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二十八章 救人

  伤势刚刚稳定,他又这么心神激荡了一下,顿时一大口鲜血再次喷了出来。
  不过吴海平并没有在意这个,而是喘息了两口,嘶哑着嗓子叫道。
  “罗阵!快···快逃!他们是专门杀人劫财的!”
  “一个炼气七层,一个半死不活的炼气八层,逃?你们能逃到哪去!我奉劝你们还是乖乖地把身上的东西都交出来,我们兄弟几个还能给你们个痛快!”
  趁刚才罗阵给吴海平疗伤的功夫,这几个人已经把他们团团围住,不过并没有急着出手,而是满脸戏谑地看着他们两个,像是猫戏老鼠一般。
  行吧,不用自己问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罗阵看了周围的这几名修士一眼,一拂储物袋,一柄寸许小剑便从储物袋中飞了出来,随后他一点飞剑,飞剑瞬间便化为了一道流光。
  噗噗噗噗噗。
  连续几声闷响,几人的眉心便同时被贯穿,就这么保持着满脸戏谑的表情,从空中跌落了下去。
  死不瞑目。
  “这···”
  吴海平傻愣愣地看着被瞬间秒杀的几人,说不出话来。
  方才他还在劝罗阵赶紧逃,一转眼的功夫,对方就团灭了,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睁大了双眼。
  “难道···你已经筑基了?!”
  只有筑基期修士,才能如此轻松写意地斩杀掉这些人!
  可是,这才过去多久,十几年而已,罗阵他居然都已经筑基了?!
  要知道,他修炼的可是修仙界公认为废决的,速度奇慢无比的混元仙诀啊!
  “只不过是有了些奇遇罢了。”罗阵一言带过,一边带着他落向地面,一边好奇地问道,“说起来,你怎么在这边,石宁道友呢,他怎么没和你在一起?”
  不过吴海平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脸色一变,一拉罗阵的胳膊,满脸焦急:“罗阵,快跑!他们那边也有筑基期修士,而且是三个人!”
  “杀了我的人还想跑?未免也太看不起我们了吧。”
  话音落下,三个人影先后从下面的树林里飞了上来,把他们两个围了中间,其中一人抛了抛手上的几块令牌,随即手掌一紧,将这些令牌尽数捏成了粉末。
  “本以为只钓上来了几条泥鳅,没想到后面居然还跟着一条大鱼,倒也不亏。”
  “给你们两个选择。”
  “第一,乖乖投降,献出一丝魂魄,让我祭炼成魂牌,从此听命于我。”
  “第二嘛,那就是去死了。”
  吴海平看着这三个人,脸色煞白。
  对面有三个人,而自己这边却只有罗阵自己,而且罗阵就算有了奇遇,短时间内晋级到了筑基期,实力显然也不可能太高。
  “罗阵,是我连累了你···”
  罗阵打量了一下对面这三人,他们丝毫没有掩饰自己修为的打算,很轻易就能看的出来他们的实力,两个筑基二层,一个筑基三层。
  小意思。
  无限云泽阵悄然发动,将此三人笼罩在内,然后罗阵满脸不屑地说道。
  “三个废物而已,不用担心。”
  吴海平一怔,像是不认识了似的看着罗阵。
  他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嚣张了?
  而且他们可是三个筑基期修士,你哪来的这么大自信?
  这三个人更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了起来。
  “区区筑基一层,实力不高,口气倒是不小!”
  随后,三人同时一挥手,三把飞剑同时飞出,在空中略一盘旋,就组成了一个有些奇怪的阵势向着罗阵攻了过来。
  他们三个居然还修炼有合击之法。
  而且虽然他们嘴上轻视,但手底下可是一点都没放松,上来就是三人合击剑术。
  只不过···
  对方发动了攻击,我方发动陷阱卡!
  致命幻境!
  在他们攻击的瞬间,就满足了云泽阵的条件,三人就此陷入了幻境之中,至于那三把飞剑,虽然依旧在惯性的驱使下落在了罗阵的身上,但却连青云阵的防御都破不开。
  什么叫钓鱼?
  这才叫钓鱼!
  要不然罗阵刚才干嘛说那句话,还不是激他们出手。
  看着陷入呆滞的三人,吴海平也看出不对劲了。
  “他们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被我的阵法困住了而已。”
  罗阵随手取出一张符阵晃了晃,然后又取出了另外几张符阵,甩到了半空之中。
  当然了,这几张符阵都是做个样子而已,真正的阵法都是在他的阵法空间里面发动,他这么做只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
  阵法空间的存在,那可是他最大的秘密。
  甩出这几张符阵之后,几枚超电磁炮缓缓形成,不过和他售卖的超电磁炮符阵比起来,这个超电磁炮却是有些不同。
  片刻之后,三道银光旋转着爆射而出,像是三根高速旋转的钻头一般,狠狠地撞向了他们三个。
  超电磁炮改进版:螺旋超电磁炮。
  吴海平只感觉眼前几道银光一闪,那三名筑基期修士的心脏处便被贯穿了一个拳头大的孔洞,而直到他们的身形坠落下去,他们身上的防御护罩才轰然炸开,破碎开来。
  吴海平满脸骇然:“这···这···这是什么攻击?”
  居然能秒杀筑基二层和三层的修士,甚至连他们的护身法器都被瞬间破开,这攻击力也太夸张了点吧?
  罗阵笑了笑:“我的独门阵法,超电磁炮阵。”
  吴海平满脸复杂地看了罗阵一眼,十几年前,他还只是一个初涉修仙界的新人,但是短短十几年过去了,自己还在炼气期挣扎,对方却是已经变成了筑基期的高人。
  而且手段更是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随即,吴海平一躬身:“多谢罗前辈救命之恩。”
  “不用这么称呼我,你我二人以道友相称即可。”罗阵把他扶了起来,笑着说道,“咱们这也算是他乡遇故知了,不用这么客套。”
  “再说了,曾经你和石宁道友也对我有指点提携之情,我这只不过是投桃报李罢了。”
  “对了,说到石宁道友,他怎么没和你在一起?你又怎么跑这边来了?”
  说话间,罗阵也带着他落到了地面上,然后唤出触手···不对,是藤蔓,指挥着它们把那些人的储物袋捡了过来,然后把他们几人的尸体聚拢到一起,弹出一朵火焰,将这些尸体尽数焚烧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