他身边的阵纹里面,也让阵纹猛地一亮,带上了一丝鲜红。
  “哼!只有这么点法力和精血,还要分给那家伙一半!”
  看着周围散发着红色微光的阵纹,田兴冷哼一声,眼中闪过一丝寒意和贪婪,不过一想到那家伙的实力,他也只能把自己的贪念强行压了下来。
  “算了,就当做是他一起演戏的报酬吧。”
  唤来几名低级弟子把五人的尸体拖出去,把屋里打扫干净,田兴才吩咐他们出去,喊下一批人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