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九十章 铁骨魔猿

  当年罗阵他们逃出来的事情太过于蹊跷,以至于巫荣考虑了老长时间都没能想明白怎么回事。
  连带着罗阵他们的样貌也在巫荣的脑子里循环播放了几十遍,对他们的印象比较深,所以才能一眼就认出来罗阵曾经的长相。
  不过认出是谁之后,巫荣心中的惊诧和疑惑却是不减反增。
  当年只是一个凡人的他,怎么忽然摇身一变,变成炼气十层的修士了?
  难道是被夺舍了?
  不对,就算是夺舍,重修速度也不可能这么快!
  “不可能,当初那小子只是个凡人,这才几年,怎么可能忽然就变成炼气十层的修士了!”巫荣盯着罗阵,斩钉截铁地说道,“说!你到底是谁,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啧,井底之蛙,怎知天地之广阔。”
  罗阵啧啧两声,摇了摇头,一伸手,一团黑色的法力就从他的手掌心飞出,向着巫荣飞了过去。
  “看看这是什么。”
  巫荣不知道他在打什么鬼主意,小心地引过一丝法力,仔细一看,顿时大惊失色。
  “鬼幽决?!你怎么会这门功法!”
  “你放在二楼的,我把你的东西全都带走了,自然也包括这门功法了。”
  巫荣脸色阴沉地看着罗阵:“原来是你,焚我住所,盗我功法,掘我药田,窃我僵尸,害我无家可归···”
  “没想到老子我居然会看走了眼,引狼入室!”
  “不过···你真以为炼气十层就能赢过老子了吗?”
  话音落下,巫荣左手闪电般一挥,一个白色的圆盘就被他扔了出来,飞到罗阵旁边。
  “云渺阵,开!”
  巫荣左手一指,正在疾飞的圆盘猛地停在半空中,然后微微一亮,无数云雾瞬间从上面飘散出来,转眼间就覆盖了方圆十几米的空间。
  “区区炼气十层而已,你不是老子杀的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说着,巫荣右手一拍腰间的那个黑色储物袋,一道黑光从中飞出,化为一只浑身漆黑,背生双翼,双眼血红,双爪尖利如刀的猿猴。
  猿猴刚一出现,就猛地仰天嘶吼一声,在巫荣地指挥下钻进浓雾中,悄无声息地摸到了罗阵身边,双眼血光一闪,奋力跃起,向着罗阵的头颅狠狠抓下!
  眼看着它的双爪就要把他的头颅抓碎,而罗阵却是毫无所觉,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似的,任凭猿猴尖利双爪抓下。
  见此情形,巫荣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喜色。
  幻阵加铁骨魔猿偷袭,这一招已经杀了十几名修士,一向是无往而不利,就算有些修士能够稍微抵挡片刻,最后也逃不出云渺阵的封禁,最后丧命于铁骨魔猿之手。
  甚至连炼气十层的修士也不例外。
  只要对方无法逃出云渺阵,就算是耗,巫荣也能把对方耗死!
  这就是阵法的优势!
  只不过现在嘛···
  巫荣轻蔑地看了一眼傻愣在原地,甚至连护身法术都没有激发的罗阵,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微笑。
  怪不得实力提升这么快,恐怕是有了极大的奇遇,然后埋头修炼至今,所以才会一点争斗经验都没有,连被人困住了都不知道第一时间激发护身法术。
  只知修炼的傻子。
  这种修士他也见过,不过一般都是大门派或者大家族的子弟,像是这么死板的散修,他还真是第一次见。
  只不过,他这丝微笑刚刚挂到嘴角,就听叮的一声脆响,罗阵的身边忽然出现了一层像是青色云雾般的东西,铁骨魔猿那开金裂石犹如抓豆腐般的双爪抓在上面,竟是只能激起一片火星,那片薄如蝉翼般的云雾竟是连晃都不晃一下。
  罗阵看了一眼自己的头顶,一片金光在他身边形成,铺天盖地地打向了铁骨魔猿。
  只不过,这一点点的金光撞击到铁骨魔猿身上之后,就像是它抓在自己的防身护罩上一样,只能打出点点火星,连它的皮肤都破不开。
  “我靠,这么硬?”
  一点金光从他身边落下,罗阵信手接住,捏起来一看,已经被他改造成子弹模样的金羽尖端完全被撞扁,对方却是连根毛都没掉下来。
  “怪不得这么有恃无恐,原来是有上好的护身法器。”
  巫荣的声音忽然从四面八方传来,语气中带着一丝贪婪,随即有些不屑地说道。
  “只不过,老子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
  铁骨魔猿怒吼了一声,双臂一振,疯狂地攻向了罗阵。
  爪抓,拳砸,脚踢,肩撞,肘击···
  铁骨魔猿就像是一个武林高手一般,利用自己全身上下每一处可以攻击的地方疯狂地攻向罗阵,由于速度太快,甚至都带出了道道残影,乍一看就像是一团黑影把罗阵整个包围住了一般。
  只不过它所有的攻击都被一片薄薄的青色云雾挡下,疯狂攻击了半柱香的时间,竟是连罗阵的头发丝都没摸到。
  甚至到了现在,罗阵的防御护罩连一丝变弱的迹象都没有。
  果然是件好宝贝!
  巫荣贪婪地看了罗阵一眼,叫停了铁骨魔猿,罗阵见状,一挥手,又是一片金光形成,铺天盖地地射向了魔猿。
  巫荣压根就懒得指挥魔猿躲开,这点攻击,连魔猿的皮肤都破不开,躲它干嘛?
  从黑色储物袋里取出一张黑色的符箓,巫荣咬破手指,随后一弹手指,一点鲜血被他从手指上弹了出去,落在了符箓上。
  还没等他施法,就听魔猿一阵惨叫声忽然传来,叫声凄厉无比。
  巫荣赶紧往铁骨魔猿那边看去,然后他就惊讶地发现,刚才那片连魔猿皮肤都破不开的金光,此时射击到魔猿身上之后,却是打的魔猿连连惨叫,被攻击的地方更是冒出了淡淡的青烟,一股皮肤烧焦的臭味加上尸臭混合起来的异臭也随之弥漫开来。
  虽然魔猿连连躲避,但是没有了主人的指挥,他躲避的轨迹极为容易预测,罗阵不用怎么费工夫就能跟上它。
  怎么回事,刚才不是连攻击都破不开吗,怎么忽然变的这么厉害了?
  满脸惊诧的巫荣仔细一看,这才发现,这些金光上面不知什么时候居然笼罩上了一层雷光,正是多了这层雷光,这才打的魔猿连连惨叫。
  怎么回事,这法术怎么忽然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