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四十一章 掌域

  罗阵考虑了一下,说道:“我准备去看看,王道友,你呢?”
  “那还用说,肯定要去,说不定这就是一份大机缘啊。”
  “那好,回去问问陶道友,他们二人若是也去的话,那咱们四个就一同前往好了。”
  点了点头,王临风便和罗阵一起落了下来,返回内院,把正在埋头钻研阵道的陶思诚给叫了出来,刚飞到半空,还没等他出声,就见白影一闪,孟雪的身影便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你们看到那条山脉了吗?怎么样,一起去看看?”
  自从法器制造出来之后,孟雪就没什么事做了,除了每天在陶思诚的提醒下修炼半天之外,她每天除了逛街还是逛街,偶尔兴之所起,还跑去太丘山脉转上一圈。
  反正她身上有秘宝护身,倒也不用担心安全的问题。
  眼下也不知道她是刚从城外进来,还是刚刚逛街回来,不过不管是哪种情况,她满脸的兴奋和跃跃欲试,却是谁都能看得出来的。
  “怎么样,去不去?这条山脉一看就是个秘境,说不定还是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呢,陶师兄,我们一起过去吧?”
  她虽然出门历练了几个月,但像是探索秘境这种事情,她还是第一次遇见,当然兴奋了。
  陶思诚看了她一眼,照她这情况看,如果自己拒绝了她,接下来只有两种可能。
  要么,她自己偷偷过去;要么,她就一直缠着自己,直到自己陪她过去为止。
  叹了口气,陶思诚点了点头:“好,我们一起过去,只不过等下你一定要听我的,绝对不许擅做主张,贸然行事。”
  见他同意,孟雪的头顿时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嗯嗯,你放心,等下我绝对什么都听你的,让我往东我就绝不往西,让我闭嘴我就绝不喘气。”
  无语地看了她一眼,陶思诚才对着其他两人说道:“两位道友,你们打算怎么办,是先观望一阵子,还是过去看看?”
  罗阵笑了下,说道:“我们把你叫出来就是为了说这事儿,本来我和王道友就打算过去看看,想问问你们的意见,既然你们俩也这么打算,那咱们就一起过去吧。”
  让吴海平回去继续经营符阵店,罗阵他们几人便飞出城门,一起向着远处的山脉飞去。
  那处山脉离临野城大约有一百多里地,以他们现在的遁速,很快就能飞到,随着他们离山脉越来越近,上面的景色也渐渐清晰起来。
  除了大片的密林之外,最显眼的就是山脉之上那一座座飞檐翘角的建筑物了,有些建筑物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有些建筑物则是鹤立鸡群地独占一地。
  不管是哪种建筑,即便是隔着一层五彩颜色的防御护罩,几人也能清楚地看到建筑物上镶嵌的明珠,悬挂的宝玉,屋顶的琉璃瓦片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建筑物上更是流光溢彩,奢华异常。
  而山脉的周围,则是已经聚集起了数十名修士,像是围着巨龙的蚊子一般,绕着这条山脉上下纷飞,也不知是在打量山脉中的景物,还是在寻找进入的破绽。
  忽然,有几名修士唤出自己的法器,向着那层五彩护罩试探着攻过去。
  在各种法器飞到护罩上的瞬间,防御护罩上微光一闪,这些法器瞬间便化为了齑粉。
  果然,这层防御护罩不光是保护里面这么简单。
  看到这一幕的修士们心里齐齐升起了这个想法,紧接着,防御护罩上的五彩光芒瞬间消散,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像是雾气一般。
  下一刻,这些雾气一聚一凝,现出了一个满头红发之人。
  此人面色赤红,发如烈焰,双眼干脆直接就是两团燃烧的火焰,周身更是缠绕着熊熊烈焰,宛如火神在世一般。
  不过,此人虽然须发皆全,身体凝实,但却神情呆滞,与其说是活人,倒不如说是傀儡来的准确一些。
  此人出现之后,就看向了那几个出手试探之人,在他目光落到那几人身上的瞬间,那几个人的身上便猛地燃起了熊熊烈焰,火焰一闪即逝,快的简直就像是幻觉一般,但是那几个人的身影,却是就此消失不见,只余下几蓬飞灰,在众人面前缓缓飘落。
  本来正在四处纷飞的修士们齐齐一顿,然后赶紧退避三舍,远远地离开了这条山脉,
  有几个已经取出法器,正打算也上前去试探一下的修士更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幸亏手速慢了点,否则的话,现在肯定也化成灰灰了。
  有几个人则是大声喊叫了起来。
  “这处遗迹里面有人!”
  在他们看来,方才肯定是主持阵法之人发现了有人入侵,这才显露身形,将这些人强势击杀,杀鸡儆猴。
  但是看着那个已经开始消散的火发之人,罗阵却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个阵法,有点像是···
  “是上古大阵,十方雾灵阵!”陶思诚挥手拦下众人,不让他们继续靠近,满脸肃然,“据典籍记载,此阵乃是上古门派紫霄宗所创,威力极强。”
  果然是此阵法。
  “据说此阵布成之后,会引动十方神灵入内,以灵气之雾为躯,并且还有一定的神志,可以自行攻击入侵之敌。”
  “只不过因为此阵需以百炼凝玉壶为阵眼,而此壶的炼制方式只有紫霄宗知道,随着紫霄宗忽然消失,此壶的炼制方式也就失传了,而十方雾灵阵,自然也就成了死阵。”
  死阵,是指阵法无法使用,就像是人死了一般。
  “紫霄宗突然消失?”虽然罗阵知道这个阵法,但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此阵的来历,听到这里,他忍不住插了句嘴,“能创出这种规模的阵法,这个紫霄宗显然也不是什么小门派吧?怎么忽然就消失了,上古时期竞争这么激烈的么?”
  “这个就不好说了,毕竟时间太过久远,至少也得有几万年的时间,我也是从一些典籍中看到的,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后人杜撰的。”
  先说明了这点之后,陶思诚才接着说道。
  “据典籍记载,紫霄宗在上古时期,至少也得是三大超级门派那个级别的存在,就算典籍的记载有些夸大,再降一层,它也绝不下于我们两仪山。”
  “而就是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居然就在一夜之间消失不见了,而它消失的原因···”
  陶思诚看了罗阵一眼,忽然错开了话题。
  “你是从太丘山脉那边过来的,那你知道你们那边被怎么称呼吗?”
  “怎么称呼?”
  罗阵虽然很好奇那个紫霄宗消失的原因,但是既然陶思诚忽然这么说,那就表示,那块地方肯定和紫霄宗的消失有关。
  再者说了,他还真不知道那边被怎么称呼。
  “掌域,手掌之域。”
  罗阵无语地看了他一眼:“就算你们这边再觉得那边地方小,也不至于专门起个这样的名字吧?”
  掌域,听起来挺高大上的,其实翻译过来不就是“巴掌大的地方”么。
  啧,不愧是文化人,鄙视人都鄙视的与众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