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九十二章 头晕不?

  “居然逼老子用出这一招,小子,有点本事,看来你的奇遇不光是修为进步,还学会了这么多稀奇古怪的法术。”
  巫荣再次用法力封住断口处,满脸阴沉地说道。
  “老子一定要折磨你七天七夜,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完,他又拿出几张符箓,或烧或打,全都加到了铁骨魔猿身上。
  魔猿身上伤势尽数恢复,连身形都涨大了几分,浑身皮毛漆黑,根根竖起,犹如钢针一般,额头上也冒出了一根尖角,寒光闪闪。
  双翼也是黑光闪亮,像是金属铸就的一般。
  双爪上面更不用说了,鲜红如血,甚至连同它的肘尖都凸出来两根黑亮的尖刺,看起来狰狞无比。
  一声令下,魔猿身形一动,再次化为一道黑影,绕着罗阵飞速攻击起来。
  只不过不管它如何实为,罗阵的防身护罩却依然岿然不动,坚不可摧,任凭魔猿如何疯狂攻击,都没有丝毫破裂的迹象,最多也不过是抖上一抖罢了。
  要知道,现在的防御阵法可是罗阵精心改造强化之后的阵法,虽然外表还是青云阵的模样,但是里子早就面目全非了。
  参考了好几个阵法,他才将青云阵改造成现在这个样子,防御力相较于以前的青云阵,防御力翻倍都是少的。
  持久力就更不用说了,无限能源,跟我比持久?
  你怎么不去找姚明比身高,找泰森比拳击,找发哥比演技啊?
  但是巫荣可不知道,他还一心以为罗阵获得了一件极品法器呢,惊诧的同时,眼中的贪婪之色更甚。
  这么强的防御力,绝对是上品法器里的极品!甚至有可能都摸到了法宝的门槛!
  只不过···
  任你法器再强,最后还不是一样要落到我的手里!
  想到这里,巫荣嘿嘿一笑,然后高声说道:“小子,赏你个活命的机会,把你手上的法器交出来,老子就让你活着离开。”
  “让我活着离开?这话应该是我说才对吧,赶紧自废功力,我还可以饶你一命!”
  巫荣哈哈大笑了两声,满脸嘲弄地说道:“自废功力?小小年纪,口气倒是不小,你还是先从老子的阵法里逃出来再说吧!”
  “逃出来?”
  罗阵的声音从云雾中传出,即便在魔猿如疾风骤雨般的攻势中也清晰可闻,语气中带着一丝戏谑。
  “不好意思,这么垃圾的阵法,我都懒得逃,直接破开就完事了。”
  “哈哈哈哈···垃圾阵法?黄口小儿,狂妄自大,你才修炼几年,就敢自夸要破开老子的阵法?你要是能破开,老子就跟你姓!”
  “是吗,那你这个儿子,为父就收下了。”
  话音落下,只听砰砰几声闷响传来,紧接着,一阵清脆的碎裂声从半空中响起,让巫荣脸色猛地一变。
  那里,正是阵盘的位置!
  果然,下一瞬,云雾迅速消散,转眼间的功夫就天清地明,重回明朗。
  而那枚白色的阵盘则是碎裂成好几块碎片,从两人眼前落了下去。
  罗阵收回多余的几条炎龙,笑眯眯地看着巫荣说道:“怎么样,巫荣,不对,罗荣,我说破掉就破掉了吧?”
  巫荣脸色阴沉的简直都要滴出水来。
  打死他都没想到,自己花大价钱弄来的,曾经硬生生耗死了十几名修士的这枚阵盘,居然真的被他这么轻易地破掉了,甚至连阵盘都没能保住!
  真是见鬼了,他是怎么修炼的,修为这么高,还学会了这么多稀奇古怪的法术,甚至连阵道修为都这么高!
  这么短的时间就能破开云渺阵,太夸张了吧?
  要是让他知道罗阵其实并不是一开始就在准备破阵,而是从刚才雷电藤蔓失效之后才开始的,估计他扭头就跑了。
  这倒不是罗阵的阵道修为高到几十秒就能破开一个阵法的地步,而是因为云渺阵这个阵法他实在是太熟了!
  作为他手里唯一一个群控技能——当然了,是在以前,在如今得到星罗真人的阵法传承之后,罗阵的阵法储备已经得到了极大的补强,各种类型的阵法都有。
  只不过以前他可没有这么多的阵法,只能在云渺阵上下功夫,想办法优化,加强。
  所以对罗阵而言,云渺阵这个阵法,他太熟了,甚至熟到给他截出来一块阵纹,他立马就能说出这块阵纹是阵法哪部分的。
  在这种情况下,巫荣在他面前使用云渺阵,可以称得上一句班门弄斧了。
  作为他杀手锏的阵法被破掉,巫荣当机立断,几乎没有犹豫,直接控制着魔猿飞身扑了上去,让它紧紧地缠住罗阵。
  而他本人则是脸色一白,身上猛地冒出一阵血雾。
  抬头满脸怨毒地看了罗阵一眼,巫荣身化血光,猛地一闪,就向着天边飞射逃去。
  要说的话,巫荣果然不愧是老牌邪修,不光心狠手辣,也够果断,费了这么大心血祭炼的铁骨魔猿,说放弃就直接放弃掉,只为了自己能够脱身。
  虽说魔猿很强,足以抗衡炼气十层的修士,但是对方那个极强的护身法器却完全抵消了他的这一优势,否则的话,现在的魔猿早就该破开他的护身法器,将他撕成碎片了。
  更不用说现在还没有了云渺阵的掩护,对方完全可以不管魔猿,全力攻击自己。
  在炼气十层修士的正面进攻下活下来,巫荣还没这么狂妄。
  所以他才会果断用魔猿当弃子吸引火力,然后自己用血遁逃跑,魔猿虽然宝贵,但还是自己的性命更加珍贵一些。
  而罗阵看着他发动秘术逃跑,就只是站在那里笑眯眯地看着,连出手阻拦的意思都没有。
  巫荣发动血遁之后,眼前身周便全是一片血红之色,不过反正是在天上飞,就算看不清楚也没关系,直接埋头硬冲就行。
  不知道飞了多久,秘术时效到达,周身的血雾尽皆消散,巫荣的身形这才慢慢地停了下来。
  一停下来,他就听到一阵凄厉的嘶吼声从身后传来。
  咦,这个吼叫声,好像有点耳熟啊?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自己曾经在哪听过这阵嘶吼,一道满含戏谑的声音忽然从他的身后传了过来。
  “呦,飞累了?啧啧啧啧,转了整整七千八百九十四圈,头晕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