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九十七章 筑基成功

  “罗阵,加油,九品筑基!”
  李志远拍了拍罗阵的肩膀,大声说道。
  宁宁则是双手竖起大拇指,对着罗阵灿烂一笑。
  面对李志远和宁宁的鼓励,罗阵点点头,对他们两人笑了一下,然后便转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经历了三年的苦修,罗阵的修为终于来到了炼气期的顶点,炼气十层圆满。
  而经过了四天的修整,罗阵感觉自己的精气神都已经达到了最为巅峰的状态,决定在今天筑基!
  不知是不是天意使然,这天正好是一个极为特殊的日子。
  他穿越过来的日子。
  希望冥冥之中保佑他穿越过来的某位大能,或者大宇宙意志能够再保佑他一次,让他成功筑基,最好能够成就上三品筑基!
  坐在床上,闭上眼睛,平复了一下有些忐忑的心情,睁开眼,罗阵的脸上已是古井无波,一片淡然。
  筑基阵法,运转!
  身为一名阵修,而且是自带金手指,连修炼都是靠阵法完成的阵修,罗阵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用阵法来筑基的办法。
  所谓筑基,其实就是将法力按照筑基所使用的的特殊方式在经脉中一直循环,洗练经脉,直到将经脉中的杂质全部排出为止。
  这样一看,筑基其实是和修炼差不多,只不过运转的方式特殊一些罢了。
  既然如此,那就可以用阵法来做。
  所以,这三年来,罗阵除了修炼之外,就一直在为筑基做准备,设计完善这个筑基阵法。
  而现在,就是筑基阵法发威的时候了。
  阵法瞬间发动,法力便筑基所使用的特殊方式在经脉中运转,罗阵就感觉经脉中猛地传来一阵剧痛,就好像是有一把钝刀子在经脉中不停刮动一般。
  “嘶!”
  饶是罗阵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仍是痛的猛地抽了口冷气,背上的冷汗也刷地一下就下来了。
  真特么的疼!
  和修炼时那种水滴石穿似的缓缓洗练经脉的情况不同,此时可是玩儿真的,必须得下重手才行。
  虽然说是下重手,但也不能太重,既要保证能够洗练经脉,又要保证经脉不能受伤,最后还要保证不能浪费法力,只有这样,才能筑基成功。
  最关键的是,每个人经脉的情况都不一样,所以前人的筑基经验只能参考,无法复制。
  所以在筑基这一道关卡前,任凭你是顶级门派的核心弟子,还是无人教导的孤独散修,全都一视同仁。
  第一遍下去,罗阵已经是出了一身的冷汗,不过感受着自己身体外表正缓缓地渗出那一丝丝的杂质,罗阵的嘴角却是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微笑。
  经脉中的杂质,要比他想象中的少的多。
  果然,虽然混元仙诀修炼起来奇慢无比,但是果然有他慢的道理。
  照这样下去,九品筑基还真有可能不是梦想!
  有了这个盼头,罗阵甚至觉得经脉里的剧痛都减轻了一些。
  第一周天运转完毕之后,罗阵的身体表面也分泌出了一层薄薄的黑色物质,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不过现在可不是在意这些小事的时候,罗阵只是微微皱了下眉头,便再次定下心来,继续第二个周天。
  方才为了以防万一,法力用的多了一点,浪费了一丝法力,这个周天要减少点才行。
  微调了一下阵法,让法力减少了一丝,罗阵开始了第二次洗练。
  为了方便微调法力,罗阵还专门设计了一个类似开关的阵纹,可以迅速调整法力大小,否则的话,一边筑基,一边修改阵法,那就太耽误时间了。
  所谓筑基,可不是只洗练一次经脉就能完成的,否则的话,人人都可以筑基了。
  这么说也不太准确,应该说,筑基成功的条件和洗练经脉的次数并没有关系,而是和自身经脉中的杂质有关系。
  洗练完毕,那就代表筑基成功。
  第一次洗练,仅仅只不过是开始而已。
  又经过了几个周天之后,经脉中的剧痛猛地又上了个档次。
  如果刚才是钝刀子割肉的话,那现在钝刀子上面已经出现了无数的锯齿,正在一丝一丝地切锯他的经脉。
  运转完第七个周天,罗阵身下的被褥已经湿透了,上面满是汗水以及黑气的杂质,整个房间更是臭不可闻。
  除了自身的法力量和洗练经脉时的精准控制,筑基时的剧痛也是拦在筑基前的一道门槛。
  很多人就是因为被剧痛干扰了自己法力的运转,以至于洗练经脉的效率降低,或者浪费了法力,导致最后成就不了高品筑基,甚至直接筑基失败。
  但是罗阵就不用担心这一点了,只要阵法不乱,他洗练经脉的操作就绝对不会出错。
  法力一遍又一遍地在他经脉中运转,剧痛也在逐步升级,罗阵极力忍受着剧痛,保持清醒,不让自己痛晕过去。
  虽说阵法只要激活之后,就算他睡着或者晕倒也不会停止,但是罗阵却不敢赌,不敢赌自己若是晕过去的话,不会对自己的筑基造成影响。
  不过值得高兴的是,经脉中的杂质也在逐步减少,运转完第十六个周天之后,罗阵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经脉中就只剩下最后一层薄薄的杂质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就是最后一个周天了。
  不过这个周天开始的时候,罗阵却是猛地睁大了双眼,甚至连牙齿都咯嘣一声,被他生生咬碎了一颗!
  太痛了!!!
  如果说刚才是一把带着锯齿的刀子在切锯他的经脉的话,那现在就像是一把浑身钢钉的狼牙棒正在自己的经脉中一边旋转一边缓缓前进一般!
  这种感觉,千刀万剐也不过如此了吧?
  罗阵甚至都感觉自己的经脉是不是已经支离破碎了,但是仔细一感应之后,才发现,法力洗练过的经脉犹如白玉一般,洁净无瑕。
  见此情景,罗阵哪里还不知道筑基已经来到了最后一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只要这个周天运转完毕,那他就算筑基成功了!
  咬着牙,嘴角丝丝鲜血留下,罗阵强忍着剧痛,眼睁睁地看着法力在自己的经脉中一寸寸的前进,自己的经脉一寸寸地变的通透无暇。
  不知道过了多久,法力运转完最后一寸经脉,罗阵只觉得自己的身体猛地一轻,就好像自己以前一直戴着的千斤枷锁忽然消失了一般。
  成功了!
  罗阵心中狂喜,但是却不敢有丝毫大意。
  第一步已经成功了,那接下来,就该进入下一个环节了。
  筑基品级!
  他的目标,可是上三品!
  还好,洗练完经脉之后,法力再次运转的时候就没有那种剧痛了,整体的感觉就和修炼的时候差不多,倒是让罗阵松了一口气。
  要是剧痛的等级再上升的话,他还真不敢保证自己不会晕过去。
  不过虽然不痛了,也不用洗练经脉,但法力的消耗却是不减反增,法力在经脉中流过之后,经脉就像是干燥的海绵一样,贪婪地吸收着法力。
  一眨眼的时间,他分出去的法力就被经脉吸收了一半,眼看着马上就要被吸收干净。
  糟糕!
  罗阵迅速反应了过来,迅速调整了阵法,一股庞大的法力猛地从丹田中流出,融入到了只剩下微微一丝的法力中,顺利地接了上去。
  好险,差点就断了,这要是断了,那筑基可就算结束了,那品级自不用说,最低的一品。
  这就是散修的劣势了,但凡他有个师傅,这一关键点怎么可能不提醒他,又怎么会出现这么惊险的情况。
  经过这一次惊吓,罗阵可不敢有丝毫放松,全部精神都集中在那道法力上,准备随时增援。
  不过还好,经脉吸收法力的速度似乎固定了下来,再也没有发生刚才那么惊险的情况。
  随着法力继续流转,罗阵感觉自己的经脉正在变的更加宽广,更加通透,也更加坚韧。
  一个周天···
  两个周天···
  三个周天···
  ···
  不得不说,混元功法虽然缺点致命,但是优点也是非常明显的,这雄浑的法力,已经支撑着罗阵运转到了第八个周天,而且很快就运转完毕,而此时,法力还有剩余。
  第九个周天!
  罗阵心中狂喜,但是在阵法空间里面,却是不敢有丝毫大意,行百里者半九十,功亏一篑的道理,他还是懂的,越到最后关头,越是不能大意。
  直到第九个周天彻底完成,罗阵才猛地放松了下来。
  成了!九品筑基!
  正要睁开眼睛,罗阵却满脸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法力居然还有剩余,而且在筑基阵法的作用下,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运转。
  第十个周天!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只有九个品级吗,这冒出来的第十周天是什么鬼?
  罗阵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着这道法力在经脉中运转,不知道是该停还是该继续。
  按照修仙界的常识,筑基品级只有九品,那自己这个正在运转的第十品又是怎么回事,若是任凭它继续运转下去的话,会不会有什么危害?
  犹豫了好一阵子,罗阵才一咬牙。
  妈蛋,拼了!
  富贵险中求,修仙界的常识也不一定就是对的,最起码,以前可没出现过自己这种自带运行环境的修士!既然如此,那就搏一把!
  下定决心的罗阵看着这道法力在经脉中缓缓运转,直至完成。
  在第十个周天完成的瞬间,罗阵的身体忽然大放光明,将整个房间照耀的纤毫毕露,光芒一闪即逝,几乎让人以为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与此同时,周围海量的灵气以他为中心,开始飞速地聚集,这些灵气聚集的速度是如此之快,以至于连空气中都形成了一道淡淡的漩涡。
  紧接着,他的头发,眉毛,指甲,牙齿,尽皆脱落,不过还没等罗阵开始慌张,新的毛发指甲和牙齿便迅速生长,几个呼吸的功夫,这些东西便重新长了出来。
  毛发黑亮的犹如绸缎,指甲通透宛若水晶,牙齿洁白整齐,简直像是上好白玉一般。
  紧接着,他的皮肤开始发皱发黄,片刻之后,罗阵身体一震,一片片暗黄的老皮四散飞出,露出下面重新生长出来的,是宛如婴儿般细嫩的肌肤。
  别的不说,美容功效绝对一流!
  而在他的体内,肌肉、血液、内脏乃至骨头,全都在渐渐蜕变,肌肉变得紧密坚韧,血液变得鲜红透彻,内脏简直都要放出光来,就连骨头,都变成了犹如精钢般致密。
  这倒不是罗阵十品筑基才有的待遇,而是筑基成功之后就有的变化。
  不管是一品筑基,还是十品筑基,全都一视同仁,只要筑基成功,全部脱胎换骨。
  筑基,又称脱凡,既然经脉已经褪去了凡人留下的痕迹,那肉体自然也是一样。
  不说其他的,就单说牙齿,咬铁嚼金,不会比啃鸡腿难上多少。
  别看他的皮肤看起来嫩的像是要掐出水来,凡俗间的刀剑砍上去,绝不会对他造成丝毫的伤害,连道白印都不会留下。
  不光如此,连同这个世界的罗阵小时候受伤留下的疤痕,也一并消失不见。
  罗阵闭着眼睛仔细体会筑基之后的感受,足足小半个时辰之后,他才张开了眼睛,吐出了一口长长的白气。
  “这就是筑基啊···”
  以前的经脉和丹田若是农间小路和大水坑的话,现在的经脉丹田就是高速公路再加西湖,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原来的气状法力也消失不见,而是转换成了液体状态,原本罗阵辛苦修炼来的炼气十层法力,现在却变成了西湖底下一汪小小水坑,看起来凄惨无比。
  有朝一日,若是能把这片西湖填满,那又该是何等的壮阔?实力又该是何等的强大?
  心念一动,灵识如水般铺开,瞬间就覆盖住了整个山谷,爬行的蚂蚁,水中的游鱼,空中的蝴蝶,细致入微。
  连同屋子外面两人担忧忐忑的表情,也都看的一清二楚。
  他的精神力相对于一般的筑基期修士而言要强的多,毕竟他每天都在使用精神力,而且还有那块对精神力有益处的玉佩,虽然佩戴的时间只有三年,但是罗阵却觉得自己的精神力似乎都凝实了不少。
  而晋级筑基之后,精神力转化为灵识,他的灵识肯定也要比一般的修士要强上一些。
  只不过没有师傅指点,他也不知道自己能比别人强多少。
  不过,总得来说,不管是哪个方面,与炼气期相比,简直脱胎换骨。
  也难怪他方才感慨那么一句了。
  正常的蜕变已经检查完了,那接下来,就该他的金手指了。
  心念一动,罗阵就来到阵法空间里面。
  “咦,好像没什么变化嘛···”
  罗阵左右看了几眼,除了自己的身形凝实了几分,看起来和外面的实体差不多了之外,其他并没有丝毫的差别。
  光分辨率提高有个毛用啊。
  不死心的罗阵一一唤出阵法,却发现所有的阵法也都和以前一样,没有丝毫的差别。
  不过在他取出灵石之后,罗阵却惊讶地发现,灵石上密密麻麻的阵纹猛地一亮,从灵石上飞离出来,然后在半空中猛地扩大,甚至直接布满了整个阵法空间。
  紧接着,这个庞大无比的阵法渐渐被分解,只留下了一大片独立的基础阵纹。
  居然能解析这些材料上的阵纹!
  罗阵一愣,随即狂喜,仅这一点就足够了。
  以前虽说阵法空间能够显示出来这些材料的阵纹,但他却没那个能力解读那些阵纹,本来罗阵还以为自己的阵道修为要再进步一些才行,没想到筑基之后的阵法空间却是给了他个惊喜。
  不愧是天道反编译器,果然没让我失望。
  确定了阵法空间的进化之后,罗阵就睁开了眼睛,从床上走了下来。
  刚一下床,罗阵就眉头一皱,捂住了鼻子。
  这味道可真够难闻的。
  随手一点,罗阵身上白光闪了两下,他身体衣服上的污垢便全部消失不见。
  净衣咒和洁身术。
  以前的他虽然也会这两招,但却决做不到如此举重若轻,轻松写意。
  清洁干净身上之后,罗阵又随手一挥,门窗无风自开,随即一道狂风从他身上卷起,将屋里的味道尽数吹散出去。
  可奇怪的是,虽然狂风大作,但是屋里的桌椅板凳却是纹丝不动,甚至就连书桌上悬挂着的毛笔,随意摆放的宣纸都没有丝毫的波动。
  感觉屋里的味道散的差不多了,罗阵再次一挥手,狂风便卷起方才脱落的指甲毛发,还有崩碎的死皮,一起落到了床上已然变成漆黑颜色的被褥上。
  屈指一弹,一朵白色火花从他的指尖飞出,落到了那堆污物上面。
  腾地一声,火焰猛地冒起三尺多高,几乎只是一瞬间,这堆污物便被焚烧殆尽,连一丝灰烬都没有留下。
  这么剧烈的火焰,被褥下面的木床却是丝毫无损,甚至连一丝焦黑的痕迹都没有。
  做完这些事情之后,罗阵才缓步走了出去,迎上了李志远和宁宁惊喜而又有些忐忑的目光。
  “怎么样,几品筑基?是不是···上三品?”
  罗阵摇头,两人的欣喜的目光猛地一滞,随即李志远上来安慰道。
  “没关系,就算不是上三品筑基也没事,以你的天赋,只要能筑基,以后绝对前途不可限量!”
  罗阵再次摇头,然后嘿嘿一笑:“不是上三品,也不是中三品,更不是下三品,我的是···”
  “十品筑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