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异度灵觉 > 第四十六章 她是她?

  在这片广阔无垠的葱郁森林,阳光洒落在树叶上,为其增添了几分金黄的光泽,草地上长满不知名的野花,微风吹过,带来阵阵花香,林中的小鸟在欢快的飞翔、鸣叫。
  陈石依靠在树干,一缕缕阳光如金沙般透过层层叠叠的树枝斑驳的照耀在他翻脸上,他的腰间戴有一条黑色腰带,有缝补的痕迹,上面别着几十条钥匙。
  一股如微风般轻盈的灵力在陈石身体围绕,一道熟悉的空间波动出现,空气轻微扭曲后他原地消失。
  这样的情景在这片森林里正在重复着。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色的地砖和湛蓝的天空,哪怕是白天,亦能看到无数的璀璨的星辰,壮观而美丽。
  周遭的空气不断扭曲在出现人影。
  回来了。
  陈石轻呼一口气,这一来一回的心态变了不少。
  “我们是明天才回去,所以今晚上你出来等我。”一道娇嫩的声音在陈石耳边响起,一股如牛奶般的香味涌向他。
  “哦!我们是明天回去?”陈石摸了摸下巴。
  “话的重点是这个?”晴柔额头出现一道黑线,咬牙切齿道。
  “那,我不是萝莉控?”
  晴柔白嫩的拳头握紧。
  “好吧,我是萝莉控。”
  摸了摸头门的肉包,陈石尴尬的笑道:“我就是活跃一下气氛,这不是刚出来么,心情稍微有点兴奋。”
  “算了,记住我的话。”
  说罢,她便漂浮地飞走了。
  “作死好玩吗?”黄杰悄然无息的出现在陈石身边。
  “我就是看她这模样忍不住逗她一下。”陈石摆摆手,他只是情不自禁而已。
  闲聊了几句之后,所有参加的人都已经出来了。陈石将钥匙换成了一个小乾坤袋,其余都换成灵石,是修炼使用的一品灵石,二十三块。
  配合着修炼,差不多足够陈石两个月的时间。
  所有人重新的拿回了自己的钥匙,都各自回到自己所在的木屋。
  在黄杰的木屋里,坐着五个人。
  “怎么任涛还不来,是不是出意外了。”陈石问道,也不怪乎他这么想,距离离开到现在都已经过了三个时辰的时间,此时已经接近傍晚了。
  罗文峰也望着黄杰,大家的关系都不错,的确有点担心。
  “我记得一开始的时候,他好像有给我们介绍过我们之所以来这里的原因。”黄杰道,他是一开始就知道了。
  原因?陈石回想一下按图索骥的回想着,道:“难道你是说他有预言类的天赋?”
  黄杰点点头。
  “那我们以后岂不是可以找他预言。”叶梓萱坐在黄杰的身边,标准的坐姿,侧目柔情的望着他,甜甜的说道。
  “嗯。”黄杰悄悄抹去额头上的冷汗。
  “难道恋爱中的忽悠大法不仅能够忽悠少女,还能忽悠住世人?原来如此。”想了想任涛平时的表现,陈石得出这个结论。
  “请你不要再这样妄想了。”黄杰感觉陈石自从比赛出来以后,活跃了好多,不像之前那样死气沉沉,但这有点过了。
  一股隐晦的波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过,众人还没发现什么的时候,陈石就已经不见了。
  “他消失了?也被选中了?”望着空荡荡的座位,叶梓萱问道。
  “他的天赋不咋地,估计是他认的师傅吧。”罗文峰有些僵硬的微笑道。
  ……
  陈石眼前的一切忽然变得漆黑,周围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丝声音,也没有任何景物,这个地方很熟悉,是空间夹层。
  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会拉他来这里的只有有一个人,但之前的波动很缓慢,让他有反应的时间,而不像现在,粗暴而快捷的将他丢进来。
  “云回雪,老师。”
  陈石大声的说道,声音在这片漆黑的空间中传播着。
  一道曼妙的身影由虚到实浮现在他的面前,淡蓝色的纱衣,纱衣上雕画着无数玄妙而美丽的花纹,似嫡仙般风姿卓越的俏脸,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双灿然如星海的水眸,冰冷而高傲,望他的眼神如同俯视着蝼蚁一般。
  “继续吧。”
  声音清脆而冷淡,如一泓寒泉落入陈石的心扉,让他感觉到寒冷。
  陈石略带恭敬的点点头,灵力顺着经脉涌上眼眸,原本一直无法看透虚幻的云回雪竟然虚幻起来。
  云回雪的身影逐渐变得虚幻,是全部一起虚幻。
  这事有些新奇,能够虚幻看透的事物,一般来说他都可以分层次去虚幻,而不像现在,她的娇躯仿佛只有一层,全部虚幻或者全部都不虚幻。
  那这有什么意义,他就是看别人体内灵力的流转预知别人的下一步动作。
  不死心的等待云回雪的身影完全虚幻之后,在陈石的视线里,变成了之前全部漆黑的环境,嘴角不禁微微抽搐了一下。
  正当陈石准备放弃的时候,忽然云回雪站的位置有一个娇小的身影出现,大概只有晴柔那么高,模样与云回雪非常相似,只是粉嫩的脸颊有点肉乎乎,倒不如说是小时候的她。
  咦!嗯?
  小时候的云回雪,陈石想到这个,忽然整个人都不好了。
  本来这次的衣着与平时的她简约的风格就不一样,而且神情也只是类似。
  泄掉灵力,陈石认真看着那双如星光般的水眸,高傲,冰冷。
  “看来你和她的关系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云回雪坐在虚空中,一张金黄色璀璨华丽的座椅浮现。
  面前的云回雪居然很爽快的把事实说出,陈石把小云回雪和现在的云回雪联想在一起,道:“你是云回雪,但你又不是云回雪。”
  “想不到你有限的脑容量里居然想到这些。”小云回雪的表现很惊讶,“你说得没错,我的确是云回雪。”
  陈石:……
  和之前的三无表现来说,现在的她似乎有点毒舌,陈石还是喜欢之前的云回雪。
  “你失忆了,变回小时候了?”
  “准确的说,她是长大之后的我。”小云回雪纠正道。
  陈石思索了一下,问道:“所以,这有什么区别呢?”
  都是小时候的云回雪,没有了长大的记忆。
  “咯咯咯。”小云回雪发出笑声,绝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嘴角也只是很僵硬的往上扯动,,“我本来想解释,但想到你的脑容量,我放弃了,我不喜欢做没意义的事情。”
  声音虽然冰冷,但清脆如夜莺般,非常好听,语气非常连贯,但陈石看着她平淡的眼神,总感觉她好像在讽刺着,但偏偏她是那么的一本正经。
  “从你的语义上,你不认同我的话,认为我的话是错误的。那我大胆的猜想一下,你说了一句她,也就是你认为她和你不是同一个人,但你又承认自己是云回雪,也就是说,她不同时间线上的你,吗?”本来只是不服气,想争说两句,但说着说着,陈石忽然感觉自己说得有些荒谬,不同时间线上的人不会互相影响。
  “你说对了,看来你不是一块朽木,是一块可以雕琢的石头。”小云回雪面无表情的夸奖道。
  “我说对了?”陈石感觉荒谬的猜测居然正确?“是我的原因吗?”
  说完,陈石自嘲的笑了笑,一个刚来的小女孩会知道什么。
  “你说得没错,她的躯体和你多少有点联系。”小云回雪没说,她的灵魂也与陈石有联系,不然的话她也不会找上陈石。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之前你和她是怎么样的关系。”云回雪背靠着垫着不知名绒毛的座椅,白皙纤细的手臂垫在下巴,姿势变得慵懒,陈石刚想说话的时候,她便直接说道:“估计也只是有趣的实验品之类的。”
  “既然……”
  “不用,你继续做我翻试验品就好了。”云回雪轻轻一摆手,陈石便被传送出去。
  “噗通。”
  陈石掉在小溪流中,清凉的溪水浸没了他的身体。
  传送的位置并不是原来黄杰的木屋里,而是相隔差不多一百米左右的位置。
  溪流并不深,大概只有一米二三的深度,陈石站起来,一抹脸上的水迹。
  微风轻轻拂过,给陈石带来丝丝凉意。。
  “你喜欢穿衣服洗澡,还是在玩什么露出,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一道清脆如刚出声的鸟儿般稚嫩的声音从上方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