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五十六章 特洛伊木马

  他们去破解洞府,杨浩自然不用跟着了,见他们达成协议之后,杨浩就告辞离开,回去继续卖自己的大力丸···不对,是炼气散了。
  罗阵则是和宋家兄弟两人一起前往洞府的所在地。
  三人一直飞了四五个时辰,宋立武才出声说道。
  “到了。”
  三人落下,来到一座高山前。
  “就是这了。”宋立武落到地面之后,往前走了几步,指着一处光秃秃的山崖说道,“这里原本是有个入口的,只不过被阵法遮掩住了。”
  说着,他随手拍了一下,想象中山石崩碎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山崖反倒像是被拍了一下的屏幕一样晃动起来。
  “别看这个阵法不起眼,但是却极为坚固,我们二人曾经合力攻击了整整一天一夜都未能将它破开。而以我的阵道水平,也看不出来它到底是个什么来历,无法破解。”
  罗阵好奇地凑上去,感兴趣的同时,罗阵也不由得好奇地看向了宋家两兄弟。
  这么隐秘的入口,他们是怎么发现的?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是受雇来帮忙的,又不是来打探别人隐私的。
  把手按在“山崖”上,罗阵开始仔细感应。
  并不是所有的阵法都会把阵纹显露在外面,像这个阵法,它的阵纹就被彻底地隐藏了起来,对于罗阵而言,这个阵法就完全是个黑盒子。
  要是以前,他还真得好好想想办法才行,但是现在,他却有了个新的想法。
  这个世界的破阵方式分为技术流和暴力流。
  暴力流就不用多说了,砸就完事了,简单粗暴,弊端也很简单,消耗太大,需要的实力也比较高。
  至于技术流,那就是靠阵道修为破阵了。
  一点点的尝试,猜测,推演,直到找出阵法的跟脚,然后再根据对方阵法的构成,找出阵法的破绽,最后再根据这些破绽破阵。
  但是从上次被坑那一次之后,罗阵就忽然产生了一个想法。
  破解阵法的时候,是不是也可以把自己的法力注入进去呢?
  当然了,要是外来的法力,和阵法运转的灵气不同的话,阵法是会抗拒的,但是他有阵法空间啊,他能模拟出所有的阵法所需的灵气。
  只要能把灵气注入进去,然后他就可以根据灵气运转的路径把阵法的样貌描绘出来,只要知道了阵纹,那破阵还是个事儿吗?
  这样一来,破阵的难度就大大减少了,他只需要想办法知道阵法所需的灵气是什么样子的就行了。
  现在,罗阵准备试试这种破阵方式。
  首先,要找出来这个阵法用的什么灵气。
  虽说天地灵气都是一样的,但是经过阵纹的转化,转化出来灵气可就不一样了。
  比如最基础的五行灵纹,经过这五种灵纹转化的灵气,就会分别变成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的灵气,以供阵法使用。
  但是阵法所用的灵纹显然没有这么简单和单纯,多种灵纹混用都是常事,比如九霄青雷阵就用到了两种灵纹,雷灵纹和木灵纹,把无属性的天地灵气转化为雷属性和木属性,然后再把它们融合起来,变成木雷。
  所以罗阵必须得找出来这个阵法到底用了几种灵纹,灵气有哪些属性,并且每种属性的比例各占多少,这才能模拟出完全一致的灵气,注入进阵法之中。
  罗阵只能一点点的刺激阵法,根据阵法的反应来感应阵法中流动的灵气的组成,然后再根据这些组成评估出一个大致的比例,最后再一点点的调整比例,试着注入进去。
  这无疑是个细致而又麻烦的活,但是他又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这样一点点的尝试。
  这一试,就是整整三天。
  一直到第四天中午,罗阵才试出来这个阵法运转所需的灵气构成。
  “73%的土属性灵气,15%的水属性灵气,还有8%的风属性和4%的木属性灵气,还真够复杂的。”
  不管再复杂,只要知道了阵法灵气的构成,那剩下的就好办了。
  罗阵进入阵法空间,很快就构建出了一个小型的阵法,阵法的作用很简单,就是按照这个比例输出灵气。
  灵气在阵法空间里面生成,然后顺着他手臂的经脉流出,注入进了阵法里面。
  没有排斥,也没有抗拒,就像是溪流汇入了大河,从他手心里流出的灵气一进入到阵法中,就融入到了阵法里面,和阵法中原本就在流淌的灵力一起在阵法中流转起来。
  而罗阵则是控制着这丝灵气一直往下,一直往深处走,一直走到阵法最底层的地方,然后融入了进去。
  灵气流转的速度很快,几个呼吸的时间,这丝灵气就转了一圈,重新回到了起点。
  与此同时,阵纹自然也被他全部收集起来了。
  果然可以!
  罗阵面带喜色地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完好无损的阵法,任谁也想不到,这个阵法已经被他完全渗透,连阵纹都被他给摸清楚了。
  套用里界的一句话,连里面都是他的形状了。
  手动滑稽。
  emmmm,这种破阵方式,就叫它特洛伊木马好了。
  这丝灵气进去容易,但要抽出来就难了,不过罗阵也没打算再把它再收回来,任由它融入进了阵法里面。
  一丢丢灵气而已,送你了。
  收回右手,罗阵就闭上双眼,开始集中精神解析阵法。
  “立武,你能看出来他用的是什么破阵法门吗?”宋书文盯着罗阵看了一会儿,向着身边的宋立武传音道。
  宋立武正在闭目修炼,闻言睁开眼睛,同样向着罗阵看了过去,摇头道。
  “看不出来,他根本就没有试探阵法的举动,先前只是隔一会儿按一下阵法而已,现在更是在发呆,完全看不出来是在干嘛。”
  “难道他是在耍我们?”宋书文自语道,随即就否定了自己的这个猜测,“可是没必要啊,他这么做能有什么好处?”
  “也许他有自己的独门破解方式呢?”宋立武说道,随即一摆手,“哎算了,大哥,想这么多干嘛,破解不开的话,大不了咱们就再换个人呗。”
  “大哥你就是想的太多,难道这个洞府还能正好是他的不成?这荒山野岭的,要不是咱们跟踪那小子过来,谁能想到这里居然还有处洞府?”
  “也是,是我多心了。”宋书文有些自嘲地摇了摇头,“也罢,那就再等几天吧。”
  说完,两人便各自继续闭目修炼。
  准备工作都做了这么久,真正破阵的时间只会更久,既然如此,那就闭个小关好了。
  修炼一途,容不得丝毫懈怠啊。
  两人在身边布下禁制,然后就闭上眼睛,进入了深层次的修炼。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略带着喜悦的声音从禁制外面传了进来。
  “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