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一章 天上掉下来个大尸兄

  罗阵挥下锄头,叹出了今天的第十九口气。
  三天之前,自己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一线码农,还在苦逼的加班,而现在,自己却成了异世界的一名农民。
  要不是酸痛的后腰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这一残酷的现实,他简直都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了。
  唉。
  第二十口气叹出,罗阵狠狠地再次挥下锄头,掀起一片泥土。
  为什么呢?
  为什么别人穿越要么有系统,要么有神器,要么有大佬,自己却只有那十几G的种子?
  人和人的差距,比人和狗的差距都要大。
  古人诚不欺我!
  回想起确认穿越那天,自己喊了不下于一百遍系统,金手指,外挂,老爷爷等各种各样的关键词,也寻摸了不下于一百遍自己那破烂的茅草屋,结果呢,毛都没有。
  既没有一个屌炸天的系统出现,也没有发现什么看似普通板砖其实是上古神器番天印的玩意儿,更没有什么老爷爷老奶奶帅哥美女的残魂寄宿在自己脑海里。
  有的就只有自己的电脑。
  没错,身为一名苦逼程序员,罗阵在加班写代码一头栽到笔记本电脑上猝死的时候,电脑和他一起穿越了。
  但是,卵用?
  难道让他去卖那十几G的种子?为异世界的X教育启蒙做贡献?
  可是特么没网啊!
  光种子有个卵用啊!
  看着还不够让人着急的好吧!
  你倒是把网线也一起给我穿越过来啊,最起码我还能靠某度种种田,攀攀科技树什么的。
  当然了,既然带本穿越了,一些福利肯定还是要有的。
  过目不忘——大概是硬盘或者内存的能力。
  快速计算——大概是CPU的能力。
  多线程操作——嗯,还是CPU,罗阵的本子可是四核八线程的。
  然后,没了。
  还是那句话,卵用?
  这个世界可是有修仙者存在的,难道打架的时候跟人家来一句。
  “道友,打打杀杀的太不和谐了,不如咱们来比赛解十元八次方程如何?什么,你不知道十元八次方程,没关系,我这有本金瓶梅,咱们比赛看谁先背下来怎么样?”
  别人不当他傻子才怪!
  再说了,根据前世中小说描写的来看,但凡稍微高级点的修士,过目不忘快速计算那就不用说了,连多线程操作那都是基本功,不然哗哗哗满天飞剑他们是怎么玩儿的?
  也就是说,别人修炼个几十年之后,自己金手指的优势就···没了。
  第二十一口气叹出,罗阵狠狠地把脚下的一颗小草碾成碎片,伸手抹了把汗,顺便直起腰喘口气。
  身为穿越者,罗阵的目标当然不是去考个科举或者当一辈子农民什么的,太丢穿越众的脸了。
  既然这是个修仙的世界,那他的目标当然是成为一名修仙者了,只不过···
  看了看自己黑瘦的小胳膊,再想想自己已经十六岁的“高龄”,上哪去修仙啊!
  “老天爷啊,你就可怜可怜我,给我掉下来个修仙者吧!!!”
  仰头振臂,罗阵凄然大呼了一声。
  当然了,这是因为他干活最慢,旁边田地里的村民们都已经回去,只剩他自己他才敢这么做的,否则的话,他还真不好意思当众做出来这种事。
  只不过,随着他话音落下,罗阵只感觉眼前一道白影一闪,随后嘭地一声,地上溅起了好大一片烟尘。
  眨巴了两下眼睛,罗阵低头往脚下看去,只见自己的脚前正躺着一个白衣青年,双目圆睁,呆滞地看着天空,心脏处有着一个利器贯穿的创口,正往外咕嘟咕嘟地冒着鲜血。
  卧槽?
  还真掉下来了?
  只不过貌似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样啊,不是活人,是个大尸兄。
  正在罗阵发呆的时候,白衣青年腰部的一个小布囊猛地爆开,像是哆啦A梦的口袋漏了一样,炸出来了一地乱七八糟的东西。
  符咒,宝剑,衣物,书本,各色白玉小瓶,散落了一地。
  卧槽!发达了!
  罗阵脑海里下意识地闪过这个念头,扔掉手里的锄头,迅速弯腰捞起来一本书,还没等他翻开,就听头顶一阵破空声响起,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张狂的大笑声。
  糟糕,有人来了!
  罗阵立马反应了过来,看这情况,来的应该就是杀了这个白衣青年的人了,他会不会杀了自己灭口?
  只不过···
  自己想这么多有个卵用啊!
  灭不灭口,还不是得看别人心情,妈蛋,死之前我也得看上一眼,看看这传说中的功法到底是什么东西!
  死也要当个饱死鬼!
  翻到书本正面,看清楚标题之后,罗阵瞬间傻眼了。
  《基础阵法入门》
  尼玛,说好的功法呢?阵法,阵法你妹啊!
  罗阵愣神的功夫,忽然感觉自己像是被汽车迎面撞上了一样,直接倒飞了出去,手指一松,阵法书也飞到了一边。
  “哪来的凡人,居然敢动老子的东西!”
  随手把罗阵扇到一边,巫荣满脸得意地看着地上那个白衣青年,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居然敢跟老子抢青玉竹,就算你是雷剑门的弟子又怎么样,还不是死在老子的手里!咳咳···”
  笑着笑着,他忽然剧烈地咳嗽了起来,随后更是哇地一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显然伤的也不轻。
  恨恨地踢了一脚白衣青年,巫荣俯身开始检查他身上爆出来的东西。
  “嗯,风雷剑,雷剑门的标准法器,还不错。冰刺术符箓三张,垃圾···咦,还有制符笔符纸朱砂,我看看···《基础符箓详解》《符箓的基本画法》,这小子还在学制符啊,怪不得修为法术这么差劲。”
  “对了,还有这本···”
  把青年爆出来的东西一股脑收进自己的储物袋,连同他的尸体都没放过,巫荣忽然想起了被那个凡人拿在手上的那本书。
  伸手一抓,那本书就被他凌空抓到手中。
  “《基础阵法入门》,居然是阵法书,这小子年纪不大,想学的东西倒不少,难道师门没有教给他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么,白痴!”
  嘲笑了一句之后,巫荣看向了已经晕过去的罗阵。
  “正好,刚死了个喂炼尸的下人,就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