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四章 你也配?

  众人这才恍然,纷纷好奇地将目光投向了店铺中的两人。
  此战之后,会不会又多出一个疯子呢?
  而先前讲解的那名修士则是隐秘地和同伴对视了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他们二人,做的就是拉拢客人和贩卖消息的生意,刚才只不过是拿一些众所皆知的消息来糊弄这些一看就是新入城的修士罢了。
  他们俩可是专门挑选了这个位置,其目的自然就是这些新来的修士了。
  若是遇到是经验丰富的修士,他们就会摇身一变,变的人畜无害,热心地给他们介绍一些店铺,吃一些回扣而已。
  若是遇见刚出门的菜鸟,嘿嘿,那就对不住了,不狠狠地宰他们一顿,都对不起自己费的这些口舌。
  要不然他们闲的蛋疼在这当免费解说啊?
  扯远了扯远了。
  秦奇进到店内之后,罗阵却像是没看到他一样,继续自顾自地喝茶看书,好一阵子之后,秦奇终于忍不住了,猛地一拍桌子。
  “小子!别装了!”
  罗阵的书往下落了一点,露出双眼,然后才像是刚看到他似的,把书放到了桌子上,笑着说道。
  “抱歉,在下看书看得太过于入迷,没有注意到道友过来。”
  “道友可是需要制符?那你可是来对地方了,在下的阵法修为,大了不敢说,但是在这小小的临野城内,在下还是敢自称一句独步无双的。”
  “来来来,道友需要何种阵法,尽管道来,杀阵还是幻阵?或者是防阵?”
  这一个月罗阵也做了些功课,知道在这个城池之中,这三种符阵乃是销量最好的阵法,原因很简单,这三种阵法,都是战斗的时候比较常用的。
  当然了,虽说他准备售卖阵法,他也没打算给那些炼气期修士绘制符阵,性价比太低,要做,那就做精品,给筑基期修士做,这样才能把价钱提上去嘛。
  这也是他没有隐藏修为的原因。
  照目前的情形来看,还不错。虽然引进来的这个阵修只有筑基一层,但也算开了个好头了。
  “符阵?哼!”
  秦奇冷哼了一声,再次猛地拍了下桌子,桌子瞬间化为齑粉,但是奇怪的是,紫砂壶和罗阵方才放上的书却是纹丝不动,像是下面还有一张透明的桌子一般。
  “道友这是何意?觉得我这书桌太破旧,想替在下换张新的不成?”
  看着依然保持着微笑的罗阵,秦奇猛地起身,大声喝道:“无知小儿,也敢称临野城第一符阵店,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若是识相,就赶紧撤下招牌,自己滚出临野城!”
  “原来是踢场子的啊?”罗阵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好说好说···”
  说着,罗阵脸上的表情一变,站起身来,虽然两人身高差不多,但愣是被他摆出了一副居高临下的气势。
  “只不过,你也配?”
  既然是要搞事情吸引注意力,那自然是越嚣张越好了。
  这话一出,不光是秦奇脸色猛地一变,甚至连外面看热闹的众人都一片哗然。
  太嚣张了。
  这么嚣张,好处很明显,只要罗阵他能一直赢下去,那名气绝对如日中天,就像是直接在城内投下了一颗炸弹,引爆全城。
  但坏处也同样很明显,只要他输掉一场,那城内就再无他的立身之地了。
  “你!”
  秦奇脸色猛地涨红,右手红光一闪,似乎马上就要动手,不过一想到在众目睽睽之下,他还是忍了下来。
  “好!好!好!没想到临野城内居然还有如此嚣张之人!”
  连说了几声好字,秦奇怒极反笑,右手虚抓一下,另一张桌子便被他抓了过来,放到了两人面前。
  “既然如此,那你我二人就斗上一斗,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不配!”
  “既然你自称临野城符阵第一,那想必是各种阵法都极为精通了,既然如此,那你我二人,就比幻阵!”
  说着,不待罗阵回话,一摆手,一张一尺见方的符阵就被他摆在了桌子上,旁边是摆好的符笔及符墨。
  右手一抓,符笔就被他抓在手里,定气凝神,饱沾符墨,运笔如飞,竟然就这么在符纸上绘制起来。
  秦奇幻阵第一的名头果然不是浪得虚名,先前还怒气冲冲,但是一抓到符笔开始制符,他便瞬间冷静了下来,脸上再也没有了一丝怒色,而是变得平静无波。
  他下笔的速度很快,也很稳,绘制的过程中没有一丝疏漏,半柱香的功夫,他便将符阵绘制完毕。
  “好了!这就是我的幻阵,千奇百幻阵!现在,该你了!”
  说完,他手臂一震,那只符笔便直直地飞出,钉在了罗阵面前。
  罗阵看了一眼秦奇那张被画的密密麻麻的符纸,随即懒洋洋地拔出符笔,同样取出一张符纸,就这么随意地挥洒起来。
  秦奇虽然表面满不在乎,但双眼却是偷偷地瞄向了罗阵正在绘制的符阵。
  一眼看去,他就猛地皱起了眉头。
  这个阵法,他居然没见过!
  要知道,他之所以其他阵法的水平这么稀松平常,正是因为他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幻阵这一种类上。
  可想而知,他对幻阵的研究有多深了。
  但现在对方居然拿出了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幻阵,这怎能不让他惊讶。
  不过只是惊讶了一下之后,他便恢复如常。
  就算是没见过又能如何,幻阵所使用的阵纹就那些,而且因为符阵的局限性,那些使用特殊材料的特殊阵法根本就无法使用,让阵纹范围又缩小了许多。
  以自己的阵道修为,他绘制完阵法的瞬间,就是自己完全分析出此阵跟脚之时!
  知道了此阵跟脚,那破阵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眼看着罗阵已经将阵法绘制了一半,秦奇的眉头却是越皱越深,眼中满是不解。
  怎么回事,这些阵纹,自己居然也全都没有见过!
  这怎么可能!
  要是说有一两个阵纹自己没见过的话,那还好说一点,秦奇虽说浸淫幻阵数十年,但也不敢保证自己见识过世间所有的幻阵,冒出来几个自己没见过的阵法,自己没见过的阵纹,那也是正常之事。
  但现在的情况却是,这些阵纹他居然一个都没见过!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皱着眉头仔细看了半天,秦奇眉毛猛地一跳。
  不对!这些阵纹自己不是没见过,而是和自己见过的完全不一样!
  比如那个幻灵文,右上角和自己记忆中的阵纹完全不同,再比如那个灵镜纹,下半部分完全是乱七八糟···
  从这个角度看的话,这些阵纹他基本上全都认识,只不过全都被绘制的乱七八糟,简直就像是小孩子的涂鸦一样!
  看到这里,秦奇忍不住冷笑了一声。
  还以为是个不世出的高人,没想到居然是个连阵纹都画不好的菜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