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救命!我掉书里了 >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速之客
    白池直勾勾的盯着杜薇“为什么不用呢?”
  
      杜薇咬了咬下嘴唇“没错!就是我故意的!”
  
      听到杜薇的话,全场一片安静。
  
      齐慧儿瞪大眼睛看着杜薇“不是……为什么啊?”
  
      杜薇看着白池,眼眸里有几分悲伤的情绪。
  
      她闭了闭眼“我在赌你会不会在乎我。好感这种东西,是一开始就有的。很显然,白池哥哥对我一点也没有。”
  
      白池承认他这一刻有点慌张了,难道真的是自己误会她了吗?她所有的小心机,只是为了引起自己的注意?
  
      白池不知道,但也不敢随意对待她的感情了。
  
      “杜薇,我不喜欢你。”白池一脸严肃,但是少了之前的尖锐,“你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但是……对不起,之前对你好像有点误会。”
  
      杜薇无奈的笑了笑“我早就知道了,本来不想说开的,但是今天也是没办法了,谁让我想了这么个馊主意呢。”
  
      “杜薇……”
  
      杜薇摆摆手“别说了,不要太刻意在乎我的感受的样子,这样显得我很可怜,其实我真的没什么。”
  
      大家都在一旁很沉默,这氛围稍显尴尬,于是他们就默默退场了。
  
      齐惠儿叹了口气“想不到杜薇居然这么拼啊……”
  
      陈楚楚沉默了一会,轻轻地叹了口气“本来我也以为杜薇心机很重,没想到是把心思表现得太明显罢了,其实她哪里有什么错呢……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不就是总是耍些无伤大雅的小心机来引起对方注意嘛。”
  
      屋子里只剩他们两人,杜薇稍稍拢了一下衣服“其实……你可以直接出去的,不用管我。”
  
      白池愣了愣,反倒是径直坐下了“不了,这时候出去,大概门口站着的那帮人会削了我。”
  
      杜薇噗嗤的笑了一下“你们感情真好啊,不像我,好像永远都没有办法融入你们。”
  
      白池想说不是,又觉得很假“嗯……以后你就会跟我们慢慢熟悉起来的了。”
  
      “但愿如此吧……但是……友谊这种东西勉强不来,就像是你们本来已经是认识很久的好朋友了,话题很多,而我还是始终插入不了你们的世界,只能在外面默默的看着。”
  
      白池沉默,不知道怎么回应她的这段话,但是他心里觉得她说得很对。
  
      “杜薇,你也会有自己的朋友的。或许不是我们,你也会认识新的朋友,然后跟他们相处得很好。”
  
      “白池……”杜薇低垂着眼眸,也是第一次她没有喊白池叫白池哥哥,“我是不是该离开了?”
  
      “你在这里……也没什么错。你没必要走的,留下来吧。”
  
      说完,白池就站起来推门离开了。
  
      杜薇愣住了,他的意思是……不让自己走?
  
      白池推开门,果然看到了那群人站在门口,一脸的紧张。
  
      “哈……白池……你出来了啊……”陈楚楚一脸尴尬。
  
      “哇!你……你怎么会从这儿出来呢,好巧啊!”齐惠儿说完这句就想扇自己一巴掌了,到底在说什么鬼?
  
      白池白了她一眼“你们进去吧,别老是这么八卦。”
  
      陈楚楚她们进去的时候,杜薇已经心情平复了很多了,笑眯眯的看着她们。
  
      “你们怎么还在?”
  
      “担心你啊。”
  
      杜薇笑了笑“我已经没事啦!但是我悄悄告诉你们,我是不会放弃的!”
  
      齐惠儿拍了拍她的肩膀一脸感动的样子“加油哦!”
  
      …
  
      然而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第二天齐国迎来了不速之客。
  
      宇文霖骑着马站在齐国的宫门前,后面跟着马车,里面的人不用想都知道是宇文皖玉。
  
      齐王冷着脸去迎接“不知六王爷来这儿是干嘛?”
  
      宇文霖翻身下了马“拜见齐王,上次的事情搞得不欢而散,我们是来赔礼道歉的。”
  
      齐王愣了愣,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事。但是他想起来自家女儿有给自己报过信说了一些和离的事情,他便领会了。
  
      齐王正了正色“哼,我不需要你们的赔礼道歉,请回吧。”
  
      “齐王,我们是有心讲和的,谁也不想关系变得如此僵硬。现在齐国跟宇文国的边界正对峙着,你在这宫里是看不到边疆百姓之苦啊!”
  
      齐王还是明事理的,沉默了一会“进来吧。”
  
      宇文霖喜出望外“谢齐王!”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了齐国宫里,虽然宇文霖不是第一次来了,但是他还是不太记得路,四处张望搜索着那让他日思夜想的身影。
  
      而这时候在吃早饭的陈楚楚差点把粥都喷出来了“什么?!宇文国来人谈和?!还是宇文霖?!”
  
      齐惠儿的脸色马上沉了下来“他来干什么?”
  
      禀报的小太监不是不知道自家公主跟宇文国六王爷曾经联姻的事情,而且相传自家公主也是被那个六王爷抛弃的,最后才会挺着大肚子回来。
  
      “这……来谈和……”
  
      “你只知道这个吗?”齐惠儿有些烦躁,拜拜手,“你退下吧,问你也问不出来。”
  
      小太监马上跑掉了,因为自家公主那张脸实在是臭得吓人。
  
      宇文封沉默了一会儿,凑到陈楚楚耳边说道“我去把林楚江找来吧。”
  
      陈楚楚连忙点头“对啊,赶紧把他叫过来吧,气一下宇文霖也好。”
  
      齐惠儿瞥了他们一眼“交头接耳的说什么呢?”
  
      陈楚楚尴尬的笑了笑“没什么没什么?”
  
      这时候从外面进来的杜薇好奇的问道“什么?我好像听到宇文国来人做客了,你们在讨论他吗?”
  
      陈楚楚连忙摆手示意杜薇不要再说了,但是已经太迟了。
  
      齐惠儿整个人处于愤怒而又暴躁的状态,她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好,我们就去会会他们吧!”
  
      一直没说话的白池开口了“我不去了,你们去吧。”
  
      齐惠儿歪着头“为什么啊?”
  
      白池轻声的开口“我不想看见她……”
  
      齐惠儿却不由分说的去拽他“你不能逃避,越是这种事情,你就越要面对啊!”
  
      白池猛地一甩“我不想面对!”
  
      齐惠儿跌跌撞撞的退了几步,陈楚楚跟杜薇都吓得连忙过去扶着她。
  
      齐惠儿抱着肚子有些惊魂未定“白池你有病啊!不见就不见至于脾气这么大吗?”
  
      白池不知所措的愣在原地“对不起……我……”
  
      。