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八十五章 星罗真人的传承

  见他原谅了石博,石星又带着他们两人再次躬身下去,弯腰行礼。
  “多谢道友宽宏大量,只不过,在下还有个不情之请,希望能请道友出手,助我们三人一臂之力!”
  直到这时,他才算说出了自己的用意。
  先前那一礼,是赔礼道歉。
  现在这一礼,则是请罗阵出手。
  可谓是做足了礼数,而同为炼气十层的修士,他当众这么做,自然也是给足了罗阵面子。
  罗阵也很好奇,能让两名炼气十层的修士如此低声下去的来恳求自己,甚至让石星逼着自己的弟弟前来给自己道歉,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可不会认为是石博忽然想开了来给自己道歉的。
  “你们找我是想做什么?”
  听他这意思,是准备答应下来,石星顿时大喜,连忙说道。
  “是这样的,我们三人找到了一份传承,可是却无法通过试炼,所以想请道友出手,帮我们通过试炼,获得传承!”
  说完,石星又传音说道。
  “罗道友,因为此事事关重大,此地人多口杂,若是道友愿意出手相助,还请道友随我们前来,我们细细商讨。”
  “请道友放心,只要能通过试炼,作为报酬,道友尽可以拿走所有的东西,只需要将传承交于我们抄录一份即可。”
  “道友意下如何?”
  思考了片刻,罗阵点了点头:“好。”
  不过传音中,他回答的却是:“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离开此地,找个地方再继续商议。”
  石星大喜,连忙起身,带着另外两人,起身跟着罗阵飞向了外面。
  哪怕是离开交易会,三人也极为谨慎,石星在前面带路,石博则是悄悄地隐匿在后面,看是否有人跟踪。
  见他们如此谨慎,罗阵不由得更加好奇了。
  飞出去了大约十几里地之后,罗阵随便找了条空地,落了下去。
  “怎么样,现在可以说了吧?”
  落地之后,石星才拱手说道:“不知道友是否听说过一位散修,其名为,星罗真人。”
  “星罗真人?”罗阵怔了一下,微微睁大了眼睛,“可是那个号称丹阵双绝的金丹期散修,星罗真人?!难道···”
  “没错!我们找到的,正是星罗真人的传承!”
  听闻此言,罗阵也忍不住有些激动了起来。
  虽然他初涉修仙界不久,但是星罗真人的大名他也听说过。
  此人不仅自身的境界达到了金丹期,连同阵法与炼丹这两道,也钻研的极深,不然也不会被誉为丹阵双绝。
  只不过自从五十年前开始,此人忽然就在修仙界中销声匿迹,经过这么多年,大部分人都认为他是殒落了,所以也一直有人在寻找他的洞府,以期获得他的传承,只不过一直无人能够找到罢了。
  而现在,这一散修界传奇人物的传承,居然被他们给找到了?
  这是何等的狗屎运?
  万年非酋罗阵表示泪流满面。
  “不过,在此之前,因为事关重大,还需请道友发个心魔誓言,保证此事绝对不会外泄分毫,我这才敢带领道友前往传承之地。”
  “说实话,罗道友,若是按照以前的做法,在互相发过心魔誓言之前,我们连这份传承是星罗真人留下的这件事都不会告诉对方。”
  “之所以会先告诉道友,正是为了先展现我们的这份诚意,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就必须先行发过心魔誓言,我们才敢透露了,还请道友见谅。”
  “当然了,为表诚意,我们三人会先发下心魔誓言,让罗道友放心。”
  说完,石星便当即掐起法诀,大声说道。
  “我石星再次起誓,若是罗道友答应相助,在罗道友助阵的过程中,只要罗道友不率先出手,我们绝不会对罗道友出手,也绝不会做出任何危及罗道友安全的事情。”
  “若是罗道友能帮助我们顺利获得传承,我愿将传承之地中的所有东西尽皆送与罗道友,只留下一份传承的复制品。如有违背,我愿被心魔噬体而亡,永世不得超生!”
  说完之后,石星又掐了一串法诀,只见一道黑气忽然凭空形成,在四人眼前略一盘旋,然后就钻进了他的眉心。
  接下来,石博和石静两人也分别发出了一样的心魔誓言。
  待到三人发过誓言之后,石星便再次看向了罗阵。
  “怎么样,罗道友,你考虑的如何了?”
  就像他所说的,以前他们都是先等双方发过心魔誓言之后,才会透露出具体消息。
  这次要不是看在罗阵阵道修为极高,极有可能是有史以来最有希望成功的一次,他们又怎么可能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把这一消息透漏出来。
  而他们之所以先立誓,那自然也是为了让罗阵放心,不然的话,自己不先以身作则,别人又怎么能够信任他们?
  三人立完誓之后,便面带忐忑地看向了罗阵。
  他会不会答应呢?
  自从上次被宋家兄弟坑了之后,罗阵就打听了一下是否有什么限制的方式,比如签订契约之类的,最后还真让他打听了出来。
  那就是心魔誓言,这东西说危险很危险,说安全却又非常安全,安全与否,全在于发誓之人。
  若是违背誓言,哪怕是元婴期修士都逃不过心魔之手,身死道消,但若是遵守誓言,哪怕是炼气期的修士,也不会有丝毫的危险。
  并且只要不违背誓言,那它也不会对以后的修炼有任何的影响,也不会被天劫引动,完全可以当它不存在。
  要不然的话,罗阵肯定当场扭头就走,哪里还会在这里考虑。
  不得不说,散修就是太吃亏了点,但凡有人教导的修士,这点常识,在出门历练的时候,长辈肯定会叮嘱好的。
  当然了,你要是没能分辨出对方心魔誓言中的手脚,最后还是被人坑了,那就是你经验不足的事了。
  考虑了一会儿之后,罗阵才出声问道。
  “是否此心魔誓言只要保证不会外泄你们告知我的事情即可?”
  见他似乎是准备答应下来,石星连忙点头:“没错,只要保证不会将这件事告诉给别人就行,当然,也不能直接带其他人前往传承之地,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约束。”
  再次考虑了片刻,罗阵便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
  “我罗阵在此发誓,不管是否成功,都绝不会将今天的事情告诉给其他人,也不会带领其他人前来此地或者前去接下来的目的地,如有违背,我愿被心魔噬体而亡!”
  在罗阵的心魔誓言当中,并没有限制自己不能出手,这一点石家兄妹三人自然也明白,但却没有丝毫意见。
  而他们的誓言中,却是限制了自己绝对不能率先出手,并且他们的誓言用的是“我们”,而不是“我们三人”,这就代表着,他们主动断绝了自己还有其他同伙的可能。
  如此一来,他们就相当于把自己放在了绝对的守势,而罗阵只要不率先出手,他们就不能反击,罗阵就绝对不会有危险,足显诚意。
  若非如此,罗阵也不会这么干脆地就发下心魔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