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五章 你怎么还不破阵,认输了吗?

  符阵之法是最近才被创造出来,也是最近才流行起来的,同样的,用符阵来进行斗阵,也是最近一两年才开始出现的。
  因为出现的时日较短,所以用符阵斗阵的时候,并没有形成一个大家都承认的规则。
  就比如说阵纹。
  按照正常情况来说的话,符阵最后要有一个隐阵的操作,将绘制好的阵纹隐入符纸之中。
  这个步骤有两个好处。
  一是保证了制符师的阵法不会被别人偷学过去,二就是保证了在战斗的时候,敌人不会从阵纹上找出阵法的漏洞。
  同样的,在斗阵的时候,有人也遵循这一点,不管是绘制阵纹的过程,还是最后的阵纹,都会隐藏起来,不会让对手知道。
  很显然,这种斗阵方式难度较高,耗费的时间也较长,但也比较考验阵修的水平,此种斗阵方式,和正常的破阵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区别了。
  而另一种方式,自然就是显现阵纹的斗阵之法了。
  也就是秦奇主动选择的这种方式了。
  而他之所以选择此种斗阵之法,原因很简单。
  千奇百幻阵此阵已经被他理解的无比透彻,甚至还能对此阵法做一些调整,和最初的千奇百幻阵比起来,秦奇如今所使用的的此阵,已经可以称得上一句面目全非了。
  所以,就算罗阵以前曾经见过千奇百幻阵这个阵法也没关系,秦奇有这个自信,就算是这个阵法的创造者来到他的面前,也照样会被他困在此阵之中,无法脱身!
  就算是显现阵纹进行斗阵,秦奇也不觉得对方会从此阵中逃出。
  破掉?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至于罗阵是否会将此阵偷学过去,他也毫不担心,此阵何其复杂,哪怕对方是筑基期的修士,又岂是这短短一小会儿的时间所能记忆下来的?
  金丹期还差不多!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用到阵法一道上,那就是无比贴切的至理名言。
  哪怕阵纹只有一丝的错漏,那整个阵法便就成了废阵,没有丝毫用处。
  如此一来,若是显现阵纹进行斗阵的话,他反倒可以先行分析对方的阵纹,这无疑是一个极大的优势。
  他可不认为对方会有自己这么丰富的幻阵经验,会有这么庞大的幻阵阵纹储备。
  原因很简单,年龄在那里放着,阵道修为又不像自身修为,还能靠奇遇提升,而阵道修为只能靠日积月累的功夫,又岂是能偷懒速成的?
  只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连最基础的阵纹都画不好,居然能把这么简单的一个阵法画成这副模样。
  没错,将这些错误的阵纹还原之后,秦奇已经看出了此阵的跟脚。
  同样是入门级别的幻阵,镜花水月。
  呵,居然拿这种阵法来斗阵,简直可笑!
  更可笑的是,连这种最简单的阵法都被他画成了这样,哪来的勇气敢自称临野城第一?
  虽然看出了罗阵绘制的阵纹错漏百出,但秦奇却没有提醒他,而是抓过来一个椅子,一脸轻松地坐在了那里。
  等下斗阵的时候,我一定要好好地羞辱你一番!
  外面围观的众人一看他这个表情,又是一阵小小的骚乱,不管是认识还是不认识他的修士,看到他这个模样,脑子里肯定都会浮现出两个字。
  稳了!
  见此情景,围观的那几个同为筑基期的阵修则是开始低声议论起来。
  “啧啧啧,秦奇道友果然不愧是幻阵大家,对方的符阵还没制完,他就已经胜券在握了。”
  “看来秦道友已经认出了对方所绘何阵,果然不愧是临野城第一幻阵修士,这份阵道修为,当真惊人。”
  “是啊,看来这家店马上就要关门了。开门之日,即是关门之时,也足可以流传百年了,哈哈哈哈···”
  “咦,道友这么一说,说不定这小子打的正是在这个主意呢,不求流芳百世,但求遗臭万年啊”
  嘲弄间,罗阵的符阵绘制也到了最后的收尾阶段,片刻之后,他的手一提,然后把符笔放到了一边。
  “好了。”
  “好了?”
  秦奇面带嘲弄地低头看了一眼,果然,摆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被绘制的乱七八糟的镜花水月阵法。
  熟悉无比的阵纹,在秦奇看来优美秀丽的阵纹,到了对方的手里,却变得混乱而又怪异。
  简直就是在玷污阵法!
  不过罗阵却像是毫无所觉一般,一边把自己的符阵递过去,一边拿过了秦奇的符阵。
  “既然都准备好了,那就开始斗阵吧。”
  既然要斗阵,那自然不能在屋里比斗,阵法的范围那么大,屋子里就只有这么大点空,根本就施展不开。
  所以一般斗阵的时候,都是飞到天上比试。
  罗阵拿着秦奇的符阵,走出门外,脚步一动,就飞到了半空之中,紧接着,他一点符阵,然后将符阵扔了出去。
  符阵飞出数米之后就猛地一顿,停在了那里,紧接着,一道淡紫色的微光一闪,半空中就出现了一个方圆数米的由淡紫色雾气笼罩的圆形区域。
  正是千奇百幻阵的笼罩范围。
  前面已经说过了,符阵这种东西,虽然方便,但和阵盘比起来,确实要弱上不少,这个弱,不光体现在威力上,还体现在了范围上面。
  若是正常的千奇百幻阵,笼罩方圆几十米还是没问题的,现在却只剩下了这区区方圆数米的大小,若是正常战斗的话,除非是近身战斗的体修,否则就只能想办法把敌人引进去才行。
  但现在既然是斗阵,那就不用考虑这一缺点了。
  没有丝毫迟疑,罗阵身形一动,直接钻了进去。
  进入阵法之后,他一开始还能保持眼神清明,但几个呼吸之后,他的眼神开始渐渐变得迷茫,很快便失去了焦点,人也就这么呆呆地愣在了半空之中。
  显然,他已经陷入幻阵之中了。
  见他已经入阵,众人齐齐将目光投向了秦奇,然后就惊讶地发现,他正一脸嘲弄地拿着对方的符阵,却丝毫没有入阵破阵的意思。
  “秦道友,你怎么还不开始破阵啊,难道是他的阵法太过容易,你不屑于出手?”一个修士喊道。
  秦奇看了他一眼,脸上嘲弄之色更甚。
  “太容易?你这么说倒也没错,只不过,他的符阵不光是容易这么简单,这个符阵···”
  说着,他拿起符阵抖了一下。
  “这个符阵,压根就是个废阵!”
  废阵?
  众人齐齐一愣,然后就见秦奇将阵法展示给了众人,让他们看清楚了上面的阵纹。
  “这个好像是···镜花水月?只不过,错误的地方怎么这么多。”
  一个阵修率先认了出来,先是惊讶了一下,随即也是一脸鄙夷。
  连这种最基础的幻阵都错成这样,可想而知其阵道修为如何了。
  哗众取宠之人罢了!
  怪不得秦奇根本就不愿意破阵,别说破解这种阵法了,就连与这种修士对阵,那都是一种耻辱!
  只不过。还没等众人出声说什么,就听半空之中传来了一道声音。
  “咦,你怎么还不破阵,认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