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七章 吃我超电磁炮啦!

  眼见秦奇被罗阵轻松击败,而且还是在他最擅长的幻阵领域,这一下,哪怕是再不懂阵法的人也不敢再轻视这个忽然冒出来的阵修了。
  秦奇惨败而退,那临野城第一幻阵大家的名头,恐怕从今天开始,就要换人了。
  有些修士更是暗暗思考,要不要过两天就来这里买张幻阵符阵,作为关键时刻的底牌。
  普通修士这么想归这么想,但其余的阵修们可不打算就这么认输。
  就算秦奇输了,那也只能表示此人幻阵修为惊世骇俗,但要说到其他种类的阵法,那可就不一定了。
  若是就此退去,岂不就承认了他临野城阵法第一的名头了?
  所以,在场的阵修们商议了一阵,然后走出了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修士。
  见又走出来了两名修士,那几个新来的赶紧询问身边先前解说的那名修士。
  “请问道友,这两人又是什么什么来头?”
  这名修士本来一直在若有所思地看着罗阵那边,听闻身边的这些修士发问,他这才转头看了一眼走出来的这男女二人。
  “原来是他们。”此名修士眉头一挑,解释道,“如果说先前的秦奇是临野城幻阵第一的话,那此二人就是临野城中,杀阵与防阵第一了。”
  “男子修士名为廖泽凯,专精防阵;女修名为朱彤,极擅杀阵。两人阵法互相克制,平日里也是互不相让,势同水火,没想到今天居然能看到他们俩一起出手,看来秦奇输这一场给他们压力很大啊。”
  “你们别看朱彤一副温温柔柔的模样,她可是货真价实的筑基三层修士,只不过从不以修为压人,而是以阵服人,以阵道修为折服城内所有阵修,成为公认的杀阵第一。”
  “而廖泽凯能和她分庭抗礼,其阵道修为,也可想而知了。”
  “嘿嘿,若是他们两人再输了,那此人临野城第一符阵店的招牌,那可就名副其实了。”
  廖泽凯和朱彤二人走进符阵店之后,修为最高的朱彤柔柔地行了一礼,软声说道。
  “道友在幻阵上造诣,着实让人叹为观止,半盏茶破阵,更是闻所未闻,幻阵第一的名头,从今以后,就属于道友你了。”
  说着,她话锋一转,接着说道。
  “只不过,若想担起符阵第一的这个名头,道友还需战胜我们二人才行,还请道友指教。”
  说完,两人行了一礼,也不入座,而是就这么各自一挥手,一张符纸便悬浮在了二人身前。
  谨记着,两人各自取出符笔,由朱彤取出符墨,两人共用一碗符墨,飞速绘制起来。
  大约小半个时辰之后,两人几乎是同时停手,收起了符笔。
  “好了。”
  “小女子擅长的乃是杀阵,最擅强攻阵法,还请道友指教。”
  “在下最擅防阵,此阵乃是在下最强之阵,若是道友能够破掉,那防阵第一的名头,在下拱手相让!”
  罗阵则是回了二人一礼,说道:“那不知二位道友,想要如何比试?”
  两人对视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然后朱彤将方才他们二人所用符墨推了过去。
  “既是攻防二阵,那就不用搞那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一击定胜负,谁的攻击最强,谁就获胜,谁的防御最坚,谁就是第一。”
  “道友以为如何?”
  “哈哈,正合我意。”罗阵大笑了两声,说道,“还请二位道友稍候片刻。”
  说着,他伸手一挥,两张符纸就一左一右出现在他的面前,随后他双手各取一只符笔,饱蘸符墨,左右开弓,居然一心二用,就这么飞速绘制了起来。
  廖泽凯和朱彤猛地睁大了眼睛,居然一心二用,双手制符?
  而且还是两张完全不同,甚至截然相反的符阵!
  两人探头看去,只见罗阵两只手互不干扰,各行其是,而且极为流畅,若是单看这两只手的话,绝对会以为这是两个人在同时绘制阵纹,任谁也想不到这居然会是一个人在做。
  既然是准备比谁攻击强,比谁防御硬,那自然也没必要隐藏阵纹了,他们两个没有隐藏,所以罗阵也没有隐藏起来,得以让两人看清楚他所绘制的阵纹。
  “廖道友,你能认得他所绘何阵吗?”
  “看不出来,甚至连他所用的阵纹都认不出,简直闻所未闻!”
  “我也是,若不是有秦奇的前车之鉴在那,我肯定也会以为他所绘阵纹有误。”
  “真是奇怪了,他从哪弄到的这些稀奇古怪的阵纹,简直就像···简直就像把那些常用的阵纹打乱之后胡乱拼接起来的一般。”
  “这可不是胡乱拼接的,这些阵纹拼凑出来的阵法居然还能用,而且不知廖道友你注意到了没有,此人所用阵法,要比寻常阵法更强!”
  “嗯?朱道友此话怎讲?”
  “我虽不擅幻阵,但镜花水月此阵我也略知一二,若是正常的镜花水月阵法,确实可以将人完全隐藏起来,只不过若是将法力汇聚到双眼上之后,却依然可以看到阵法所留下的痕迹。”
  “但是方才秦道友陷入阵中之后,我试着看了一下,空中却是一丝痕迹都没有。”
  “竟然如此神异?”正在隐蔽传音的廖泽凯脸上浮现一丝讶色,“这么说来,他所绘制的这两张符阵,应该也是增强之后的阵法了?”
  “怪不得方才朱道友你传音告诉我,让我拿出最强的阵法,我还以为是道友你为了谨慎起见,原来还有这个原因。”
  “你我二人可是最后一道防线了,要是输了,此城之中,你我二人,可就只能屈居第二了。”
  廖泽凯正要待说些什么,忽然听见罗阵说道。
  “好了。”
  两人停下传音,和罗阵一起走出门外,飞到半空之中,分成三角站定。
  “我先来,道友先出手吧!”
  说着,廖泽凯一点自己的符阵,他的身周忽然浮现出一片片仿佛龙鳞般的青色鳞片,将他牢牢护住。
  “是廖道友的得意阵法,逆鳞阵!”
  下方有人惊呼出声,随即又是一声更大的惊呼声。
  “那是什么?”
  众人往罗阵的方向望去,就见他双手抱圆,身体周围有电弧不停闪动,而在他的双手之间,则是一圈银白色的电流,在电流的中央,是一枚银色的钱币,正悬在中央缓缓旋转。
  几个呼吸之后,以那一圈银白色的为底,一个纯粹由电流组成的空心圆柱在众人面前成型。
  而罗阵则是微微一笑。
  “吃我超电磁炮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