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三十九章 人人都是充电宝 实名羡慕

  在手表开机的一瞬间,手表便会和罗阵这两个月准备好的符阵进行一次通信,获取当前的时间,然后显示到表盘上,不然的话,表盘上光秃秃的一片,也太难看了些。
  虽然这是个法器,而且因为要控制成本的关系,无法像符阵那样存储那么多的法力,但哪怕是残留下来的这一点法力,也足以让时间显示上一两个月。
  毕竟这个时间是在本地计时的,除了开机那一下需要与时间服务器通讯校准一下之外,其他时候都是由法器再本地自行计算时间的。
  当然了,这点法力也就只能显示先是时间了,若想使用其他功能,那就必须得自己注入法力才行了。
  不得不说,这一点简直是前世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功能。
  人人都是大型充电宝,还是5V-220V输出随时可变的那种。
  而且为了以防万一,手表直接通信的这个符阵只是个代理符阵,真正充当时间服务器的符阵则是有五张,被他弄成了一个简单的集群,以实现时间服务器的高可用。
  这样的话,就算某个充当时间服务器的符阵出了问题,比如寿命到期,或者被人为损坏,那也不会导致获取时间失败。
  除非五张符阵一起损坏,但是只要没有人为的破坏,这种几率就太小了。
  当然了,这些符阵自然是都设计成了无限阵法,往那一扔,基本上就不用管了。
  而且这种方式耦合低,可扩展性高,若是后期需要增加时间服务器,法器上不用做任何修改,只要修改代理服务器就行了。
  当初罗阵和陶思诚设计好通讯符阵的时候就约定好了,罗阵这边制造出来的符阵,号码都以二三四五开头,而陶思诚那边设计好的符阵,号码则是以六七八九开头。
  而以一开头的号码,那自然就是留作特殊用途了。
  就比如代理符阵和充当时间服务器的符阵,就都是用的以一开头的号码。
  就当是IP地址了。
  和通讯符阵一样,通讯法器也必须用灵识进行绑定才能使用,否则的话,那就真的只能当个手表来用了。
  罗阵绑定灵识的时候,其他三人也分别去过一块手表,戴在了自己手上,注入了法力。
  “罗道友,你的这个计时方式倒是蛮有意思的,一天分为二十四个小时,每个小时又分六十分,一分再分六十秒,一秒再分一千毫秒,虽然换算比例比较奇怪,但是从大到小,细致入微,很明了,也很精确。”陶思诚看着手表上面的时间,点头称赞了一句。
  阵修说白了就和上辈子的理工男差不多,看到这种精细有规律的计时方式,陶思诚瞬间就迷上了,虽然这些单位之间的比例在他看来有些古怪,但是最起码要比现在要用的计时方式精确简练的多。
  “不光如此,这些数字也很奇特,居然用这些符号来代表数字,写起来可要简单多了。”王临风也同样说道,“只不过,难道你还要给每个购买法器的人讲解这套计时规则和这些符号吗?”
  “当然不是。”罗阵笑着说道,“这个法器可是要有包装盒的,每个包装盒里肯定要附录一份使用说明书,不管是法器的使用方式,还是计时方式,乃至这些数字,都会在里面详细讲解一下。”
  “这样啊,那就没问题了,完全同意。”
  “不过,除了这些事情之外,还有个难题。”王临风扫视了他们一眼,无奈地一耸肩,“既然咱们打算把这些法器推广到全修仙界,光靠我一个人炼制,恐怕有些力不足心吧?”
  他这还是说的客气了,这么大的工作量,岂止是力不从心,他这一辈子全搭上都不一定够。
  “还是说,罗道友你有其他的人脉?我可事先提醒你,这个工作量,可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能搞定的。”
  “这个嘛,我早有计较,不过接下来,还得再麻烦下一王道友。”
  罗阵笑了笑,取出了一个四四方方的黑铁块,放在了众人面前。
  “这是什么?”
  三人好奇地凑上前来,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发现只是最常见的黑铁而已。
  罗阵放好空白符纸,倒好符墨,然后就激活了主控符阵。
  片刻之后,一张绘制着阵法符纸便被这个怪模怪样的东西“吐”了出来,陶思诚瞬间就认了出来,这个符阵,正是通讯符阵。
  “这个东西,居然能自动绘制符阵?!”
  王临风看着这个平平无奇甚至有些丑陋的黑铁块,满脸的不敢置信。
  难道,这个东西是什么上古秘宝?
  可是也不对啊,上古秘宝,怎么会自动绘制最近才创造出来的通讯符阵?
  而陶思诚则是面带感慨地摇了摇头:“罗道友果然是天纵之才,我也曾经想过创造出可以代替人绘制符阵的阵法,但却毫无头绪,没想到罗道友居然连法器都创造出来了。”
  “陶道友过奖了,我也是灵机一动,才将其创造出来,而且与其说它是法器,倒不如说是机关更准确一些。”
  罗阵笑着打开了刻录机,把内部构造展现在了他们面前,然后把主控符阵抽了出来,刻录机就瞬间停了下来。
  “阵法居然还能做到这种事情?”王临风满脸惊奇地看着这个结构简单的机关,啧啧称奇,“我忽然有些后悔没学阵法了。”
  罗阵笑了两声:“哈哈,不是有位前辈说过吗,阵道即天道,作为直指大道的法门,有这么点功能还不正常嘛。”
  这话一出,其他三人顿时满脸古怪地看向了罗阵,看的罗阵有些莫名其妙。
  “干嘛这么看着我,这是我从一本叫做《基础阵法入门》的书上看来的,还是说,这句话有什么问题?”
  “没有问题。”陶思诚摇了摇头,说道,“只不过,这句话是我两仪山的开派祖师所言而已。”
  罗阵:“···”
  感情自己引用了一句名言,结果正好是人家祖师爷说的,怪不得这仨人都这副表情了。
  “看来罗道友跟两仪山还是挺有缘分的,想必,当初罗道友就是看到了这句话,大感触动,所以才决心投身阵道的吧?”
  看了王临风一眼,罗阵觉得自己还是闭嘴吧。
  难道要告诉他们,当初自己看到这句话之后,第一反应就是这家伙真能口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