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四十一章 凤凰灵火阵

  防御护罩虽然方便,而且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但是和同阶的实体法器比起来,护罩却是要脆弱一些,而且法力的消耗也较高,一般没人会在战斗的时候用自己的法力来支撑护罩。
  一般像这种护罩,都是些戒指,项链或者玉佩之类的法器,平日里把法力灌注进去,使用的时候直接激发就行了,只要不被极强的攻击一击击破,一般情况下都能坚持到法力耗尽。
  所以,虽然看起来吴毅身上的护罩明灭不定,但只要黑衣人的攻击无法把它一击击破,护罩就能继续坚持下去。
  黑衣人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没有激进的攻击,而是继续御使法剑消耗护罩的法力。
  既然对面来的是三个人,那另外两个自然也不会在那闲着当背景板,中间那人伸手一招,几把无柄飞刀从他身后飞出,攻向了吴毅。
  而最后一个人则是瞄准了站在下面的吴弘文,同样放出了自己的法器。
  他的法器最为特殊,居然是一条蛇,一条黝黑金属铸成的怪蛇。
  怪蛇在他的御使下像是一条黑色的闪电一般,一瞬间就飞射到了吴弘文的跟前,缠在了他的防身护罩上面。
  在缠上护罩的瞬间,怪蛇身上忽然冒出来了一圈圈的黑色尖刺,像是链锯一样,在吴弘文的身上旋转起来。
  才转了几圈而已,他身上的护罩光芒就黯淡了许多。
  毕竟他才炼气三层而已,面对炼气五层的修士,防御护罩能有多坚固?
  只不过···
  吴弘文见自己的护罩马上就要破裂,丝毫不慌,嘴巴一张,一把白玉般的小剑从他的嘴里飞出,然后飞快地长到了两寸大小。
  黑衣人眼睛猛地瞪大:“上品法器?!你们这些大家族的子弟还真是有钱,区区一个炼气三层的修士都有上品法器用,只不过···嘿嘿,这件法器马上就是我的了!”
  上中下三品法器,只有上品法器才有自由变化大小的能力。
  说着,他嘴巴一张,一口法力就喷到了怪蛇身上。
  怪蛇身上黑光一闪,缓缓用力,缠绕绞杀的更紧了一些,防御护罩猛地一暗,仿佛下一刻就会破碎一般。
  吴弘文也不理他,而是掏出一瓶丹药,倒了一颗塞进嘴里,然后飞快地掐起了法诀,片刻之后,他的脸色猛地一白,嘴巴一张,一口精纯的犹如实质白雾般的法力就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喷到的了玉剑上。
  玉剑碰上这团法力之后,微微一亮,瞬间就把法力全部吸收了进去。
  随后吴弘文手捏剑诀,伸手一指。
  “去!”
  玉剑瞬间化作一团流光,飞射向了黑衣人的眉心。
  黑衣人不敢大意,一拍储物袋,一面黝黑厚重的盾牌就从他的储物袋里飞了出来,挡在了自己面前。
  这面盾牌是他前几年从一个修士身上抢来的,名为镇岳盾,是一件中品法器,甚至都快碰到了上品法器的门槛,坚固无比,此前曾经数次救了他的性命。
  区区一个炼气三层的小修士,哪怕御使的是件上品法器,这面镇岳盾也足以把他的攻击挡下来。
  一想到那把玉剑,他的心头就是一片火热。
  上品法器啊,这辈子都没摸过这么高级的东西,马上就是我的了!
  贪念作祟的黑衣人一边御使着镇岳盾,一边加紧驱使怪蛇,想要早点破开对方的防御,只要把他杀掉,这件法器就是自己的了!
  忽然,黑衣人听到了叮的一声脆响,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这个声音代表什么,就感觉眉心猛地一阵刺痛,意识也渐渐开始消散。
  临死之际,他看到的最后一幅画面就是,他自认为坚不可摧的镇岳盾的中心,被穿透出了一个铜钱大小的孔洞,透过这个孔洞,他正好看到了对面那个炼气三层小修士那虽然苍白,但却带着浓浓嘲弄意味的稚嫩脸庞。
  咚地一声巨响,黑衣人的尸体落在了地上,把天上正在缠斗的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见自己的同伴这么快就被杀掉,中间那个黑衣人瞳孔瞬间收缩成针尖大小。
  区区一个炼气三层的小家伙,居然都有杀掉自己炼气五层同伴的底牌,那眼前这个炼气五层的修士,又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底牌?
  他的底牌,自己这边两个炼气五层的修士,真的能够挡下来吗?
  思及此处,黑衣人猛地大喊了一声。
  “撤!”
  喊完之后,那几把飞刀攻势一厉,把对方的飞剑撞的猛地一滞,飞刀自身却是飞速返回,落进了黑衣人的储物袋里。
  把飞刀收回来之后,他根本不管身边的同伴是否反应过来,转身就要飞走。
  吴毅轻笑了一声,淡淡地说道:“现在才想逃跑,是不是晚了点?”
  话音刚落,只见几人周围的空间里忽然亮起了阵阵白光,一杆杆阵旗显现出了自己的身形,组成了一个方圆数十米的阵法,把几人困在了里面。
  为首的黑衣人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头撞在了阵法上,直接撞了个头破血流。
  “阵旗?你什么时候布下来的?”
  黑衣人顾不得擦去鼻子里额头上流下的血迹,而是看着周围被封禁的空间,满脸的惊恐。
  “当然是刚才战斗的时候了。”
  吴毅身形一退,退出了阵法范围,然后伸手一招,把自己的法器唤了回来,缩成一寸大小,放进了储物袋里。
  “这不可能!”黑衣人猛地大叫起来,“刚才我们战斗的时候,我根本就没看到你放出来任何东西,又怎么可能布下阵法!”
  “呵呵,井底之蛙,以你的眼光,又怎能看透我的手段。”
  不屑地冷笑了一声,吴毅手执一把小旗子,微微一摇。
  “凤凰灵火阵,起!”
  一声凤鸣响起,阵法中忽然燃起了熊熊烈火,火焰从四面八方向着阵法空间的上方汇聚,眨眼间就凝聚成了凤凰的模样。
  翎羽,嘴爪,尾翼,躯干,皆由火焰形成,栩栩如生。
  在出现的一瞬间,这只凤凰仰头长鸣了一声,振翅飞起,划出一个弧线,飞向了阵法中的两人,两翼一展,就把他们俩围了起来。
  片刻之后,凤凰消失,两人的身影也消失不见,只余下一蓬飞灰在空中缓缓飘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