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九十四章 来,第二回合

  话音刚落,就像是倒带一般,周围的场景飞速变化,转眼间就变回了巫荣刚刚从血遁中脱身出来的情景。
  甚至连他本应被自己斩断的四根手指都恢复如初了。
  见此情景,巫荣终于忍不住大叫起来:“怎么可能!云渺阵怎么可能还有这种功用!”
  “白痴,我说是云渺阵,你就信了啊?”罗阵毫不客气地鄙视了他一句。
  “可是我看的分明,刚才云雾显现的时候,确实是云渺阵的特征,这一点我绝对不可能看错的!”
  “是啊,刚才给你看的确实是云渺阵···”罗阵点了点头,笑眯眯地说道,“但是,谁告诉你这个阵法只有云渺阵了?”
  巫荣一愣,随即满脸不敢置信地说道:“难道,是复合阵法?你的阵道修为,居然达到了这种地步?”
  罗阵咧嘴一笑:“嘿嘿,你猜?”
  临阵解说,罗阵才没那么好的兴致。
  不过说实在的,这个阵法的效用,可以说比他预想中还要好。
  这个阵法其实是由吸灵云渺阵加上石博考校他的那个阵法融合而成的,不用说,不加以改造优化,简直对不起他阵修的身份。
  改造之后的阵法,被他命名为无限云泽阵,像是沼泽一般,若是陷入其中,不动的话,只能慢慢等死,若是挣扎,则是越陷越深。
  经过他的改造,整个阵法被分为了三部分。
  第一部分,云渺阵,通过此幻阵将敌人困住,虽然不见了云雾,但是困敌的功效还是有的。
  至于为什么故意让遮蔽视线的云雾隐去,那就涉及到第二部分了。
  所谓第二部分,就是罗阵故意以自己为饵,吸引敌人攻击他。
  还记得那个幻阵的效用吧?
  只要反击,便会被拉进幻阵之中,只不过那个幻阵是用攻击逼迫对手反击,而罗阵却是以自己为饵,吸引对方攻击。
  当然了,为了以防万一,他展露出来的形象也可以设置成幻象,哪怕有人真的攻击到他,所攻击到的,也不过是一道幻象罢了。
  只不过面对炼气七层的巫荣,还不至于做到这种地步。
  就算是上品法器的自爆,罗阵也有自信将其挡下来,经过他强化改造之后的无限青云阵,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被破开的,而且还有了反击的功能,只不过他目前没有激活罢了。
  而第三部分,自然就是幻象了。
  在敌人攻击的瞬间,就满足了那个幻阵的要求,就被拉进了幻境之中。
  也就是说,在巫荣打出符箓的瞬间,他就已经进入幻象之中了,所以,也就只有那几张符箓的消耗是真的罢了。
  罗阵在石静学习蕴灵丹那两个月,钻研十方雾灵阵的间隙,作为放松,他就一直在思考石博的那个幻阵能够和哪个阵法融合起来,想来想去,果然还是云渺阵最为合适。
  所以他就抽空把这两个阵法融合了起来,顺便改造了一下。
  对于解析十方雾灵阵这种高难度的阵法而言,融合这两个阵法,真的可以称之为放松了。
  就好像玩铁人三项的运动员抽空跑个半马放松一下,没毛病。
  石博那个幻阵虽然优点很明显,但缺点也同样很明显,比如只要入阵之人忍住不攻击,那阵法自破。
  但是融合之后的阵法,虚实相融,不管对手反不反击,最终都只有死路一条。
  若是敌人不反击,那就等着挨打吧,顺便还有吸灵阵吸取法力。
  若是敌人反击,那就被拉进幻象之中,等着被吸灵阵活生生地吸干法力吧。
  而之所以罗阵故意点醒巫荣,那自然是他的法力已经被吸的差不多了,所以罗阵才准备好心提醒他一下,让他赶快补充一下法力。
  不然的话,这么好的测试人员【无误】,万一不小心被吸干弄死了,那他找谁测试去?
  “对了,你有没有觉得不太对劲,比如···法力有点少?”
  巫荣悚然一惊,这才发现,自己的法力在不知不觉间居然已经只剩下了一丝,眼看就要见底。
  “怎么回事,我的法力怎么消耗的这么快,难道···现在还是在幻象之中?”
  “喂,我可是已经提醒过你了,要是还不相信的话,等下法力耗尽活活摔死可别怪我。”
  满脸阴沉地看了罗阵一眼,巫荣最终还是掏出了一颗回气丹,塞进了嘴里。
  小命是自己的,还是谨慎一点为好。
  就算是幻阵,那就当又被骗了一次好了。
  “对嘛,这样才听话。来,这只猴子还给你,咱们开始第二回合。”
  巫荣满脸黑线,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像凡人在哄小孩子?
  不过罗阵却是真的解开了铁骨魔猿的束缚,任凭它返回到了巫荣身边,不过此时它的身上已经是遍体鳞伤,浑身焦黑一片,起码九级烧伤。
  这要是换到活物身上,仅凭这些烧伤估计就下去半条命了,但放到炼尸的身上,也不过就是皮外伤罢了。
  打出几张符箓,铁骨魔猿身上的烧伤尽数复原。
  不过巫荣手上的符箓也没剩多少了,巫荣想了一下,干脆全部打了上去,只留下了一张疗伤的符箓。
  被符箓强化之后,铁骨魔猿再次变成了刚才那副狰狞模样,仰天怒吼了一声,合身冲着罗阵扑了上去。
  似乎是为了宣泄自己刚才被暴揍的愤怒,铁骨魔猿的攻势仿佛都更加疯狂了几分,只不过罗阵的防御护罩却是和刚才一样,岿然不动。
  巫荣见状,眼神波动了一下,最终还是张口吐出了那柄血红色的小剑,然后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了上去。
  事到如今,只有拼命了。
  对方的手段层出不穷,诡秘奇妙,还有刚才莫名其妙地就落入了幻象之中,巫荣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现实还是身处幻象!
  而眼下的局面,要说对方打算放自己一命,傻子都不信!
  “去!”
  一点血玉剑,红光一闪,血玉剑就撞到了罗阵身周的防御护罩上面,擦出一溜火花。
  见血玉剑同样徒劳无功,巫荣手决一变,血玉剑随之一转,分化成了十八道剑光,从四面八方飞射向了罗阵。
  只不过不管它分成多少道,罗阵的防御护罩却依然是岿然不动,没有一丝晃动。
  只不过这个时候,巫荣却是悄悄地把铁骨魔猿唤了回来。
  眼神冰冷地看了被剑光围住的罗阵,巫荣嘴角露出了一丝残忍而又嗜血的微笑,随即右手成爪,狠狠地刺向了自己的心脏!
  噗!
  一大口鲜血猛地喷了出来,但是巫荣的脸上没有一丝痛色,反倒笑的愈加狰狞。
  右手猛地一拽,一颗仍在跳动的心脏就被他硬生生地拽了出来!
  一边喷血,巫荣一边仰天怒吼了一声。
  “想杀死老子?哈哈哈哈,做梦!老子不会死在任何人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