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五十九章 百鬼噬魂幡

  宋立武面带骇然地看着头顶的乌云,居然能改变天象,这已经是筑基期的法术了吧?
  可是,他才炼气七层,这怎么可能!
  而且这个法术和先前那一大片金羽比起来,差距也太大了点吧?
  在他震惊的时候,罗阵又取出了乌山印,往空中一抛,就见小小的印章飞速变成了数米大小,向着他们两人狠狠地砸了过去!
  乌山印来势汹汹,像是要把他们两人直接砸成肉饼一般。
  又一件上品法器?
  面对这个法器,宋书文一拍储物袋,从中飞出了一面巨大的褐色盾牌,盾牌很奇特,非金非玉,非山非石,而是布满了木质纹理,像是用木头雕刻的一般。
  盾牌飞出之后,就横在两人头顶,挡在了乌山印的前面。
  当!
  一声巨响响起,让人惊讶的是,这个木质盾牌和乌山印撞在一起发出的声音,居然是犹如金属般的金铁之音。
  而乌山印也被牢牢挡了下来。
  紧接着,乌山印又再次飞起,一下接一下地狠狠砸下。
  一时间,山谷里面金铁交击之音不绝于耳,简直就像来到了打铁铺子一样。
  虽然这面盾牌把乌山印挡了下来,但是砸了几下之后,盾牌上却是开始出现了一道道细小的裂纹,很显然,这面盾牌的品质远远不及乌山印,在这种硬碰硬的情况之下,盾牌却是有些不够看了。
  只不过就算乌山印想把盾牌砸碎,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到的。
  两人虽然把罗阵的攻击悉数挡下,但是心里的震惊却是不减反增。
  铺天盖地的金羽,天上接连不断劈落的雷电,还有这个砸个不停的山状法器,他一个人居然施展出了三种截然不同的攻击,而且全部都控制的极为精准。
  这些攻击需要多么庞大的法力就不用说了,三种截然不同的攻击方式,难道他能一心三用?
  尼玛这真的是炼气七层的修士?
  然后他们就见罗阵伸手一挥,两点寒光一闪即逝,宋书文赶紧运转功法,凝聚出了一层黑色的防御护罩,他们兄弟两个保护在了里面。
  两兄弟一攻一守,分工明确,配合默契。
  然后就见两点火光一闪,两根针状法器撞击在护罩上面,略微显现了一瞬间的身形,然后就再次消失不见。
  特么的还有?
  一心四用?
  看起来是一心四用,其实只不过是一心三用罢了。
  九霄木雷阵要锁定对方的法器,所以必须要占用一条线程,但是无限金羽阵是洗地攻击,闭着眼睛轰就完事了,压根就不用指挥。
  所以罗阵现在还空着一条线程呢。
  虽然他是炼气七层,但是混元仙诀这门功法除了慢之外,别的方面都相当优秀,其他的不说,就单说法力量,他就可以完爆炼气七层后期的修士,甚至和炼气八层初期的修士相比都毫不逊色。
  法力质量就更不用说了,经过ISO-9001质量管理体系认证,质量杠杠的!
  所以借助于无限阵法,自身的实力,以及三阵合一的九霄青雷阵,靠他自己一个人竟然压制住了对方两个炼气八层的修士。
  阵法这东西,果然给力!
  宋立武见自己的法器被对方连绵不绝的雷电打的摇摇欲坠,根本就没办法正常攻击,干脆把这枚印章收了回来,转而拿了一面漆黑的招魂幡出来。
  微微一晃,无数黑气从招魂幡中弥漫出来,转眼间就布满了整座山谷。
  山谷中的花草树木在接触到招魂幡的一瞬间便立即枯萎死亡,小鸟和昆虫也纷纷掉落下来,转眼就腐化成了白骨和残渣。
  只有罗阵的附近和那几座小木屋附近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不受影响。
  但是即便如此,罗阵也能感觉到自己的无限坚石阵正在被黑气侵蚀,灵气正在飞速地流失。
  只不过···在灵气流失的瞬间,海量的灵气就从四周重新进入了他的身体之中,重新补充完毕。
  拼消耗?
  来啊,看谁耗的过谁!
  见对方把印章收回去,雷电劈落到这些黑气之上,只能湮灭一小块黑气,和布满整个山谷的海量黑气比起来,无异于九牛一毛。
  见此情景,罗阵干脆指挥着雷电转移火力,瞄准了那块锦帕,三重攻击之下,就连宋书文也感觉有些吃力了。
  只不过见自己兄弟拿出招魂幡,他的脸上却是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放松的神色。
  “没想到居然看走眼了,你的法术造诣居然也如此之高,修为,阵道,法术皆修为上佳,这等天才人物,我还真是第一次见。”
  “只不过···”
  宋立武阴恻恻地笑了一声,再次一挥招魂幡,无数凄厉惨叫的冤魂纷纷从招魂幡上飞了出来,个个都是满脸痛苦和狰狞,转眼间就飞到了罗阵的身边,扑在罗阵的防御护罩上面,不停地撕咬起来。
  “在我的百鬼噬魂幡面前,任你实力再高,也难逃一死!”
  百鬼噬魂幡不仅攻击阴厉诡异,而且那漫天的黑气也不是装饰品,只要身处其中,若是不用法力护体,这些阴气就会迅速侵蚀肉体,让人死于非命。
  而要是拿出法器或者用法术护体,这些阴气又会侵蚀法器和护体法术中的法力,像是炼气八层的修士,在这些阴气中根本连半个时辰都坚持不到。
  那些冤魂更是如附骨之疽一般,只要防御有一丝的松懈,它们就会从漏洞中钻进去,腐骨噬魂。
  见他居然拿出这种邪器,罗阵忍不住眉头一皱。
  他现在也不是以前的那种修仙界菜鸟了,像这种法器,一看就是拿冤魂祭炼而成的,而这种法器的祭炼方式一向是冤魂的怨气越大越好,所以这些人死前一定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折磨。
  而且只要他们一日不从这件邪器中解脱,他们就会日复一日地重复着临死前的痛苦,直至魂飞魄散。
  这种歹毒的法器,一向是正道人士所不齿使用的,若是击杀了使用了此种邪器的修士,一定会将法器毁掉,让这些冤魂解脱。
  看他兄弟二人这样,想必这件法器应该就是他们自己炼制的了。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从外表上完全看不出来,这俩人居然是如此心肠歹毒之人。
  心念一动,无限木藤阵瞬间启动,从他的脚下飞速蔓延出去,几个呼吸的功夫就铺满了整个山谷。
  不对,不应该叫木藤阵了,而是应该叫吸灵木藤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