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二十七章 他乡遇故知

  谈妥门派版通讯符阵的事情之后,罗阵就准备继续返回临野城卖符阵。
  那赚钱速度,他到现在都还念念不忘呢,太爽了。
  而且听张明杰说,现在临野城已经把通讯符阵炒到五块中品灵石一张了,罗阵准备趁着这个热度,赶紧再推广一波。
  “罗小友,一路顺风,有空我去临野城看你。”
  离开的时候,东方胜居然亲自送他出门,让罗阵有些受宠若惊,不过紧接着,他就暴露了自己真正的目的。
  “话说,你真的不能帮我创造一张赌钱的符阵?”
  罗阵满脸无语地看了他一眼:“前辈,这个真不行。”
  “行吧,那就算了。”东方胜有些意兴阑珊地摆了摆手,“以后要是再有什么好玩的符阵,一定要先告诉我啊。”
  “一定一定。”
  告辞了东方胜之后,罗阵便向着临野城的方向飞去。
  想当初,他从临野城飞到流云宗,花了他足足九天的时间。
  没办法,他一没有好的飞遁法门,二没有上佳的飞遁法器,所用的只不过是最基础的御气之法罢了,速度自然快不到哪去。
  虽说他以前曾经得到过一门神行千里的身法,但那是不能飞行时所用的身法,早已不适用了。
  回头得打听打听,看能不能弄门飞遁法门,实在不行,或者弄件专门的飞遁法器也行。
  正在他往前飞的时候,忽然,他前面下方的林地里猛地爆炸出一团冲天的烈焰,简直就像是一颗小型导弹直接爆开了一般,直接把方圆数十米范围的树木化为了齑粉,四散的流炎更是引燃了大片大片的树木,火势四起。
  紧接着,一个人影从烈焰中猛地窜出,向着罗阵这边飞来。
  几乎是同一时间,又有几道人影从烈焰中飞了出来,向着前一道人影追逐过去。
  和前面的那个人影比起来,后面这些人的身上都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白光,而前一个人,哪怕是距离还远,罗阵依然能看的出来,他身上的衣物破破烂烂的,到处都是焦黑的痕迹,左半边身子更是已经被鲜血浸透。
  当然,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那齐肩而断的左臂了。
  很显然,此人处于明显的劣势。
  啧啧啧,真惨。
  感叹了一句,罗阵便拔高了些许身形,准备继续赶路。
  他才懒得管这种闲事,再说了,谁对谁错都不知道,万一前面那人是偷了别人的宝物,结果被人打成这样的呢?
  如果按照小说里的套路,这要是个漂亮妹子,主角肯定就该给自己找理由救人了,啧,自己怎么就遇不上那种好事呢。
  而后面那几个人见半空中忽然冒出来了个修士,本来还有些戒备,甚至有人都已经暗暗准备好了法器,只要此人出手,二话不说,直接招呼。
  但是既然见他没有出手的打算,甚至还主动避开,显然是不准备招惹麻烦,他们也就又放松了下来。
  罗阵拔高之后,正准备继续赶路,好巧不巧的,前面那人正好取出一瓶丹药,仰头倒进了嘴里,露出了自己面容。
  这一抬头,罗阵顿时就愣住了。
  居然是个熟人,而且是绝对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的熟人。
  吴海平。
  他怎么也跑到这边来了,还被人追杀?
  脑海中下意识地闪过这个念头,罗阵身形猛地一降,挡住了吴海平面前。
  也罢,自己还欠他个人情,趁这个机会,就还了吧。
  方才他已经看过这些人的修为了,吴海平是炼气八层,后面那几个人从炼气七层到炼气九层不等,没有一个筑基期的。
  而在落下来的同时,罗阵就把自己的修为伪装成了炼气七层的模样。
  若是以筑基期修为出现的话,难保吴海平或者对方的人不会撒谎欺骗自己,他才懒得去分辨这两边谁说的是真话,谁说的是假话,干脆直接表现的弱势一些,这样一来,见自己修为太低,这两边肯定就不会撒谎了。
  欺骗一名筑基期修士,那是为了瞒天过海,混淆黑白,但是一名炼气七层的小修士,有什么欺骗的必要吗?
  罗阵并没有因为自己认识吴海平就先入为主地认为错不在他,人是会变的,十几年过去了,谁知道他会不会改变,所以他才准备先看看到底是哪方的过错,再决定如何处理。
  虽然他想还了这份人情,但也不想不分黑白,直接出手,若是过错真的在吴海平这边,那他岂不就是在滥杀无辜了吗?
  这条底线,罗阵还是想遵守一下的。
  吴海平刚才压根就没看到罗阵的身影,先前战斗之时,他就已经身受重伤,后来又自爆法器,虽然暂时逼退了对方,但他却是无力抵挡法器自爆的余波,伤势更是雪上加霜。
  毫不客气的说,此时的他已经是全凭着一口气在飞了,眼前一片模糊,先前取出疗伤丹药的行为,几乎可以说是本能的反应了。
  而此时见自己身前忽然出现了一个身影,他下意识地身形一转,就想绕过此人,继续前行。
  但是他残破的身体却是不足以再让他承受这种剧烈的急转了,刚转半圈,他的身形便猛地一顿,一张嘴,一大口鲜血便猛地喷了出来,而他更是身体一软,连御气之法都维持不住,直直地倒了下去。
  罗阵伸手一捞,就把他抓了上来,放在自己身边刚刚凝聚出来的白云上面,随即一丝法力便顺着他的手臂传入了进去,稳住他的伤势。
  法力一进入他的身体,罗阵的眉头便猛地一皱。
  吴海平此时的状态,说是油尽灯枯都算轻了,半个身子都跨过了鬼门关才对。
  一边用法力稳住他的伤势,罗阵一边取出一枚疗伤丹药,塞进他的嘴里,然后他的法力配合着这颗疗伤丹药,开始稳固吴海平受伤的內腑和经脉,连续喂了好几颗疗伤丹药,总算是把他的伤势稳定了下来,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伤势稳定下来了之后,吴海平也渐恢复了意识,当他看清楚眼前之人的时候,他猛地一愣,然后就大喊了一声。
  “罗阵!快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