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四章 阵法?程序?

  仆从的生活要比罗阵想象的还累,两个时辰喂一次僵尸,喂完之后还要宰猪杀羊储备血食,把这些事情都做完,一个多时辰就过去了,而且最关键的是,晚上也不能停。
  刚开始做这些事情的罗阵困的直打哈欠,尤其是一开始的时候,他以前哪杀过猪羊啊,忙的手忙脚乱也没宰掉一只,后来还是李志远看不下去了,伸手帮了他一下,顺便教他怎么杀。
  一直过了一个月左右,他才慢慢地习惯这些事情。
  而这一个月里,和罗阵猜的一样,刘洪他们也没有再来找他的麻烦。
  因为先前剩下的符箓本就不多的缘故,一个月之后,抽屉里的符箓用完了,罗阵没办法,只能走向那栋两层木楼,准备去要一些符箓。
  走到木楼前,罗阵先仔细观察了一下,李志远告诉过他,如果小楼周围有一道透明的屏障的话,那就代表仙长在做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千万千万不能打扰。
  只有木楼周围什么都没有,他们才能靠近木楼。
  这都是以前的仆从用生命得来的教训。
  仔细观察了一阵,确定没有什么透明的屏障之后,罗阵才小心翼翼地走到木楼前,轻轻地敲了敲门,恭声说道。
  “罗阵求仙长赐符。”
  等了好一阵子,木门才吱地一声打开。
  “进来吧。”
  进去之后,罗阵没有看到人,只有一楼的几个房间正开着门,巫荣正站在左手边第二个房间里面,运笔如飞,在画些什么。
  罗阵站在大厅里,有些犹豫,不知道应不应该进去,直到巫荣的声音从屋子里面传出来。
  “愣着干嘛!难道还想让老子给你送到手上不成!”
  罗阵这才赶忙走了进去,这才看到,巫荣正在用朱砂画符,罗阵看了一眼,正是自己所使用的那种符箓。
  巫荣画符的速度很稳,中间毫不停顿,一气呵成,一分钟左右就能画好一张。只不过他大概是想一次性多画一些,所以即便已经完成好几张了,他却依然没有停手。
  看着他画符的罗阵有些无聊,于是便不动声色地随意乱看起来,扫了几眼,他忽然看到桌子上有一本翻开的书,因为书是朝向巫荣的,所以罗阵仔细辨认了一下才看清楚上面那三个字是什么。
  云渺阵。
  他在看阵法?
  心里闪过这个疑问,罗阵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的阵法图案。
  在看清楚阵法的瞬间,罗阵感觉大脑嗡的一声,眼前一花,自己仿佛来到了一个四处纯白的陌生空间里面。
  之所以说仿佛,是因为他好像一分为二了一般,一部分意识留在外面,一部分意识则是来到了这处纯白空间里面。
  宛如精分现场。
  先是慌乱了一下,紧接着罗阵就发现自己可以任意地指挥这两道意识,毫无阻碍。因为有测试多线程时的经验,罗阵马上就想到了原因。
  恐怕是自己的意识在这处空间里面具现化出了一个身体。
  镇定下来之后,罗阵就看到纯白空间里面正悬浮着一个复杂的图案,正是先前看到的云渺阵。
  紧接着,云渺阵猛地亮了起来,然后缓缓分解,最后变成了上百个各种纹路。再然后,相同的纹路缓缓消失,只剩下唯一一个,很快,半空中只剩下了二三十个各不相同的细小纹路,就这么静静地悬浮在他的面前。
  这是什么东西?
  满脸疑惑地看了好一阵子,罗阵忽然福至心灵,脑中忽然灵光一闪。
  如果把阵法看作程序的话,那这些,岂不就是代码?
  其实在前世看小说的时候,罗阵闲着无聊的时候就思考过一个问题。
  那些仙侠玄幻小说里的阵法,魔法阵之类的东西,都是经过系统的学习可以掌握的东西,那是不是就可以认为,这些东西都是规范的,自洽的,有着某种可以让它运转的规则存在。
  那换个角度来看,这些东西岂不就是另一种形式的程序?
  每一个阵法或者魔法阵,都是一个独立的程序,组成程序的最小单位纹路,就可以被认为是代码,只要掌握了“语法”和这些“代码”,谁都可以布置阵法。
  只不过身处现世,他的这一想法也只能是空中楼阁,无法证实罢了。
  但是,现在看着眼前这些已经被形状各异的纹路,罗阵的这个脑洞再次浮现了出来,而且他觉得,很有尝试的价值!
  只不过有个问题就是,目前的他只见过云渺阵这一个阵法,参考对象严重不足,仅凭这一个阵法就想推断出这些阵纹的作用以及用法,难度恐怕有点大。
  如果能把整本书都记下来就好了。
  罗阵心里极为懊恼,早知道是这情况,自己先前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翻一遍再说了。
  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吃,他也只能再想其他办法了。
  “好了。”
  正在罗阵在阵法空间——就是那处纯白空间的名字,罗阵随便给它起了个名字——里面急的抓耳挠腮的时候,外面的那道思维忽然听到眼前的巫荣这么说了一声,随后放下毛笔,直起了身子。
  罗阵不敢继续在阵法空间里面呆着,生怕对方看出了什么不对劲,赶紧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外界,然后他就感觉阵法空间里的那道意识瞬间消失不见,那种像是精神分裂般的感受也随之散去。
  还好,可以随时退出。
  放下毛笔之后,巫荣就指着那一摞符箓说道。
  “过两天我要出去办点事情,三五个月才能回来,这是你们两个的符箓。记住,给老子好好地喂那几只僵尸,要是老子回来发现哪只僵尸没喂好,嘿嘿,那你们就自己去跟它们求情吧!”
  “是,仙长请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喂养它们的。”
  嘴上恭敬地这么说,罗阵心里却是在想其他的事情。
  他要出去?而且还出去这么久,这么说来的话,这倒是个机会。
  一边趁着接过符箓的功夫,罗阵飞快地扫了书的另一页,把上面的内容印进了自己的脑海。
  他不是辨认内容然后再进行记忆,而是像拍照一样把这一页都印到了自己的脑海里面,等回去之后再慢慢辨认。
  接过符箓之后,罗阵没有马上告退,而是状似恭谨地站在原地,看着巫荣将书收进后面的书架,他才松了口气。
  运气不错,看来他不打算随身携带这本书。
  而巫荣把书放回去之后,见罗阵还在这站着,眼睛一瞪,喝道:“还呆在这干什么!想让老子亲自送你出去吗?”
  “不敢不敢。”罗阵连忙摇头,做出一副慌张的样子,“我就是想看看仙长还有没有其他的吩咐。”
  “你把那几只僵尸给老子喂好就行了!”
  “是,仙长,这样的话,那我就先告退了。”
  巫荣不耐烦地摆了摆手,罗阵这才小心翼翼地离开了房间,走出木楼之后,罗阵没敢露出任何异常的表情,而是脚步匆匆地返回了自己的住处,将符箓分给了李志远,然后将巫荣的话同样跟他说了一遍。
  语气恭顺,没有丝毫不满。
  收回神识,巫荣看着罗阵离开的方向,随即收回了目光,微微摇了摇头,继续整理自己出门要用的东西。
  “看来是我想多了,一个凡人而已,能有什么心思,最多也就是想讨好讨好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