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十五章 前往流云宗

  罗阵这边,自从朱彤走后,又陆陆续续地来了好几个筑基期修士,前来购买通讯符阵。
  有的人只买一张,有的人却是买了好几张,最多的一个甚至买了十张之多,也不知道他是准备拿去送人还是转卖。
  不过这就和罗阵没关系了,反正他觉得三百块下品灵石这个价格已经可以了,别人能用高价卖出去,那就是别人的事了。
  或者说,有人免费帮他推广,他乐意还来不及呢。
  先占领市场再说。
  至于一张符阵用几十年?
  想多了,前世那些手机,哪个不能用上十几年,可有谁真的用上十几年不换手机?
  到时候推出增强版,就不信你们不换!
  除了通讯符阵之外,罗阵其他的符阵依然卖的很火,虽然因为耽误那两个半月导致少赚了不少钱,但是通讯符阵又帮他把这部分损失给补了回来,所以在房租到期的时候,罗阵的手上不多不少,正好三百块中品灵石。
  当然了,零零散散的下品灵石也有好几百块。
  以二十块中品灵石的本钱,在一年之内赚到三百块,足可以称得上一句暴利了。
  这就是技术垄断的优势。
  若是罗阵和其他人一样,售卖的都是些常规阵法,别说一年赚到三百块了,一年几十块还差不多。
  城里的符阵店可是有好几十家呢,你要是没点压箱底的东西,那别人凭什么来你这里买?
  要不是没有东方前辈的邀约,罗阵还真想一直在这里开店,这赚钱速度,太爽了。
  而且买其他东西也方便,比如丹药,隔了一条街就有好几家买丹药的店,修炼用的,疗伤用,解毒用的,应有尽有。
  一边赚钱,一边修炼,多爽。
  不过他还是惦记着东方前辈说的那个大机缘,大不了那边的事办完了之后,再回来开店也一样嘛。
  而现在,一年房租期满,罗阵准备离开了。
  头天晚上,罗阵收拾好店内的东西,整理好前两天购买的丹药等杂物,确认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了之后,他便关好门,飞身离开。
  第二天,前来购买符阵的修士看着紧闭的店门,还有光秃秃的门楣,齐齐愣在了原地。
  这位前辈,离开了?
  这家符阵店关门的消息飞快在城内传开,在众修士们大失所望,后悔没能提前多买上一些符阵的时候,也让其他符阵店的阵修们松了口气。
  罗阵以一己之力,硬生生抢走了整个临野城将近三分一直的符阵营业额——而且基本上全是面向筑基期修士的,让他们的收入减少了不少。
  他这一离开,对这些阵修们而言,无异于压在头顶上的一座大山不翼而飞,怎一个海阔天明可以形容。
  虽然罗阵已经离开,但是这家店却渐渐变成了临野城的一个传说,以至于后来每个租下这家店的修士,只要是制符的,都会拿来和罗阵比较,比较的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
  渐渐地,再也没有阵修敢租下这家店当做符阵店,只有收购灵材或者贩卖丹药的修士才敢租下这家店面经营,倒是成了城内的一件不大不小的趣事。
  而另一边,九天之后,罗阵来到了流云宗的宗门外。
  因为他没有掩饰自己筑基期修为的缘故,看守宗门的弟子大老远地就发现了有个陌生修士靠近,而且还是一名筑基期的修士。
  两个负责看守宗门的弟子赶紧提高警惕,取出了示警用的法器,做好了准备,等罗阵来到山门前之后,两人躬身行了一礼,。
  “请问前辈来我流云宗,所为何事?”
  然后他们就见这名陌生修士来到护山大阵前停了下来,好在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而是取出一块令牌用法力送了过来。
  “在下罗阵,应贵宗的东方前辈之邀前来,还请二位通报一声。”
  两位守门的弟子控制护山大阵让令牌通过,取过令牌仔细查看了一下。
  “确实是东方长老的令牌。”
  “嗯,你在这里守着,我去通知东方长老。”
  两人小声商议了一下,其中一名修士拱手行了一礼,说道。
  “还请前辈稍后,我这就去通知东方前辈。”
  罗阵拱手回了一礼:“有劳了。”
  说罢,这名修士便飞身离开,不多时,一道流光瞬息而至,一阵大笑声也随之传来。
  “哈哈哈哈,我还在想你小子是不是没有晋级筑基,不敢来见我了呢。”
  “见过东方前辈。”罗阵先向着他行了一礼,然后才笑着说道,“自从当日分别之后,我可是一直在期待东方前辈所说的机缘呢,连修炼都刻苦了几分,这才得以顺利筑基。”
  “哈哈哈,你小子倒是会说话。”东方胜哈哈大笑了两声,一挥手,护山大阵上便出现了一个入口,“进来吧,我慢慢跟你说。”
  罗阵走入护山大阵里,东方胜带着他往宗内前行,不过两人没有飞行,而是步行前进,走了没几步,东方胜随口问了一声。
  “几品筑基?”
  他倒是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只不过就是随口问了一声罢了。
  大概就像是一个大学毕业生遇见一个刚参加完高考的小辈,顺口问上一声考了多少分一样,没有什么深意。
  罗阵当然不能实话实说,别说十品筑基了,说自己九品筑基他都觉得不放心。
  一个阵道天赋高超,但是修炼天赋马马虎虎的修士,那就是顶级的工具人,一般没人会去对付他,而是选择交好。
  但要是一个阵道天赋高超,修炼天赋也惊艳绝伦的修士,除了是顶级的工具人之外,还是一个未来的高级修士。
  这种情况下,就很有可能会被有心人给盯上,万一遇见心理变态的人,就看不惯这种天才,就喜欢杀这种天才,你找谁说理去?
  更何况罗阵身为散修,无依无靠的,别人杀起来一点顾忌都没有,还是怂一点比较好。
  所以在出来之前,罗阵就想好自己对外宣称的筑基品级了。
  直接砍一半。
  “品级不好,只有五品筑基。”
  说这话的时候,罗阵虽然语气很谦虚,但是眉毛却是忍不住微微上挑,一副很得意很自豪的表情。
  演技满分。
  五品筑基,在修仙界算是中等稍微偏上一些的位置,既不会让人看不起,也不会被人记挂上。
  在各大宗门中,五品筑基自然是不罕见,但是在散修之中,五品筑基却是足以自傲了。
  “身为散修,能够成就中三品筑基已经很不错了,看来奇遇虽然让你的修为进步快了一些,但是你却没有因此浮躁,而是好好地打牢了基础,这份心性,很不错。”
  东方胜也没有吝于称赞,点头夸赞了一句。
  罗阵则是略带欣喜地回了一句:“多谢东方前辈夸赞。”
  东方胜微微点了点头,转头说道:“是不是很好奇我让你过来有什么事?”
  没等罗阵回答,他就继续自顾自地说道。
  “不过现在还不能告诉你,还差三个人没到,等人都到齐了之后,自然会有人跟你们讲解这些事情,到时候,是否接受,就全看你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