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面向阵法修仙 > 第十八章 张明杰的打算

  这倒不是东方胜坑他,对东方胜乃至大部分散修而言,能破格加入流云宗,那绝对是算大机缘了。
  是,你炼气期是有奇遇,十几年就筑基成功,但你能保证筑基期也有奇遇吗?
  有门派资源跟没有门派资源,那修炼速度绝对是两个级别!
  更别提在葛阳这等阵修的指点下布阵,对他阵道修为的提升有多么大的帮助了。
  毫不客气地说,这个等级的阵修,随口提点他们一句,就可以抵得过他们数年苦思。
  当然,这是指普通阵修,对于罗阵而言,帮助就没这么大了。
  都不是一个系统的,提升当然不大了。
  而且东方胜也不知道罗阵的赚钱速度有多恐怖,否则的话,他肯定不会这么想了。
  信息不对等,没办法。
  不过罗阵也没有直接拒绝。
  虽然门派他没兴趣,但是白赚一个护山大阵,他还是有点兴趣的。
  能被流云宗如此郑重对待,甚至请来了这位虽然不认识,但是一看就来头不小的葛阳帮助布阵,这个护山大阵显然也不是凡物,这个级别的护山大阵,那肯定都是以上品灵石来计价的。
  就算他作为辅助者,无法接触到完整的护山大阵,能看到一半,那也值了啊。
  反正他本来的目的也不是阵法,而是阵纹。
  紧接着,又听那位修士继续说道。
  “当然了,若是谁不愿意加入本门,或者已经拜师,本门自然也不会让其吃亏,护山大阵完成之日,可以前去本门藏书阁第三层挑选任意法门一部,当做酬劳。”
  这话一出,另外一名散修脸上的郁闷这才散去了一些。
  挑选一门法门。
  这个也还可以。
  罗阵现在缺少的法门有两种,一是锻炼灵识之法,二就是炼体之法了。
  他准备试试炼体,看若是肉体强度提升一些的话,能不能让灵气吸收速度增加一些。
  李志远倒是有炼体之法,但他那是炼气期的,而且也太粗浅,对筑基期的修士没什么用处。
  流云宗好歹是个二流门派,去他藏书阁里找这些法门,总比漫无目的地满地方溜达要强吧?再说了,还能赚一门护山大阵,也不算亏。
  “怎么样,你们考虑的如何了?”
  四人点头表示同意,然后那名修士接着说道。
  “因为此事事关重大,关系到本门的发展,哪怕护山大阵布置完毕,诸位也请不要透露分毫,哪怕是本门重布护山大阵此事也不要透露。”
  他既然这么说了,众人自然没什么意见,随后见没有别的事情,他们四人便告辞离开。
  等他们四人离开之后,这名修士便笑着对葛阳说道:“怎么样,葛道友,这四人可都是本门长老千挑万选选出来的阵修,别看他们修为低,可阵道修为却都不同凡响,协助葛道友布阵,绝对是足够了。”
  葛阳眉头微微一怔,听他这意思,那个最年轻的修士不是门内长老的后人?
  如果是的话,他肯定不会这么说,让自己多照拂一二才对。
  “请问张道友,那位年轻修士,也是你们寻来的阵修?”
  听他这么问,另外两名金丹期的修士齐齐看向了东方胜。
  “葛道友,你别看他年纪小,但是阵道修为那可当得起一句惊世骇俗,五年前他还只是炼气期修士的时候,就能行使解阵之法,现在想必阵道修为更加高深了,辅助葛道友绝对没问题。”
  葛阳眉头一挑,面露一丝怀疑之色:“炼气期就能行使解阵之法?东方道友,你不会被他骗了吧?”
  “此言差矣。”东方胜摆了摆手,满脸自豪,“我东方胜纵横赌场这么多年,要是连区区两个小辈动的手脚都看不出来,早就输的连内裤都不剩了。”
  “葛道友,你可以怀疑我的实力,但绝对不能怀疑我的眼光!”
  其他三人则是满脸无语地看着他。
  堂堂金丹期修士,这话你也好意思往外说?
  不过人家雇主都这么说了,葛阳也没什么好说的,总不能直接硬让他们换人吧?
  拱了拱手,葛阳便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回去准备一下,明日就开始布阵。”
  三人拱手回礼:“一切就拜托葛道友了。”
  送葛阳离开,东方胜也早就待烦了,紧跟着也离开了议事厅,只剩下了那两名修士。
  另一名修士正要离开,就听张姓修士,也就是张明杰忽然叹了口气,说道:“可惜啊,前几日才听闻临野城第一符阵店的消息,急忙赶去,却已经是人去楼空,无缘得见啊。”
  “若是能请动这位高人出手,护山大阵的威力肯定能更上一层楼。”
  这名修士好奇地问道:“张师兄,那个店主的阵道修为真的如此之高?”
  “能改进所有阵法的阵修,你觉得呢?”张明杰反问了他一句,“就算他不是如传言中所说的是一位元婴期修士,恐怕也是得到了上古阵道传承的修士。”
  “还有这个。”张明杰拿出了一张符阵,“这个叫做通讯符阵,据说是那位店主所创,若是以前有这东西,我们肯定第一时间就能得知那位店主的消息,哪里还会错过这等高人。”
  “通讯符阵?这是什么东西?”
  “这个符阵乃是那位店主所创,打开符阵之后,不管手持符阵之人相距多远,都可以像是天涯咫尺般面对面交谈,远比传音符那种东西强多了。”
  “可惜那位店主已经离开,就算想买,也无处可购,这一张符阵,还是我从他人中购得,足足花了我五块中品灵石。”
  “我准备拿给邢道友看看,看是否能仿制出来几张,若是可以的话,以后我们人手一张通讯符阵,以后掌门师兄再召集我们开会的时候,就不用担心有人闭关或者出门了。”
  这名修士点头道:“这种符阵,邢道友仿制起来肯定易如反掌,虽说他天极宫比不上两仪山,但仿制这么一个小小的符阵,肯定还是没问题的。”
  “到时候把制符之法买来,别说长老们了,门下弟子们也人手一个,他们在外行走历练的时候,有什么有价值的情报就可以及时禀报,或者遇到什么危险也能及时求助,安全性大增。”
  “没错。”张明杰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哪怕来不及救助,至少也能知道门内弟子死在了谁的手里,不至于想报仇都找不到人。”
  “行了,就先这样吧,明天你们协助葛道友布置护山大阵,若是有什么需要的,尽量满足他,我去天极宫寻邢道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